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9章 杀秦/春野小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李晋要去兴卢找秦家的麻烦,这个消息瞬间便传遍了整个西北。

这事情啊,一到别人口中便会变味,生出许多传奇色彩来,特别是在这种原本就传奇的古武圈子里。

什么郑家选婿大会,郑诗清看上了李晋,和一个并不出名的人组成了杀秦三人组之类的,反正这种事情现在风传了整个西北,甚至已经是闹得满城沸腾了。

郑家的人一直都很沉默,就算是秦士杰出来捣乱他们都很沉默,只是当他们得知郑诗清竟然要跟李晋一起去找秦家的麻烦时,这些老乌龟再也坐不住了。

“快……”郑家那已经不知道缩了几十年头的老爷子就像是见了鬼一样跳了起来,“马上发江湖令,就说我们郑家跟郑诗清脱离关系,她所做的一切都跟我们没有什么关系……”

郑家的那些高层在那里骂骂咧咧,都在骂这个丧门星。要不是因为她,郑家也不至于背了这么多年有冷眼,现在竟然还敢去兴卢找秦家的麻烦,真是想把郑家拖到地狱深渊里去。

而在桐安这个古老的小县城里,一个破旧得不像样子的地方,有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着急地跑了进去,还没见到人便在那里大叫,“师傅,大事啊……大师兄要去找秦家的麻烦了!”

那里面正有一个老头子在那里睡觉呢,听到这个消息之后直接便跳了起来,“什么什么……”

他慌忙跑了出去,一把拽住这个从外边捡回来的便宜弟子,“你说那小子干嘛去了?”

“江湖人都说大师兄跟一个叫李晋的人去了兴卢,说是要找秦家的麻烦,给我们门派争光呢!”

小徒弟这个时候完全就不知道秦家代表着什么,只知道大师兄这是为门派争光,所以显得很兴奋。

老头先是惊愕了半晌,然后缓缓坐下,最后用一种几乎从来便没有出现在他脸上的认真表情说:“明天,你跟你师姐便离开这里,记住,永远不要再回来了。”

小徒弟根本就不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怎么好好的便要搬走呢。

师傅并没有过多解释其他,而是缓缓背着手,慢慢地走进了这个早已经是破败的宗门祖师堂。

噗!

老头瞬间便跪了下去,刹那间便泪如雨下,“祖师爷,我段长水没本事给宗门报仇,愧对祖师爷,但是我徒弟孙威比我厉害,他有胆量去找秦家。今日我门便是灭了,也请祖师爷不要怪孙威……”

外面的小徒弟根本就不知道师门发生过的事情,站在那里听得一脸茫然。

杀秦一事,不但是传到了桐安,也传到了兴卢。

秦家这个巍然西北第一家也正听到了这个传言,六十多岁的秦家家主秦庭枫坐在厅里一脸怒意。

“李晋,竟然又是他!”他已经快要发狂了,三番几次都是这个叫李晋的在坏自己的事,就好像跟自己特意作对似的。

“家主,这样一来那就说明秦宋和秦简……”另外一个人顺着这么一想,顿时便悚然一惊。

“死了!”其他人也明白了过来,这两人去梅河村已经不少日子了,但是却一直都没有信息回来,让他们都觉得不可思议,现在看来人家都找上门来了,那他们肯定就是死了。

“怎么会死了?”马上便又有人倒吸了口冷气,然后一脸不相信的样子,“两个都是半步入道的人,李晋就算再厉害也不能杀了他们呀!”

其他人也纷纷点头,感觉不大可能。

“那是他的地盘,或许他用了什么阴谋诡计呢?”马上便有其他人提出了想法。这一下得到了他们的大力支持,从心底里他们都不愿意相信李晋竟然能杀了他们秦家的半步入道高手。

“不过他也真是狗胆包天,竟然敢到这里来找我们秦家的麻烦,这样也好,在我们的地盘我们便杀他们个片甲不留!”其他人精神一振,马上便点头说道。

“听说除了他之外还有两个人……”秦庭枫喝了口茶,缓缓说。

“郑家的郑诗清,还有一个是桐安的……对,是绣拳门的弟子叫孙威的。”下面马上便有一个秦家人回答说。

“郑家?”秦庭枫嘲讽地一笑,“就他们这些乌龟也敢跟我们秦家作对?”

“郑家已经出了江湖令了,郑诗清跟他们郑家彻底脱离了关系。”有人解释说。

秦庭枫一听,脸上的嘲讽之色更加浓重了,“竟然敢我们秦家玩这套?马上派人出去,让他们郑家送三名女人倒我们秦家来……要是敢反抗,那么我们秦家会毫不犹豫灭了他们!”

下面的那些人一听,纷纷点头。

“至于绣拳门……哼,这些倒是硬骨头,没想到之前我们秦家灭了他们绣拳门竟然还不知道死活,还敢上前来找麻烦。既然这样,那这次干脆就灭得干脆一些,将他们全给灭了,一个都不留,也省得日后麻烦!”

转眼间,两个势力眼看一个就要被灭,而另外一个则要遭受无尽的耻辱。

世家大族倾轧,只在眨眼之间。

而在洛安通往兴卢的车上,李晋和孙威还有孙诗清正坐在那里一言不发。

李晋最起码还是很轻松的,甚至可以说是随意。

但是孙威和郑诗清就不同了,他们两个脸色沉重,看着便是去办大事的。

大巴车缓缓在这个并不大的县城里停了下来,三人都没有说话,很一致地出了车站,由郑诗清带路,直接便奔往了秦家所在的地方。

郑诗清虽然没来过几次这里,特别是在被毁容之后一次都没有来过,但是她对这里却十分熟悉,因为她无数次在脑海里想过如果她要来杀秦可的话她会怎么说,该往哪条路过去。

所以,她对这里甚至比对家里附近还熟悉,这是她魂牵梦萦的地方。

至于孙威……他隐约听师傅说起过他们绣拳门的一些老黄历,只是那时候他想得不多,也没听清楚师傅絮絮叨叨说得是什么,现在想想其实也不难猜出,无非就是被人欺负呗。

既然欺负了,那就打回去。

这是他的想法。

而李晋则相对简单也放松了,那就是杀秦!

对,就是杀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