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8章 出其不意被吻了/春野小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秦可的全身都在抖,这时候她发现自己在这个男人面前根本就没有任何的优势。她虽然不相信李晋所说的去西北将他们秦家给拆了,但是她也相信李晋真有可能把自己给杀了,所以她明智地选择不吭声。

反正只要过了今天,这个家伙会死得很惨。

“很好!”对于这样的态度李晋终于满意了一些,他拍了拍手掌,“你应该感谢齐姐,刚才要不是她说话你现在已经是一具死尸了。行了,滚吧,我希望下次不会再见到你。不然……”李晋笑了笑,眼中藏着无尽杀机。

秦可打了个冷颤,不过片刻之后她就镇定了下来。

她将所有的阴狠都藏进了内心里面,李晋是吧,好,你现在嚣张,但是只要我秦可离开这家酒店,那就是你李晋的死期!

秦可是带着屈辱离开的,最起码她自己心里是这样认为的。走的时候她是跟着康云两人一起走的,当她出去的时候康云两个人几乎没将她给认出来。

没错,现在的秦可两边的脸颊肿得老高,原本的绝世风姿已经成了令人害怕的脸面。康云和另外一个同伴都惊呆了,他们太知道这个秦可了。

这是一个从天上掉落凡间的人,最起码她自己是这么认为的。在整个西北就没有人敢跟她对着干,西北除了秦家之外还有其他的古武世家,其中有一个言家,有好事者将秦可与言家的一个姑娘并称为西北双娇,但是秦可却认为那个言家女人不配跟自己并列,竟然亲自上门将那个言家女子打成了毁容。

这是一个容不得任何人亵渎的人。

康云两人感觉到了一场狂风暴雨快要来的前奏,没错,就从这里开始。

“告诉我七叔和三哥,就说我要他死,我要亲手杀死他!”果然,就在他们走出不远之后,秦可再也忍不住了,她像是一头受伤了的母豹子猛然回头,一把就卡住了康云的脖子。

康云大骇,想要挣开,但是秦可在李晋面前虽然不经打,在他们面前还是具有压倒性优势的,这一下愣是挣不开。

“好好好……”康云不停蹬着腿,口中艰难地憋出了几个字,“我……我一定……我一定告诉秦三少和七爷!”

嘭!

秦可这才松开手将康云给放开,但是还没等康云站稳,她马上便又阴冷地说:“今天的事情要是泄露出去,那你们两个都不用活了。到时候你们康家和方家也将不复存在!”

这两个人浑身一震,一股寒意从脊梁上升了上来。

“是,小姐,我明白……”两人瞬间便躬起了身子,再都不敢看她。

秦可转身,看了一眼黑暗中的酒店,咬牙切齿地说:“给我等着,等我三哥来看你怎么死!”

秦可对李晋是非常不满,甚至到了要扒他皮肉的想法,但是李晋在将他们给教训了一顿之后心情终于好了一些了。

他将还没清醒的宁馨给抱了上去,让齐愉给她洗漱一番,自己则跑到了自己房间里休息去了。

大概一个小时之后,齐愉从她的房间走了过来。

“你知不知道你打的是谁?”齐愉的脸上有些忧色。

“西北秦家的人嘛,也就是上次你们齐放那个脑残说要你嫁到的那个家族是不是?”李晋一声冷笑,这是今天他下手的另外一个原因。

“没错!”齐愉叹了口气,“你知道这秦家可是什么存在?那是古武家族,我知道你身手很好,但是对付这些古武家庭……他们……他们拥有一般人想象不到的能力。”

“像今天这样的?”李晋知道齐愉是担心自己呢,于是便也慢慢说,“齐姐,你就放心吧,他们还不在我的眼里。”

齐愉苦笑一声,刚才李晋的一切的确是让她感觉到了惊讶,但是她并不认为李晋就有资格跟那些古武世家一较高下,他们的底蕴实在是太深了,这远不是现在的李晋可以达到的地步。

“你听我说……”齐愉一脸认真的样子,“我知道你是为了我,但是这事真的不是你我能决定的。”

“齐姐……”李晋听到她的这番话,突然间便有些心酸,他蹲了下来,轻轻拉着齐愉的手,“我从小没了父母,除了玉如对我好之外几乎没有人对我好,你是第二个。有很多事情我都很遗憾,比如说我从来没有见过我父母,比如说我成长得太晚,我爷爷老得太快,在他最无能为力的时候帮不上他什么忙。那些东西都已经过去了,我无力再挽回,但是现在不一样,我不想你做一个你自己都不想选的选择。如果这样,那我会后悔一辈子。”

齐愉听着李晋的这番话,双眼之间竟然有泪光在闪动。

正如李晋一样,其实她也时常感觉自己是被遗弃的人一样。她对李晋这么好,也不单是因为生意,还是因为她对他有着另外一股情感啊。

“小晋……”齐愉听到李晋这么说眼里全都是笑意,更多是感动。

叭!

便在李晋看得有些痴了的时候,突然间齐愉轻轻便凑了上去,在李晋还没有反应过来之时便已经把唇给印了上去。

感觉到了齐愉那两瓣温润的感觉,李晋只觉得全身一颤,就那么呆住了。

“满意了吧?”就当他还在那种感觉里出不来之时,却听到齐愉带着一股羞恼这么说了一句,然后便要出门。

“齐姐,别走啊,咱们再继续啊!”李晋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马上便跳了起来说。

“小色鬼!”齐愉笑骂了一声,还继续什么呀,再继续都得让你给吃了。

齐愉头也不回,马上便出门去了,嘭的一声顺手将李晋的手给关了。

“哎哟!”李晋拍了下脑袋,真是的,这么好的机会怎么就让自己给溜走了呢,我去……

想到刚才的样子他有些后悔,你这来得太突然啊,我还没想到好呢,要是早知道……

李晋懊悔不已,他知道今天晚上都难以睡着了。

李晋激动地在床上不住翻滚,正在这个时候门突然间又打了开来,“刚才忘了告诉你,宁馨也就是喝醉了而已。睡一觉就好了!”

说完齐愉看了他一眼,然后便又将门给关了。

“再聊聊啊……”李晋郁闷地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