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7章 找上门去/春野小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普林斯说到这里的时候,脸上呈现了一种病态的激动,那感觉就好像要马上看到了似的。

黑人保镖和律师也都哈哈大笑。

“放心,我相信很快便能看到的。”律师整了整衣服,高傲地说。

不过便在这个时候,门嘭的一声便打了开来,一个人影飞快会进来了,然后又将门关上。

“你是谁?”黑人保镖第一个反应了过来,马上便站了起来,用他高大的身躯将来人给挡住。

来人自然是李晋了,他也很高,但是不够黑人保镖健壮。

他抬头看了看这包间里面,嗯,没有任何监控设备。

“你不是说要爆了我的菊花吗?”李晋看着这个黑人保镖,淡淡地反问。

黑人保镖一愣,突然间便反应过来了,“你就是黄宇的那个朋友?天呐,你竟然变了另外一张脸,这就是你们华国所谓的变脸?”

“白痴!”李晋摇了摇头,“如果我是你,现在就跪下来求饶。”

“妈的,小子你想死是不是?”黑人保镖不明白李晋怎么找上门来的,但是他对李晋却十分不屑。

这个华国人的个子是比一般的华国人要高,但是那又怎样。

“你们华国人都是一些软蛋,在我们国家我们怎么玩就怎么玩……”黑人保镖就像是看货物一样看着李晋。

“啪!”便在这个时候,李晋伸手一巴掌便给他一巴掌。

“该死!”黑人愣了一下,然后便怒吼一声,冲着李晋便上前了,看他的样子便要给李晋一拳。

寒光一闪,李晋手中的刀子再次出现了。

李晋以极快的速度避过了那一拳,然后一把扎进了黑人的大腿里面。

“该死,痛……”黑人再也站不住,猛然便大叫了一声,嘭的一声便摔在了地上。

李晋一脚踩在了他的身上,蹲下身来缓缓说:“说说,你要爆了谁的菊花?”

“你死定了,我一定会杀了你……”黑人却还不知死活在那里高声叫着,“你不杀我,你要是敢杀我……”

声音戛然而止,李晋的刀子瞬间便在他的胸口那里扎了一个洞。

“你……”黑人开始吐血,惊骇地看着李晋。

李晋站了起来,根本就不看黑人保镖了。

“你是律师?”李晋并没有看同样已经变了脸色的普林斯,而是看向了那个律师。

律师的脸色也变了,他吓得汗都下来了,赶紧一抹脸上的汗说:“我们米国是法治国家,你不要乱来……”

“法治国家?”李晋森然一笑,“你这个律师跟这些渣滓在一起绑架勒索,你特么告诉我这叫法治国家?你他妈脑子有病是吧。”

律师强自镇定了起来,“你有证据吗?告诉你,没有证据你就不要随便说话,不然我可以告你……”

呃!

说到这里律师的话也停止了,李晋的刀又扎在了他的大腿上。他惨叫了一声,不停抚着腿想要挣扎。

但是李晋根本就不给他机会,猛然拔出,然后便从胸口那里捅了进去。

律师不甘心地看着李晋,那张脸全都是后悔,他嗫嚅着想要说什么,但是却根本发不出声音来。

噗!

李晋将匕首给拔了出来,律师吐着鲜血,后悔、懊恼的表情同时出现在了他的脸上,然后缓缓地闭上了眼睛,就那么死了。

“杀了他……”普林斯这时候才反应过来,指挥着同样呆了的另外两个大汉要去杀李晋。

只是李晋在这方面显然比他更在行,还没等那两个家伙反应过来李晋已经过去将他们轻易给收拾了。

一时间,这里面就剩下了普林斯和李晋了。

李晋坐了下来,把玩着手中的匕首,看着普林斯突然间一笑说:“你是在等桑德拉吗?”

普林斯心中一寒,竟然不知道怎么回答。

“那实在是不好意思,他已经死了!”李晋摊了摊手,“他们一伙人全都死了,你绑架的那两个孩子也早已经被他父母找到了。”

“这只是生意,我就是一个生意人!”普林斯看着李晋的笑意,一股从心底里冒出来的寒意将他整个人都包围住了。

他只能这么说,看能不能跟李晋争取一下什么。

“我做的一切都只是生意而已,那些绑架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你这样……”普林斯继续高谈阔论了下去。只不过李晋并不准备给他这么一个机会,因为他手中的匕首已经插了下去,就插在了普林斯的大腿上。

“啊!”普林斯惨叫一声,身体都弓成了一个虾米模样,看着非常恐怖。

“生意,你现在竟然跟我谈生意?”李晋握着刀把使劲摇了摇,这样让普林斯更是痛得连连打战。

“如果说这些东西是做生意,那我现在就是在跟你做生意。”李晋嘲讽地看着普林斯。

“不……不要!”普林斯现在已经完全吓破了胆,“我错了,我道歉,我还会赔偿他们一笔损失,那间店我会还给他……”

李晋呵呵一笑,从普林斯律师的包里翻开了合同,啧啧说:“假如说我把这合同撕了,然后又把地契还给黄宇,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吧,因为这么短的时间我相信你还没有去政府那里更改档案。也就是说,这份合同是唯一能证明那间铺子是你的东西,但是这份合同现在已经没有了!”

李晋说着便将合同扔到烟灰盒里烧掉,看着普林斯说:“你觉得我说得对不对?”

普林斯看着李晋,他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因为李晋说得很对。

“啧啧,看到你的眼神我便知道我说对了!”李晋呵呵一笑,点了点头,然后缓缓地蹲下来说,“那你现在是不是很绝望,是不是感觉到了黄宇当时的心情?生死在别人手中,这滋味不好受吧。”

“放过我,我把所有的钱都给你……”普林斯已经快要受不了了,他疯狂地大叫着。

“钱?”李晋看着他,摇了摇头,“很遗憾地告诉你,我今天来不是为了钱。所以……”

李晋手一扬,匕首准确地插在了普林斯的胸口处。

“你只能去死了!”李晋冷冷地说。

普林斯头一歪,带着不甘就那么死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