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2章 一触即发/春野小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到了李晋说的那诚意两个字,对面的秦家人都已经快要气疯了,你他妈把我们的人杀了两个,然后又把秦天打成了这样,这叫和解的诚意?

“你把我们秦家当成什么人了?”秦七爷很愤怒,他古武世家虽然在普通民众的印象里不深刻,但是只要稍加了解便会对他们敬若神明。

从西北到京城,他秦家都是一个不容忽视的存在,但是现在就这样被人侮辱了。

“我把你们当成平等的人,所以才跟你们谈判。”李晋非常随意地回答,“这不是齐家吗?齐家的人呢,死绝了吗?还是没脸见人了?”

齐则清是个脸皮很厚的人,要不然也不会把自己的新孙女给推出去联姻。

没错,本来他们齐家是做缩头乌龟不愿意出去的,让他们两边打就好了,关我们齐家什么事呢。

但是就在于李晋说话太绝,这一句话便将那些齐家人说得非常愤怒。

一听到这句话齐则清便知道自己不得不出去了,这个小农民还是有些手段的,知道用话逼自己出去。

“我们齐家走得坦荡,有什么不敢见人的?”齐则清从祖屋那里出来,穿过了几个庭院,缓缓来到了这外面的院子。

“这么老了还不死,果然是要作妖啊!”李晋看到齐则清之后马上便不客气地评价了一声。

“大胆……”因为齐则清都出来了,所以很多齐家的其他人也都出来了,听到了这句话他们都同时在喝,对于李晋斥责连连。

但是李晋对于他们的大喝根本就无动于衷,倒是对着齐则清身边的齐愉露齿一笑说:“齐姐,回去不?”

“回去。”齐愉微微一笑,点头说。

“那好!”李晋呵呵一笑,然后便要过去将齐愉给接上。

“站住!”便在这个时候,齐则清终于缓缓开口了。

他那双早不知看过多少世事的眼睛瞬间便停留在了李晋的身上,好像想从他身上看出些什么来一样,“你想来便来,想走便走,好像也太不把我们齐家放在眼里了吧。”

李晋站定了,看着这个老头便是一笑,“你就是齐则清是吧,齐愉说过,说你老奸巨猾而无人味。啧啧,刚才想躲里面做老乌龟呢,要不是我叫你出来你都不想出来了吧。姓秦的,你还是太嫩啊,被这老头给玩了。”

李晋这番话说出来,齐则清和秦七爷都是脸色一变。

“真是满嘴胡言啊!”齐则清是什么人,肯定不会被李晋这三言两语给气得暴跳如雷,他只是这么说了一句,然后便说,“我们齐家的事,与你又有什么关系呢?人家堂堂西北秦家来我家作客,你为何又逼人太甚呢?”

一瞬间,齐则清又将矛盾引向了秦家那边。

李晋缓缓将他刚才那种玩世不恭的神情给收了起来,“我今天来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把齐姐接走。”

“我也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不但要把齐愉带到西北,还要把你也一并带过去。”秦七爷冷笑一声。

“你的意思是没得谈了?”李晋看着秦七爷,反问。

“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谈?”秦七爷嘲讽地说。

李晋点了点头,然后指了指上的秦天说:“他的命,够不够?”

“哈哈……”秦七爷放声大笑,像是听到了一件很好笑的事情,“我秦家古武世家,你以为我们秦家人的命便像其他人那样不值一提吗?他秦天是我秦家重点培养的人,你如果敢动他,我敢保证你将会后悔一辈子!”

秦七爷就那么站在那里,脸上全都是遮掩不住的轻蔑。

没错,李晋是杀了他秦家的人,但是不论是秦可还是秦天都活了下来,那就说明李晋其实不敢杀他们秦家的重要人物。

这,就是秦七爷的想法。

既然你不敢杀,还谈什么威胁!

秦七爷对此很有信心,因为他也不相信李晋敢对秦天动手,因为那个动作就是将一头沉睡的巨兽给弄醒。

他……一个小农民根本就付不起这样的代价!

“原来你的命也这么贱!”李晋没有再跟秦七爷多说什么,而是看向了地上的秦天,“我还以为我抓着你最起码能要些筹码呢,现在看来什么都要不到。既然这样,那留着你有什么用?”

李晋几乎是笑着说完这段话的,这话一说出来秦七爷便感觉哪里不对。

然后他们便看到李晋弯腰将秦天给提了起来。

秦天瞪大着眼睛恐惧地看着李晋,全身都在抖,好像就想要将李晋给甩开。

“七叔……救我……”猛然间,他像是冲突了喉咙的痰一样将这一句话给喊了出来。

这个声音带着颤抖和恐惧,就好像是看到了一个庞然大物那么绝望的心情。

就在我字结束的时候,他们便听到了一声清脆的骨节断裂的声音。

秦天的头歪到了一边,他再也抬不起头来了,因为李晋已经将他的脖子给扭断了。

嘭!

李晋随手将他的尸体给扔在了里面,对着秦七爷便是一笑,“既然和解不成,那咱们就只有打了。”

“杀了他!”秦七爷瞪大着眼睛,到现在他都不能相信刚才看到的那一幕,秦天竟然就在自己眼前被李晋给拧断了脖子,这是挑衅,灾是根本就不把他们秦家放在眼里!

他狂怒,就像是常年身居高位的人被人狠狠打了一巴掌,他如何能不怒!

齐则清也愣了,他也没想到李晋竟然这么大胆竟然就在秦七爷面前将秦天给杀了。

不过瞬间他便想大笑,这个家伙死定了,这可是死局了,不死不解啊!

就在秦七爷大喝齐至清想要大笑的时候,李晋手中的折叠刀已经出来了。

他是带着诚意来的,这是他思考了一个下午的结果。

到现在为止他还没有受到什么损失,而秦家既然是西北的大家,那么李晋的确是有想过和解,因为他自己不怕,但是自己的朋友多,你能保证齐愉不怕,能保证柳知白不怕,能保证白素不怕?

不能!

就像昨天晚上宁馨被人迷到了金色皇朝那里去喝酒一样,他不能保证这样的事情不会再发生,所以他真是想和解了。

他带着诚意来,但是秦七爷显然是对自己的诚意不屑一顾。

李晋是个爽快人,既然和解不成,那就只有一个办法了,杀了你们……全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