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9章 收买/春野小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李晋自然对于他说的什么貌若天仙不感兴趣,对于他来说最感兴趣的便是看能不能这样混进神社,没事便是打探一下他们檀东神社的情况也好。

吃完饭之后他们又去休息了一会,准备下午的比赛。

到了下午两点,李晋跟着便起床了。

刚起来呢,那边船越云之好像早就起来了,看到李晋之后便有什么话要说似的。

“怎么了?”李晋马上便问。

船越云之有些为难地搔了搔头,然后轻轻说:“有人让我给你说一声,让你别参加往后的比赛了。”

李晋一愣,然后便问:“谁让你这么做的?”

船越云之正要说话呢,突然间便看到前面一个人好像在跟他们打招呼。

李晋仔细一看,发现那是一个二十六七的年轻人,看他的样子很健壮,一身的肌肉。可能是看到了李晋向自己这边看来,那个年轻人还扬了扬下巴。

李晋记起来了,这人好像是在上午出现过,实力在上午那批人当中还算是不错的,甚至在李晋看来有望争夺到最后,当然,前提是不要碰到自己。

船越有些讨好地对着那边挥了挥手,然后凑到李晋耳边说:“他叫吉田秀,是我们公司一个很重要的部门的大哥的儿子。刚才他们已经说了,只要你答应退出比赛,那么他会给我们一千万日元……”

说到这里船越的眼睛里似乎都冒出了火星子,那样子就跟个财奴似的。

“一千万日元?”李晋呵呵一笑,这个吉家秀倒还真是大方啊,一千万可就值六十多万华币了,真是舍得下本钱啊。

“告诉他,我不答应!”李晋想都没想便拒绝了。

船越似乎是早想到李晋会这么回答,正想继续说些什么要说服李晋,但是那边吉田秀却直接便走了过来。

“不是因为我怕了你,我得承认你有些实力。只不过我想万无一失走到最后,所以在前面我不想浪费太多的精力。”吉田秀走了过来,高傲地对着李晋说。

“至于这一千万,就当是我给你们西门分部的赞助吧。我可是听说了,你们西门分部只怕一年都赚不了这么多钱给公司吧。”

船越云之根本就不敢说话,任这个吉田秀在那里踩他们。

李晋却撇了撇嘴,很无所谓地说:“不怕我是吧?那行啊,刚好我也不缺钱,这样吧,咱们也不用说什么客套话了,上擂台练练去,什么都明白了。”

吉田秀一愣,没想到李晋竟然会拒绝自己这一千万。

“小子,你知道你刚才是拒绝了我们吉田家的一番好意,这个好意可不止那一千万!”吉田秀马上便威胁说。

“你也太看得起你们吉田家了吧……”李晋无语地翻了翻白眼,看来这摆家世都是通行的规则啊,不论是在国内还是在国外都喜欢来这一套。

“船越云之,这西门分部是你作主,这件事情就由你来做决定!”吉田秀也看出来了,这个家伙就是个滚刀肉,自己的话压根就对他没有什么影响,所以他马上便将船越云之给拉上船了,想让他跟自己一起说服李晋。

这船越云之是个什么货色他可清楚了,这人看着虽然凶,但是其实就是一个孬种,要不然也不会公司的人都会欺负他们。

没想到这次船越云之竟然大出他的意料,根本就没有搭他的茬,而是看着李晋说:“虽然我是西门分部的主事人,但是……这是他的事情,他自己决定。”

“你!”吉田秀没想到船越云之竟然这样跟自己说话,顿时就怒气冲天。

李晋呵呵一笑,拍了拍船越云之的肩膀说:“对嘛,这才像个主事人。像这个什么吉田秀的,这就是傻逼一个呀,你听他在那里吹什么呢。还一千万呢,这种家伙能拿出一百万都不错了!”

“很好!”吉田秀紧紧地盯着李晋,“小子,我吉田秀记住你了。你看着,等下在台上我绝对饶不了你。别以为你赢了一个横三郎就了不起了,我告诉你,横三郎也就是跟你们这些废物横一下而已,在我吉田秀的眼里,他也就是一个废物。”

吉田秀说到这里的时候眼睛里有一丝疯狂。

李晋嘿嘿一笑,淡淡说:“那你怎么知道在我眼中你又不是一个废物呢?”

“我是废物?”吉田秀仰天大笑,像是听到了极其好笑的话,“等下上了台我就让你知道什么叫作废物。我吉田秀这次能不能走到最后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今天要让你废了!”

“很好,我欣赏你这种无敌且无畏的做法,你加油,不然就等着被我打断手脚吧。”李晋嘿嘿一笑,吹了一下口哨带着船越云之他们便走了。

“我保证你会死得很惨!”吉田秀在后面咬着牙说。

“你这可是把他们吉田家给得罪了!”直到走了很远,船越云之这才开口。

“其实很多人在这里参加比赛并不是为了能走到最后,有些人就是为了表现自己来的。因为就算是走到最后大家也都明白只是个炮灰而已,所以更多的人其实就是展示自己,看能不能被公司里某个势力看中而进入到高层次中。像吉田家就是这样的,吉田家在我们这个层次来说算还可以,但是对于公司里其他的势力来说那就是小沙子一枚,他们也想往上走,所以他们就想让吉田秀在这次比赛里出风头,这样有可能因为潜力而被高层给看中,他们就有机会更往上走一层了。你现在这样做可以说是断了他们的后路,他们肯定会记恨上我们的。”

李晋听得是叹为观止,都说政治是最复杂的,但是到现在他才明白,这世间任何一个行业都是这样的,哪怕是混个社会呢。

这个三龙帮虽然性质不怎么样,但是这里面的争权夺势一样都不少,而且花样一点都不比政治里面的要少。

“你忘记了一件事情……”李晋从叹息中醒过来,看着船越云之,“如果我赢了,那么我就会被高层看中,而他们吉田家连屁都不是,我们还用得着怕他们?”

船越云之一听,竟然好像有几分道理。

但是……前提是得赢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