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7章 杀你又如何/春野小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到这些人那畏惧的神情,这四个秦家人都得意地笑了起来,没错,像他们这样的人就是喜欢别人怕他们。

他们非常享受这种感觉,这是从小便被培养出来的。

“把你们郑家的人给叫出来!还有告诉他郑诗清,今天我秦士杰就在这里,把他们所有的人都给我打败,然后让她下来见我。还有,不准戴面纱,我倒要看看她丑成什么样!不过先说明啊,要是太丑了我可不要啊!”

“哈哈……”其他三个人放声大笑,根本就没有将郑家放在眼里。

郑宜生没有说话,同时也没上往上报。因为他很明白,这个时候的郑家绝对不会有人出来的。

因为就算出来他们也没有什么办法,还不如不出来就当是没看到,这样脸面还存了一些。

“畜生!”在上面的郑诗清早已经听到了,顿时便将牙齿咬得直响,对于秦家的恨她已经到了顶点了。

都已经这样了,可是秦家竟然还派人来侮辱她,她怎么受得了!

李晋眼中杀气乍现,虽然他对郑诗清的感觉也不怎么好,但是毕竟是人,侮辱人是一件很讲究的事情。

除非对方真跟你有什么深仇大恨,便是有什么深仇大恨那也是一剑了结的事情,像这样三番几次侮辱人实在是太过分了。

“不过看你们那些郑家的缩头乌龟肯定也不敢出来了,也行,既然这样那我可就不客气了……”秦士杰心中冷笑,对于郑家真是鄙夷到了极点。

“哟,这小姐长得不错啊……”秦士杰猛然间抬头便看到了王如莹,顿时便是眼睛一亮。

王如莹退后了几步,得知他们几个人是秦家的人之后她也不敢胡乱得罪。

“还有些身手,想来应该是哪个小宗门的人,我看上你那是你的福气!”说完他猛地便欺身上前,伸手就往王如莹身上抓了过去。

王如莹惊叫一声就要后退,但是在这个时候孙威站到了她的面前,猛然间喝道:“别动她!”

“滚!”秦士杰大怒,对着孙威便森然一笑,“别以为赢了这些废柴就了不起?老子灭了你宗门!”

孙威的压力也很大,但是在这个时候却依旧不肯退缩,“你要灭我宗门,那是以后的事情,我只知道现在你不能动他。”

“他的宗门叫绣拳门,就在桐安……”就在这个时候,王如莹开口了,只是这一句便将孙威推到了谷底,“秦公子,我们无意冒犯您,您要是生气就找他吧……”

“贱人!”李晋缓缓地口中吐出这两个字。

他得承认他见过不少贱人,但是如此之贱的人还是第一次见。

孙威也懵逼了,他怎么都想不到这个时候王如莹竟然会将自己给推出去。

他全身都抖了起来,呆呆地看着王如莹,那里面有失望,更有绝望。

“秦公子,这个癞蛤蟆天天追着我,我也看烦了,您要是杀了他,我也高兴。”王如莹却愤怒地看着孙威,谁让你打伤周蒙的,我要让你死!

“哈哈……”秦士杰可不管他们是怎么样的关系,放声大笑了起来,“放心,我宰了他之后再宰了你的小情郎,到时候你就跟我回秦家,我保证你让这辈子过上不一样的生活。”

“贱人!”便在这个时候孙威终于出声了,他轻蔑地看了王如莹一眼,“真是瞎了我的狗眼,为了你这样的女人竟然连宗门被灭也不管,我呸!”

王如莹脸色一变,她已经习惯了孙威将她视作女神,就是说话声音大点都觉得会冒犯自己,此刻孙威这么一说竟然让她觉得出奇愤怒。

“杀了他……杀了他……”王如莹嘶吼了起来。

“这个简单!”秦士杰微微一笑,他就喜欢那种掌控别人命运的感觉。

说话间孙威大喝一声:“我去你妹的狗男女,有种来杀老子!”

一拳出手,气势惊人。

“雕虫小技!”但是这一拳在秦士杰眼中实在是太过于稀松平常了,而且境界在那里摆着。

秦士杰只是看了一眼,然后便挥出了一拳。

轰!

孙威一拳便败了,倒飞了出去躺在地上口吐鲜血。

众人都下意识地退后了好几步,心中对于秦士杰是忌惮到了极点。

刚才还那么厉害的孙威竟然敌不过秦士杰一招,这可真是让他们对秦家畏惧啊。

“小小蝼蚁,竟然也敢对我秦家不敬!”秦士杰一脸阴森地走到了他的面前,一脚踏在了孙威的胸口处。

“杀了他……”王如莹已经彻底疯了,对着秦士杰疯狂大叫了起来。

秦士杰呵呵一笑,左脚缓缓用力,“小子,我要让你知道我们秦家不是你能得罪得起的,得罪我们秦家就只有一个下场,那就是死,并且还是折磨死……”

“是吗?”便在这个时候,另外一个有些慵懒的声音响了起来,“我很好奇,你敢不敢踏下那一脚去。”

“士杰救我……”便在这个时候,另外一个声音响了起来。

秦士杰猛然一回头,顿时便看到了让他惊讶的一幕,刚才跟着自己的那其中一个男人现在已经被一个年轻人给卡住了喉咙,连脚都已经脱离了地面,此刻正在那里蹬着。

“是你?”秦士杰瞬间便认出来了,这个就是让他们的车爆炸的那个年轻人,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碰到他。

“把他给我放下,不然我让你后悔一辈子!”秦士杰怒声说。

“你们什么世家大族最喜欢说的就是得罪了你们什么家的会怎么样怎么样,那我也告诉你一句,得罪了我,你们一样没好下场。”李晋就好像在说一件很平常的事情,就是连说这句话都显得风淡云轻。

“小子,你他妈是不知道我们秦家是谁是吧?”秦士杰嘲讽地看着他,“我可以很负责任地告诉你,你很快就会放他下来,如果他的脖子上有一个掐痕,那么今天你便死定了。”

这是秦士杰的信心,是来自他们秦家强大而有力的实力产生的自信。

“哦?”李晋反问了一声,似乎有些遗憾地地摇头说,“那实在不好意思,他已经死了。”

李晋说完这句话,右手一用力,喀的一声,那个人的脖子便已经生生让他给拧断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