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6章 轮回报应/春野小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多年之后很多人想起这场让他们意犹未尽的大战之后,如果有人问起他们结局那一刀是怎么样的,他们依旧没有办法回答。

因为他们就看到了一道光,其他的根本就没有看清楚,因为那道光实在是太亮了

没错,就是那样!

李晋那一刀出去,伪道宫的秦老太爷便再也支撑不住了,他被那把刀一刀砍下了头颅,然后就那么掉在了一个院子里面,落到了臭水沟里。

可能这个老头一辈子都不会想到他会以这种方式结束生命,如此卑微而凄惨。

当看到那颗人头落到水沟里,那具尸身站在屋顶跟着也栽下去时,旁人一阵惊呼,而秦家下面却是一阵哀嚎。

秦家能冠绝西北,靠的就是这两个入道之境的高手,但是到现在两个高手都被同一样所杀了,剩下的高手也尽数被李晋给灭了,现在秦家能拿得出手的大宗师一过一两人,一品高手更是被斩了个干净。

如此实力,早已经快要顶不住了。

李晋站在那里,折叠刀上还留着秦老太爷的血。

斩了这个伪道宫,李晋没有半分喜悦,他只是替自己的刀不值。

虽然不是什么名刀,但是杀这么一个不知深浅的老家伙好像也有些玷污它了。

他缓缓收起刀,然后落到了院子之中。

那里秦家子弟一片死寂,一个个都站在那里不知所以,这个时候的他们根本就没有了之前的嚣张和猖狂。

“你……你杀了他们……”终于有一个中年人回过神来,他颤抖着指着李晋,几乎是声嘶力竭地叫了出来,“今日之仇,我秦家一定会报的。”

这是誓言,杀李晋的誓言。

郑诗清脸色一凛,突然间便是一笑。

但是李晋却淡淡地看着这个中年人,根本就没有要跟他发火的样子,“想要来杀我?我欢迎啊!”

李晋非常随意,“只是在这之前你们想想自己的处境吧,能不被人灭了门,这便算是对你们最好的状况了。”

说着李晋便收起了刀,抬头看了看天说:“嗯,天色还早,再吃一笼驴肉包子去!”

说着他真就走了,没有任何停留。

孙威犹豫了一下,然后昂起头便跟了上去。

“原来……不过如此!”郑诗清嘴角露出了轻蔑地笑容,然后她也耸耸肩膀走了出来。

几年的阴郁她是一扫而空了,什么世家大族,什么入道境界,原来在人家眼里那就是纸老虎而已。

那个中年人呆呆地站在那里,根本就不相信李晋就这么容易放过他们。

不过瞬间他便满含杀气,今日之仇他一定得报,他日定然要向李晋讨个公道。

但是便在这个时候,那些原先围观的人突然间纷纷落到了秦家的屋顶之上,所有人都沉默地站在上面俯视着下面。

中年人感觉到了什么,他猛然间就抬起头,然后怒声喝道:“你们想干什么?”

那些人没有说话,同时抬头看向了正走在门外的那三个人影。

李晋根本就不管这后面发生了什么,只管出去。

所有人都松了口气,然后再次盯着秦家这些人。

中年人想到了什么,悚然一惊说:“你们想趁火打劫?”

“不过是学你们秦家而已。”终于有个人接上话了,不过话里满是讥讽,“你们秦家怎么起来的难道忘了?无非就是见到人落井就下石,见到起火就打劫,所以才有你们秦家这百年气运。说起来,你们秦家里面还藏着不少门派的秘籍呢,现在我们拿回来也算是物归原主了。”

果然被自己给猜中了!

中年人一惊,然后又是一怒,他现在总算是明白了李晋最后那句你们能保住自己的意思是什么,原来他放过自己不是他大方,而是他知道自己接下来会遇到什么。

“你们想趁火打劫,那得看你们有这个本事没有。”中年人大怒。

“呵呵!”上面的人突然间大笑了起来,然后一群人猛然便冲了下去,一时间整个秦家都沸腾了起来。

李晋当然听到了,可是他却像是没有听到一样,头也不回地便出了大门,然后往着来时的路走了过去。

没有任何的犹豫,像是早已经猜测到了一样。

“他们……真打起来了……”孙威毕竟是没有见过什么险恶人心,到底是回头看了一下,仅仅只是一下却已经是倒吸了口冷气了,那里打得正欢呢。

但见那里刀光剑影,血肉横飞,好不让人胆颤心惊。江湖,这就是令人向往的江湖啊!

“这就是你不灭了他们门的原因,你知道他们会动手?”郑诗清却想得更远,这个女人自从毁容之后天天想得便是报复秦家,现在终于是得偿所愿了。

“别把人都想得那么坏!”李晋也不回头,只是叹了口气回答,“灭门这种事情向来只有大家族才做得出,我李晋这次来就是想杀杀他们秦家的主力灭灭他们的威风而已,要说灭门,这我可从来都不敢想。”

郑诗清的脸上露出了嘲讽的笑容,显然是不大相信。

李晋却好像心有所感,知道她在想什么,头也不回地冷声说:“别拿你们肮脏的世家思想来套在我的身上,我李晋说不杀他们便不杀他们。我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是灭人满门这种事情我还真做不到。他们要找我报仇,那我等着便是。你以为谁都像你们心脏?”

郑诗清顿时便将那抹嘲讽的笑容凝固在了脸上,显得有些尴尬。

李晋再也不说话了,不过他终于回身看向了远处还在厮杀的秦家,淡淡说:“只不过我的确知道他们接下来会遭到他们的围攻,人心黑暗莫过于此。当然,也这也怪他们自己之前作恶太多,树敌太多,所以才会被他们这样围攻报复。想来想去,无非就是轮回一事。这世间事,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所以做的还是要低调一些。这话不但是对着他们秦家说,也是对着你郑家说。如此一来你郑家算是发达了,马上便要跃升第一线,但是是福是祸谁能说得定?”

郑诗清瞬间便呆住了,李晋说得很在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