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4章 强硬/春野小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加百列也感觉有些难办,没想到这个家伙不像普通的华国人那么好糊弄,看来是低看他了。

不过加百列自然不是什么普通人,既然能做到市长助理这个位置上自然有他的过人之处。

仅仅只是考虑了一秒,加百列马上便笑着说:“李晋先生,我们道奇华人很少,是因为我们这边……明白吧,但是如果你跟我重新签订这份合同,那么我们弗林先生自然会大力支持李晋先生在这里的事业。如果不呢,那自然就另当别论了!”

加百列说这话的时候一直在笑,笑得都让人觉得毛骨悚然了。

李晋终于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看了他一眼,“给我看看合同。”

加百列得意一笑,我还以为你有多么强硬呢,原来也只是一个外强中干的货色。

加百列将合同递上,然后就站在旁边。

齐愉将合同接过,然后用华语说:“啧啧,这合同可真是大方啊,他们可不单要承包费了,而且还想从中拿钱,对了,他们三七分,你拿三,他们拿七!不但这样,他们的承包费也涨价,一年五十万美金。”

李晋哈哈一笑,摇了摇头说:“这真是疯了,真当我们好宰啊。”

齐愉微笑说:“没办法,天下的乌鸦都一样黑,哪都差不多。”

“喏……”李晋接过合同,随手就扔回给了加百列,“趁我还没有发脾气,赶紧给我滚蛋。”

加百列一愣,瞬间便怒意勃发,“李晋先生,我希望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你想要在道奇发展,那就必须要跟我们合作。不然只要我们弗林先生一句话,就能让你这个小小的镜山湖消失。”

如果说刚才只是暗地里的恫吓,那么现在就是赤裸裸地威胁了。

李晋抬头看着他,突然间便是一笑说:“那你回去跟弗林说,最好别这么做。他让人消失是假的,但是我可真会这招。”

李晋这话听着像是玩笑话,但是齐愉却知道这根本就不是玩笑话,齐家已经不少人都在李晋手中消失了。

那是真的!

“李晋,你真以为自己是什么?”加百列终于撕开了伪装的面具,“马上把合同给我签了,然后立马把三千万按照比例给我们打过去,不然……我可以保证,你只要按我说的做,少不了你的好处。”

“你们这些人什么都不干便想拿走我七成的钱,而且我已经跟你们签订合同了,是亏是赚是都是我承担的。但是你们却想不劳而获,这个世界上哪有这么好的事情。你们真就不脸红吗?你们可是米国的官员啊,灯塔国啊,怎么可以干这种龌龊的事情。”

李晋反问。

“哼,那是你没见过我们的做事方法!”加百列撕开了面具也就没想过戴回去了,干脆就给李晋上了一课,“你在外面会跟人说自己就是这样的吗?我想也不会吧,要不然你们这些傻子怎么会到这里来等我们宰杀呢?”

“有理!”李晋拍了拍手,然后就从口袋里掏了一个手机出来,“搞定,全部录下来了。”

什么?

对于这突然间的转变加百列和诺斯都是一怔,显然没想到李晋竟然会来这么一手。

“加百列先生,谢谢你刚才的真心话,我想这东西要是交到你们那什么联邦调查局或是什么鬼地方应该你们也会讨不了好吧。”李晋嘻嘻一笑,恢复了坑王的色彩。

加百列的脸色非常难看,刚才他一激动被李晋那么一带竟然就跳到他的坑里去了,想到这里他都欲哭无泪了。

“你敢阴我!”加百列怒吼一声,他仗着身高马大,再说欧美人一向都瞧不起亚洲人,所以这一下便上前想要抢手机。

但是李晋的脸色却一沉,心中却得意一笑,好呀,你先动的手,那可就要怪我了。

他立马就将手机给收了起来,然后一把将加百列的手给抓住用力一拧。

格的一声,加百列的手顿时就被李晋给拧得反了过去。

加百列惨叫了一声,还没有叫完呢,李晋一把就将他给摔在了地上,然后用力一脚踩在他的手上。

加百列再次惨叫,那个手掌已经让李晋踩得完全就骨头碎裂了。

“我现在只是警告,回去告诉你那个弗林的市长,叫他离我远些,我不想惹事,但是你们也别来惹我。我就想安静做生意,但是如果你们不让我做,那么你们就得承担我不做生意的后果。”李晋蹲了下去,用手拍打着加百列的脸庞。

李晋力道一点都不轻,这么拍在他的脸上顿时便让加百列的脸上都出了红晕,但是加百列却连屁都不敢放一个。

相反,他的脸上露出了害怕的神色,这些人就是这样,欺软怕硬,要是华人在外面硬一些他们便不敢怎么样了。

“啪!”李晋最后不客气地给了加百列一巴掌,然后这才将他给松开。

“你,过来!”李晋站起身来指了指诺斯。

诺斯已经看呆了,顿时就不过去了。

但是李晋却已经来到了他的面前,对着他微微一笑。

诺斯脸部有些僵硬,本来是想跟着笑的,但是还没笑呢就感觉到啪的一声,自己被李晋给扇了一巴掌。

“这一个巴掌是教你好好做人的,生意就像是赌一样,既然我赌赢了这场,那么该赚多少都是我自己的事情,跟你没有一毛钱的关系。如果你再敢给我惹这些人来,我会毫不犹豫地宰了你。没错,你听得没错,我说的就是宰了你。”

李晋说完一脚将他踹飞,冷声说:“给我滚蛋,下次要是再让我看到你们在我眼前出现,可就没有那么好的待遇了。”

这两个人屁滚尿流地站了起来,看他们那一脸丧气惊惧的表情,哪里还有刚来的时候的意气风发,那根本就像是落水狗一样。

两人上车赶紧就像是躲瘟神一样躲了过去,瞬间便消失在了他们的眼前。

“他们还会来吗?”齐愉到李晋的身边担心地说。

“说不准!”李晋摇了摇头,“就看那个叫弗林的人是怎么想的了,如果他知道好歹,那么应该不会再有人给我们添乱了,但是如果说他咽不下这口气还要来找我们,那就不会那么轻易平息。”

齐愉叹了一口气,实在是没有办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