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7章 美女照打/春野小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可以去死了!”秦可的眼睛中带着一股强烈的杀意,这样的蝼蚁她秦可不知道看过多少,但是每一次都死在她的手下。

秦可的气势瞬间便在攀升,直接便到了一品的状态。

李晋也不由啧啧称奇,这古武家族看起来跟那些江湖人又有些差别啊,以秦可的年纪竟然便达到了一品境界,这在江湖中来说可是凤毛麟角的存在。这说明一个问题,这些古武世家显然是很强大的。

“一品而已,真能猖狂到天下无敌?”李晋冷笑一声,挥手间便见一道光晕乍现,瞬间便到了秦可的面前。

轰!

光晕突入,秦可只是感觉眼前一阵通透,然后便是一阵眩晕。

她脸色一变,猛地便退了几步。

但是光亮突然间收敛,李晋如同神仙那样突然间出现,一把就将她的喉咙给抓住。

“于我眼中,一品如蝼蚁!”李晋凶相毕露,手中微一用力,就听到嘭的一声秦可那令人畅想的身体就那么被李晋给甩在了地上。

不过就在秦可触地的那一刻,秦可猛一跃,这才避免了脑浆迸裂的下场。

“你竟敢如此对我!”秦可大怒,在怒意之下她竟然忘了一个事实,那就是李晋强大如斯。

“我要让你这辈子就后悔!”秦可是真的怒了,她猛地便抽出了兵器,那是一把软剑,便要绕着李晋的脖子去。

叮!

李晋轻轻一弹,那柄软剑瞬间便弹出,下一刻李晋依旧是毫厘不差地抓到了她的喉咙。

“想死还不简单,我成全你。”李晋就像是看一个死人那样看着她。

“小晋,不要……”齐愉坐不住了,她真怕李晋下杀手,虽然她也很不喜欢这个自以为是的女人人,量是秦家……真的惹不起!

李晋是想掐断她的脖子,就在刚才他的怒意已经上升到了极致,这个女人说的每一句话都在显示着他们秦家如何如何,对于一个从农村走出来的孩子来说,这简直就是在听一件让他感觉愤怒的事情。

不过在齐愉出声之后李晋慢慢地冷静了下来,“既然齐姐给你求情,那么我便放你一马。不过罪虽逃,活罪可难免了!”

说完李晋就将他缓缓松开。

“你……”秦可这才反应过来,这个年轻的男人是有多么恐怖的实力,自己的一品境界在他面前竟然跟玩似的,连续两次就那么容易地给自己抓到了致命的地方。

“你真敢杀我?我告诉你,我们西北秦家随便派个人都能像辗只蚂蚁那样辗死你……”

秦哥愤怒地叫着,对于她来说这是唯一找回面子的方式。

但是很显然她想错了,因为这句话还没说完她的脸上便挨了一巴掌。

啪!

李晋一个耳光就那么抽了过去,虽然对方是一品高手,但是在他眼中那就是一个只有三岁大的孩子一样,他随手一巴掌便能抽到她的脸。

这一个巴掌抽在秦可的脸上她都懵了,长这么大她是第一次被人抽耳光,以前一向都是只有她抽别人耳光的份,怎么今天会被人抽耳光。

不可能!

她的胸口几乎就已经积聚着怒火了,她的眼睛血红,她的呼吸沉重,这个肮脏的小农民,竟然敢用他那肮脏的手打自己耳光。

“我要杀了你,我要将你碎尸万段……”她怒吼着说出了这句话,在这一刻,她不但要李晋死,还要齐愉死,要在这里看到的每一个人都死。

啪!

面对着已经快要发狂的秦可,李晋没有用言语这种东西去回复,因为聊天是一件很吊诡的事情。

如果李晋用一番大义想要将这个压根就跟她不在同一个水平线上的人说服,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在秦家这些人的眼里,李晋这些普通人真就跟蝼蚁一样。

但是李晋只有看一种人是蝼蚁,那些自以为是的人!

所以他很明智地没有跟这个女人撕逼,而是直截了当地又给了他一巴掌。

似乎是打上瘾了,或者是吃了炫迈了,李晋打的根本就停不下来。

啪……

于是这酒店大厅之内顿时就响起了啪啪啪的声音,一开始还有女人不甘心的叫骂声,但是当打到第十个耳光的时候,女人的叫骂声已经没有了,而是开始胆怯地抽泣了。

秦可是真怕了,从李晋那越来越重的手里她感觉到了一股杀意,这个男人真有可能杀了她。

她开始害怕,因为她拥有一切,她这么年轻怎么舍得去死呢。

啪!

第二十三个巴掌过后,李晋终于停了下来。

他揉了揉手,说实话,手还真有些酸痛呢。

“你以为你是秦家人我就不敢打你?”李晋一向奉行的准则就是先将人打服了,然后再聊天,这个准则不论是他做小混混的时候还是现在这个身份都是一致的。

李晋虽然年轻,但是对这个世界太了解了。

所谓的成功学也好,或是那些站上大学讲台的生意人也好,并不是他们说的话多有道理,而是因为他们踩着那一大堆人站到了顶峰。

到了那个位置,他们说的话才有道理。相同的话可能在某个乞丐嘴里也说出过来,只不过因为他经商失败,所以即使是说得有道理但是依旧被人耻笑。

但是到了那些成功人的嘴里,那些就成了人生座右铭。

李晋认为这就是道理,在道德之外唯一的道理。

“你以为你长得漂亮我就不敢打你?”李晋的脸上露出了嘲讽的笑容,“我从来不会因为是一个美女犯错了就不会打他,因为那不符合我的人生准则。对于我来说,不管你是谁,只要惹到我了,我一样会揍你,并且在必要的时候会杀了你。美丽,只在善良的人身上才管用。像你这么目中无人且毫无品质的人来说,漂亮只是一个笑话而已。在我眼中,你这具皮囊便是再漂亮也不过是被肮脏所包裹着的。所以你要记住,不要再在我面前秀你那优越的家世,如果我哪天不高兴了,可能就上你们西北把你们秦家给拆了。”

李晋就像一个老妇人那样在那里唠叨个不休,对于秦可强烈鄙视的同时还不忘威胁了她一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