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4章 朴素的道理/春野小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秦七爷说这话的时候带着一股无比愤怒的心情和到了极点的羞耻,他一个秦家的古武高手竟然就被一个小农民给震出去了。

这事让他感觉到了极端的侮辱,怎么可以这样!

只有将这个小农民杀了,挫骨扬灰才能出了他胸中这口恶气。

他狂吼一声,然后再次掠了出去,相比刚才那一次现在的他更是如疯似狂,全身的气势瞬间便提升到了顶点,似乎一下子便要将李晋给吞噬掉一样。

李晋却在这个时候长长出了一口气,然后他也拎着刀向着那个人影去了。

旁边的人都吃惊地看着场中两个人,这是要继续硬碰啊!

轰!

这个心思刚刚升起,但见两个人人影已经再次碰撞在了一起。

然后便是一拳到肉的声音,非常沉闷,甚至让人怀疑骨头都断了。

人影瞬间又分了开来,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似的。

没有人再飞出来,所谓的分开也只是两人都继续往前走了一步,背对着背站着。

“我这一拳……废了你的骨头!”秦七爷咬着牙齿说,虽然是在颤抖,但那是高兴的颤抖,“接下来我要拆了你的骨头,让你永世不得超生!”

齐愉以为李晋出了什么事了,赶紧就上前一步,但是李晋却淡淡开口,生生将齐愉的步伐给止住了。

“拆我的骨头?只怕你没有那个机会了!”李晋说完就动了一下,全身没有任何一点不舒服。

他回头看着惊讶的秦七爷,“可能要麻烦你一下了,下到下面跟秦天说,他有两错,一错不该逼齐姐嫁给他,二错不该逼我杀了他。”

说完秦七爷脸色突然间就一变,嘴角处竟然溢出了鲜血。

“你……”他的身体剧烈地颤抖了起来,这次绝对不是因为激动或是愤怒,而是因为他的身体不受控制,有一股让他恐怖的疼痛让他不得不抖了起来。

“你……竟然伤了我!”秦七爷看到在李晋的刀锋上竟然有血滴落,瞬间他便明白过来了什么,嘶哑着声音说。

李晋没有说话,而是轻轻推了他一下。

秦七爷再也站不住了,轰然倒下。

秦七爷倒下,那些秦家所剩无几的几个人瞬间就张大着嘴巴看着李晋。

秦七爷……竟然死了!

连杀了西北秦家的两个重要人物,但是李晋却并没有半分要收手的意思,反倒是对着那些剩下的秦家人淡淡一笑:“你们……也可以死去了!”

说着他的身体瞬间便已经到了他们的面前,手中刀一挥,那些人连哼都没哼一声便死了。

没有了秦七爷这样的高手,这些人根本就不值得他多挥一刀。

干净利落,这些秦家人已经全部都死了。

齐家人全都被震住了,就在那里怔怔地看着,仿佛不能相信一样。

齐则清张大着嘴巴,这个号称看过无数人的老狐狸现在看到了这一幕也感觉有些失神。

“你……可是惹了大祸了!”良久之后齐则清这才缓缓地说。

李晋却只是一笑,慢慢地将折叠刀收了起来,“我惹大祸是在意料之中的事情,也是你们齐家乐见其成的结果。但是这次恐怕就不是我李晋惹祸那么简单了。西北秦家派人出来跟你们齐家联姻,姻没联成也就算了,派出来的人竟然没有一个回去。这事便是说到天上去,你们齐家都脱不了干系。”

李晋这句话一出来,齐家的人齐齐变色。

“你好狠毒!”他们终于是反应过来了,李晋下手这么重原来还藏着别的心思呢。

“我毒?”李晋嘲讽地一笑,“我有你们毒吗?把自己的亲人当成了棋子送到别人的口中,要说毒我可真及不上你们万分之一啊!”

他们瞬间便无语了,李晋这一句话便将他们给挡住了。

“我对你们那些肮脏龌龊的家事实在是没有兴趣,但是齐愉是我的朋友,我不容许你们任何把她当成棋子。”李晋看着这群虚伪的人,心中实在是充满了不屑。

“你真以为我们京城是你随便可以来去自如的地方吗?”齐则清这才想到了这件事情背后的可怕之处,他大汗淋漓。

“你们京城?”李晋露出了嘲讽的笑容,“什么时候京城成了你们的了?你倒是好大的口气啊!”

齐则清一愣,这算是一句口头禅,很多京城人都会这么说,成了习惯之后就不会有人去追究这句话的深意,但是李晋在这个时候说出来却有另外一股让人深思的东西。

“你们现在想的应该是怎么来应答秦家的质问,这些人可嚣张的紧,说不定还会对你们齐家下手呢。”李晋根本就不等齐则清回答,然后转身拉起了齐愉的手便要离开。

“站住!”便在这个时候,一个十六七岁的女生走了出来,看她的样子一身名牌,眉眼间还有一股天然的倨傲。

“我不管你是谁,但是这是我们齐家,如果任你这么大摇大摆走出去,我们齐家还怎么在京城混?”她的声音虽然还有些小孩子的味道,但是这句话却显得非常老成,甚至有一股逼人的气势。

李晋一怔,然后他就眯起了眼睛。

“我是个不擅长说道理的,但是今天我还想说一些道理的……”李晋看着这个还没有长成的女孩,眼里竟然有股平常难得一见的愤怒。

“齐家是个什么东西跟我半分钱关系都没有,在你眼中这是一个高门大院,比别人要高出一截,但是在我眼中这就是一个天大的监狱。你们怎么混跟我有关系?还有,在你这个年纪,该去逃课就去逃课,该去找男朋友就去找男朋友,但是不管你做什么都好,千万不要做像今天这样傻逼的事情。因为你做了一次可能就会有第二次,一次傻逼不可怕,但是一辈子傻逼那就可怕了!”

李晋说这句话的时候非常认真,认真的根本就不是在开玩笑。

但是听在那个女孩的耳朵里却感觉像是在开玩笑,而且是这个男人在嘲笑自己,于是她怒了。

就这么一个土里土气的小农民竟然敢说自己傻逼,多年来的倨傲已经让她彻底失控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