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7章 郑家的耻辱/春野小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过马上郑诗清便冷笑了一声,“郑家早已经把我给扫地除名了,我郑诗清是郑诗清,再也不是郑家的人了。”

李晋淡淡地看着她,缓缓说:“你认为你还能逃得了?”

郑诗清顿时便不说话了,只是看着李晋。

“对于郑家来说,不管怎么样你都是他们的耻辱,他们将你从郑家除名无非就是怕你前来寻死而让秦家迁怒于郑家而已。但是现在不同了,如果我所料不差,秦家这么一死,派去郑家的那些人只怕现在都要死在郑家的手中了。那么你……他们郑家曾经的耻辱,你认为你还有活下去的必要?”

李晋虽然年纪不大,但是分析道理却说得头头是道。

郑诗清听得全身都是一震,她也不是个笨人,顿时便明白了过来。

这些人她一直在想为什么郑家不会对自己动手,原来……原来是因为秦家要自己活着。

秦家为什么要自己活着,因为她活着那便是一种耻辱,是他们郑家的耻辱。

她也终于明白了为什么郑家的那些人看到自己时都一副厌恶的样子,因为他们想让自己死,可是他们又不能让自己死。

是啊,自己为什么早就没有想到过这么一种可能呢,按郑家的意思,自己早该自寻了断了的呀。

想到了这里,她再也忍不住,虽然说这些年她在郑家也没少受白眼,但是从来就没有像现在这样绝望。

“想明白了?”看着站在那里愣着不走的郑诗清,李晋淡淡地说。

郑诗清咬着牙,倔强的她却硬是不回答。

孙威性格比较单纯,压根就听不懂这两个肠子百转千回的人说得是什么,一脸狐疑地看着他们说:“咋想明白了?你们在说什么呀,怎么我一句都听不懂!”

“想死,就回洛安去,想活,那就远走高飞。”李晋看着她那样子,终于有些心软了。

是,这个女人绝对算不上是什么好人,但的确是一个可怜人。

不管是被毁容了还是被家人逼成了那样,对于一个女人来说都是极其不幸的。

“我不想死……可是我也不想就这样活着像狗一样逃开!”郑诗清猛然抬头看着李晋,“我要回洛安,便是离开郑家我也要找个说法。”

她像是做了极大的决定,毕竟这个决定是影响她的生死的。

李晋想了想,然后点点头说:“那我陪你走一趟,孙威,你就先回桐安吧。”

孙威愣了,赶紧说:“我也一起去洛安啊……”

李晋摇了摇头,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山长水远,我们以后还会再见面的,但是这次真的不适合你去。赶紧回去吧,如果我猜得不错恐怕秦家也会派人去找你们的麻烦。”

孙威一拍脑袋,然后说:“对啊对啊……那我就先走了……”说着孙威便急急跑了。

孙威走了,李晋却在等郑诗清。

郑诗清是个爽利人,很快便点头说:“那我该跟你说声谢谢吗?”

李晋没有说话,而是独自走在了前面,好远之后才飘过去一句话,“你不用跟我说谢谢,我之所以会帮你是因为你比郑家的那些男人有血性。他们像只乌龟一样缩在龟壳里不敢出来,最起码你敢跟我一想来这里找他们秦家的晦气。这个世界不管怎么样都好,总该多给那些勇敢的人一些好运的。”

听到这句话,郑诗清突然间泪如雨下。

李晋没有说同情她或者说是可怜她,可是却给了她一个更能接受的理由,那就是赞赏她。

她从来就不需要别人同情或是可怜,她要的是别人的认可。

很显然,李晋那一句的确是认可。

“此间事了,如果还能离开,那么我便会一个人去江湖上看看。”她抬起头时,已经没有了眼泪。

“很好!”李晋没有回头,而是继续往前走,“山高水长,江湖很远,希望你看得轻松,走得愉快。”

郑诗清点了点头。

洛安郑家的大门早已经关上了,先前到的那些秦家人早已经是血肉模糊地躺在了地上。这些人刚到的时候是非常嚣张的,跟他们说要让他们交人之类的,并且还威胁说不交就让他们郑家消失。

但是很快郑家那边派过去的人便回报了一个惊天大新闻,那就是秦家的家主秦庭枫和秦老爷子都死了。

没错,都死了。

他们先是惊愕,然后便是狂喜,最后又是让人确认了一遍。

他们的确是死了。

于是那些原本趾高气昂的秦家人的噩梦便到了,那名叫郑经的中年人最先发难,他拎着一把刀便进了秦家人休息的那个房间,二话不说先将一名刚才差点吐口水在自己身上的秦家人砍成了两段。

在秦家人还在懵逼的时候郑经又出手了,他连续解决掉了三名秦家人。

当秦家人终于反应过来的时候,郑家的高手已经全部都来了。

领头的秦家人全身战栗,看着地上兄弟的尸首根本就想不通这是怎么回事,这不是一群羊吗?怎么突然间就变成了狼?

郑经只说了一句话:你们秦家完了,秦庭枫和秦家那个老不死的都死了。

听完这句话那些秦家人便绝望了,于是全都死了。

总共十八个人,没有一个人活着。

郑家就像疯了一样疯狂地捅着他们,哪怕他们早已经死透了,可是多年来的积愤却让他们根本就停不下手来。

直到傍晚时分,这些疯了似的郑家人才清醒过来。

尸体就被扔在了院子里,自然有下人去打扫,而郑家这些高层却坐到了祖厅那里。

“秦家完了……”郑家老太爷已经不知道多少年没有从他那张藤椅上坐起来了,这个时候终于坐直了身体。

他的年纪也不小了,但是这个时候看着却份外有神。

“往后,这西北第一家便是我们了。”末了,他又加上这么一句话。

那些人听着眼睛都快看不到了,那是笑的。

“可是……耻辱只要活着,那始终就是耻辱。秦家那个老不死还在世的时候,我们不敢动她,只能看着这个耻辱活着。但是他们现在已经不在了,这个耻辱也没有必要继续存在了,因为她在就表示我们永远都有污点。”

郑老太爷的眼睛再次眯了起来,看着远方,“杀了吧,一了百了。从今往后,这新的西北第一家便没有了耻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