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5章 暴走的杨秀珠/春野小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李月枫的脸色沉了下去,马上便瞪着山贵。

山贵却好像根本就不知道一样,淡淡一笑说:“月枫,我记得你很早就将户口给迁出去了吧?换句话说,我们村早已经没有你这么一号人了。这什么家产的……跟你也没有半毛钱关系。当然,你要是愿意上去拜你父亲的坟,我想小晋肯定也同意,至于其他的……”

山贵一笑,没有说下去。

但是那意思再明显不过了,那就是你想搞其他的事情,那还是省省吧。

“李晋,你果然是个六亲不认的人,把我们阴了一把就不管了,天底下有你这么做的吗?”陈亿豪可以说对李晋是恨之入骨,看到山贵这么一说他马上便嚷嚷了起来。

这一下嚷嚷可就更多人过来看了,这里面不乏一些上了年纪的人,看到李月枫之后都认出来了,马上便明白了这是怎么一回事。

“我叫陈亿豪,我的外公就是李晋的爷爷,村里人都叫他李二狗。我母亲李月枫,上了年纪的人应该都认识,我们这次来梅河村就是想搞清楚一下,我外公当年给我母亲留下的遗产,怎么全都到了李晋的口袋里去了。”陈亿豪可以说是将不要脸的功能发挥到了极致,在这里嚷嚷着瞬间就把李晋给推到了反面角色的地位。

“谁在这里胡说八道呢!”不过就在陈亿豪说完的时候,外面突然间便响起了一个愤怒的声音。

陈亿豪还有些懵,毕竟他只是小时候在这里住过,很多人他根本就不认识。

然后便看到了一个二十七八的女人走了进来,一脸怒气,正是杨秀珠。

李月枫算是见过杨秀珠,明白这便是李晋公司里的经理。

她刚想说些什么,但是杨秀珠却是杏眼一瞪,看着陈亿豪说:“你刚才说李晋什么?吞了你外公留给你母亲的遗产?”

陈亿豪哪里认识杨秀珠啊,只是觉得这个女人长得还挺漂亮,而且那股子勾人的风情特别让人春心荡漾。

“那可不是……”陈亿豪愣了一下这才接着说。

不过还没说完呢啪的一声便挨了一巴掌。

他愣着个脑袋看着突然间暴起揍自己的杨秀珠,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李月枫,我说你们一家人还要不要脸了?小晋爷爷给你留了遗产?我呸,亏你说得出来!二狗爷爷在床上病了那么多年,连饭都是小晋给他做的,你们这家子良心被狗叼走的人可来看过一回?别说我污蔑你,这全村人都知道!”

杨秀珠杀气大开,用手一指,旁观的那些人纷纷附和了起来。

“就是就是,当年他们过得多惨,小晋半夜还得给他爷爷喂吃的呢!”

“就是,我可还是记得,就在二狗叔倒下的时候,小晋十岁都不到啊,那年冬天一个人在早上五点钟跑到镇上给他们打电话,让他们来看看二狗叔,但是这家人愣是没过来。二狗叔熬了一年才走,这小晋就辛苦了一年啊!”

……

杨秀珠的话很快就让他们想到了之前的事情,顿时纷纷在那里叹息。

杨秀珠娘家不远,所以很清楚这里发生的事情,说起来有板有眼的,非常可信。

李月枫一听到顿时就嘴唇发白,没错,那天早上他们很早便接到了李晋的电话,说是父亲病倒了,让他们来看看。

可是那个时候的李月枫和陈德祥只是敷衍了事,说他们很忙,分不开身。

那个时候他们根本就没有注意到那个小孩子失望的语气,可是经年之后才知道有些事情他们忘了,可是却在人家地心里生了根发了芽。

“我告诉你们,我知道你们的来意,无非就是看小晋现在出息了,想要喝他的汤而已。但是我杨秀珠今天就在这里告诉你,他李晋就是把这些钱拿去嫖了赌了甚至烧了,我杨秀珠一点意见都没有,因为那是他自己努力赚来的。但是如果说是给你们这些白眼狼,一分都别想从我手上出去,因为你们不配!”

杨秀珠就像是一只暴走的母鸡那样对着李月枫喷了起来,非常不爽。

“杨秀珠,这是我们家里的事情,跟你有什么关系!”李月枫眼看这杨秀珠几句话便将仇恨挑到了自己这边,顿时便怒声反问。

“你的家事?”杨秀珠冷笑一声,“你什么时候跟小晋是一家了?你是管过他吃啊还是管过他喝,还是管过他上学啊!要说跟他是一家人,这村里就只有萧玉如配,你们,我们……全都不配!”

李月枫顿时就被堵上了嘴,李晋后来的事情他们夫妻自然是知道一些,李晋在爷爷死后便被萧玉如领进了家门,由她供着上学读书……

拿这个话来堵她,李月枫的确是无话可说。

“还是说,你李月枫还跟小晋是用同一本户口啊!”但是杨秀珠竟然是不准备就这么轻松放过她,马上又问了一句。

李月枫也算得上了一个泼辣的人,但是现在才发现自己这算什么泼辣,眼前这个比自己年轻一截的女人才真的是泼辣。

难怪李晋能把公司交给她来打理了,还真是个人物啊!

就在杨秀珠说话的时候,村里的其他人也到了,有像黄志全李路全这样的年轻人,也有像李二平这样的老人。

特别是李二平,这不但是他们的同族人,同时也是他们的村干部,说话是很管用的。

李月枫一看到李二平便上前拉着李二平,“二平哥,您说我就是回个家,这怎么还把我往外挤,敢情只有嫁到我们村的是我们村的人,嫁出去的就不算了是吧。”

李月枫这话明显就是针对杨秀珠去的。

李二平年纪比李月枫大,虽然是同辈,但是毕竟大个十几岁。

听到这话李二平没有说什么。

“二平哥,其实我们几口子回来也就是看看我父亲,那个现在我们村不是在往好了变吗?所以我们也想在这里看看能不能做些小生意,这一进来便看到了我父亲的房子被人拿来开小店,我当然是接受不了,这可是我父亲的房子!”

她故意将我父亲的房子说得特别重,就好像这里的东西就是他的一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