第1006章 有问题的两个人/春野小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但是下面那些人全都眼睛一亮,他们都从齐则清的话里明白了意思。

没错,他们齐家就是一个商业世家,跟人拼什么打架的技术呢。他秦家不是要娶齐愉吗,那就让他们去闹好了。

秦家,那可是古武世家,西北的巨大存在。

“听说他们秦家的人也快要来了,我们随口在他面前提起,那不就成了?”有一个中年人马上便点头笑着说。

其他人纷纷赞同,对于这个主意非常认同。

李晋根本就不知道这个时候齐家正憋足了劲对付自己呢,他现在就一个想法,那就是赶紧准备农商品大会。

其实农商品大会跟他之前参加的农业产品博览大会是差不多的,不过唯一不同的是上次的比较少有国际上的同行来参加,而这次的显然就不是了。

李晋和齐愉站在外面看,已经看到不少欧美那边的人入场了。

“看来来势汹汹啊!”李晋不由咋舌说。

“你担心什么呢,只要你镜山湖的产品一出来,其他的还不是矮你一头?”齐愉在旁边根本就没有任何压力。

李晋嘿嘿一笑,虽然是事实,但是哥们低调啊!

不过便在这个时候,突然间一个听着有些古怪的声音传了过来,“这话说太大了吧,就凭这块土地就想种出最好的产品?真是不怕把牛吹破啊!”

这些都是李晋和齐愉私下的谈话,而且他们说的声音也不大,没想到竟然被别人给听到了。

李晋和齐愉相视一笑,也不想多作理会,于是便不搭理那个人,转身便要走。

便就在他们离开的时候,那个古怪的声音再次传了过来,“古德,看到没有,这些就是华国人的德行,他们只会跑,根本就不敢面对。一群胆小懦弱的人!”

她说的是英文,所以李晋压根就不懂。

但是齐愉懂了,她可是高材生。

猛地她便转身,“你说我们是不敢面对?懦弱?”

那个女人一愣,显然是没想到齐愉能听懂,不过她马上就冷笑一声,挺了挺她那坚挺的胸部,“对啊,难道我说错了?你们也就敢在背后说大话,只要我问一下你们便连屁都不敢放一个了。”

“你不是华国人?”李晋有些懵了。

“你侮辱谁呢,谁跟你们是一个国家的人!”没想到这个小娘们却跳脚大骂,竟然好像受到了侮辱一样。

李晋真正愣了,这个小娘们不论是在五官还是肤色都是典型的华国人特征,怎么这样反感。

“我可是米国人,哪里跟你们这些没有素质的人一个国家。”小娘们嚷嚷了一句,很不屑地说。

李晋和齐愉的脸色同时沉了下来,他们算是看出来了,这个应该是华裔。

“我不管你是不是华国人,但是你这么任意污蔑一个国家,真的好吗?”李晋冷冷地看着她。

“我只是在说一个事实而已,你们这些人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素质。”小娘们像是一头骄傲的天鹅,高昂着头颅看着他们。

“事实你妹!”李晋冷笑一声,“自己屁股都不干净还有脸说别人?闻你这一声酒气,再看你的脸色,啧啧,昨天晚上至少跟三个男人同床了吧?”

这话一问出来,那个小娘们马上就脸色大变,显然是让李晋给说中了。

李晋嘿嘿一笑,他现在身体跟别人不同,能看到的东西也不一样。

“真是啊,就你这样的还好意思说别人素质不好。你旁边这个老头是谁啊,接盘侠啊!我去,这头上是够绿的啊,这简直就是呼伦贝尔大草原啊!”

李晋的嘴巴可是真毒,这个女人碰到他算是倒了霉了。

“你这是诽谤,我要告你!”那个女人气疯了,对着李晋便是大骂。

“呸!”李晋这个时候呸的一声便啐了一口,这口水直接便往那个女人身上喷了过去,正中她的脸。

“啊!”那个女人狂叫一声,马上就吓得尖叫了起来。

“你在干什么?野蛮人!”古德一开始并没有说话,只是一脸倨傲地看着他们。这阵子他们在这里逛了一下,这张外国人的脸就是通行证,很多华国人看到他们都非常给他们面子,即使他摆着大架子也一样。

李晋这么一口啐出来这是他第一次碰到的事情,他完全就没有想到。

“我想野蛮人应该在你们那里盛行,在我们华国,像你们这种人才真正是野蛮人。”这个古德并不会说华文,所以齐愉以流利的英文对答。

“我要告你,我要去大使馆告你们侮辱我们米国公民!”小娘们跳了起来,脸上的痰已经被擦掉了,但是她却瞪着李晋,好像跟他有深仇大恨。

“尽管去吧!”李晋很无所谓,“只是我劝你一句,在我们国家你最好给我安分一些,不然我可没有那么好说话的。”

李晋莫名地笑了笑。

“我们走!”古德先生大概也知道在这里不是他们的对手,于是便牵着那个女人走了。

“你这脾气可真急,这一口痰下去可不就是把她说的话可从坐实了吗?”齐愉苦笑一声,她跟李晋的处理方式可不一样。

“这两个人……不简单!”谁知道就在这个时候李晋却摇了摇头。

齐愉心中一动,不明所以地看着李晋。

李晋指着那两个人的背影,淡淡说:“这两人是练家子,而且还是高手。”

齐愉一怔,惊讶地看着李晋。

李晋的脸上却露出了好玩的神情,“这个女人真是好玩啊,竟然还练有合欢这种早就不知道失传了多久的邪术。啧啧,好玩了!”

齐愉听得是一头雾水,根本就不知道李晋说的是什么,但是合欢两个字他算是听懂了,顿时俏脸一阵微红,啐了他一口说:“你在胡说些什么呢,什么合欢不合欢的。外国人都比较开放,所以就……”

“所以就一次性找三个男人?”李晋哈哈一笑,然后又认真地说,“不是的,肯定不是这么简单,这个女人挺邪性的。”

齐愉本来是不大相信的,但是一看李晋那么认真的表情就是一怔,到现在为止李晋可没有判断错过什么东西,难道还真是这样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