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1章 觊觎/春野小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人掠起,飞到了另外一棵树上,一根奇怪的东西放到了嘴边,然后他开始吹响了起来。

这声音一响起,那些野兽便开始不安地动了起来,看他们的样子好像随时都要进攻基地一样。

基地里面已经是戒备森严了他们,那里的守卫们紧紧地盯着外面这些野兽,不敢松懈分毫。

“破!”李晋大喝一声,音浪袭向了那边,便听嗡的一声,那种奇怪的声音瞬间便被李晋给打乱,那些野兽们慢慢地平复了下来,一脸茫然。

“死!”那人大怒,他显然是依靠这个声音来控制那些野兽的,但是李晋这一下直接便将他的计划给打乱了,如何能不怒。

李晋落在了基地的最高处,嘲讽地看着上面那个人说:“要我死?那得看你够不够格了!”

那人冷哼了一声,猛然间一拳便砸了下来,直接便往李晋的面门上去。

拳风骇人,李晋身形拔起,迎着那人的拳头直接便过去了。

轰的一声,那人瞬间便已经反弹了出去,直接便落到了大树之上,其势不止,更是直接将一棵大树给撞断。

便在这个时候,李晋怒吼一声:“小狐狸,给我看着这些野兽,要是它们敢动这基地一点东西,我拿你是问!”

原来这个时候小狐狸和大狗熊都已经到了,林峥嵘的车子被堵在了那里,看着前面的兽潮显然也是惊呆了。

大狗熊下车,对着那些兽潮怒吼一声。

说来也奇怪,那些野兽看到大狗熊出现都有些畏惧,竟然露出了害怕的表情。

李晋不管那些野兽了,直接便掠起,冲着刚才那个家伙倒下的地方掠了过去。

李晋的身形极快,几乎只是在一瞬间便已经到了那个人摔落的方向。但是他刚刚到那里,一股白光便瞬间从下面升起,直取李晋的喉咙。

李晋一个回身,避过了那一道刀锋,直接便停在了一棵大树之上。

“原来竟然是一个欧洲人。”但是这一下近距离却让李晋看了个清楚,这竟然是一个欧美人。

那人手持一把弯刀,正从下面掠到了树顶,阴冷地看着李晋。

“圣殿骑士?”李晋淡淡问。

那人冷哼了一声,却并没有说话。

“你们还真是贼心不死啊,竟然还妄想取灵树。”李晋摇了摇头,“你既然是圣殿骑士团的人,那么就应该知道我李晋对你们可没有什么好印象啊。”

那人冷笑了一声,缓缓说:“所以我今天便替我圣殿骑士团好好讲个道理。”

李晋淡淡一笑,“这个世界讲道理是需要用拳头的,拳头大,讲的道理才是真。你看米国,道理讲得一塌糊涂,但是因为人家实力强,依旧有一大批傻逼白痴附和。不单是我们这里有些脑残玩意认同,相信你们欧洲也有不少这样的白痴对吧。”

那人沉默不语,良久之后才冷笑说:“你的意思是我不配跟你讲这个道理?”

李晋呵呵一笑,看着他说:“你以为入了大道宫便有资格跟我李晋讲道理了?不过我比较好奇你的身份,圣殿骑士那些废物可没有你的这种境界。嗯,听说圣殿骑士后面是教廷。要说到了你这种境界的人了,怎么也算是教廷派过来的人物了吧。”

那人哈哈大笑,略带骄傲地说:“看来你也不蠢,还知道我是教廷的人。既然知道,还不快过来拜见?”

“哈哈!”李晋放声大笑,都快要笑出眼泪来了,“我这个人不信神不信鬼,特别是对于那些命为神的人更是厌恶之极。你们信的什么神,也能让我李晋给他们低头。”

“亵渎神者,该死!”那人怒吼一声,陡然间手中的弯刀再划了出来,直接向着李晋的脑门处划下。

李晋掠起,身形就像是一只黑鹰一样,直接便撞向了那个人。

刀光首先便已经破了,李晋更是瞬间便到了他的面前。

“轰!”李晋举掌,对着那人猛然间轰了上去。

那人一声冷笑,弯刀向着下面一勾,就像是无常索命鬼的兵器一样直接便勾向了李晋的脑袋。

李晋身形突然便变了,下一刻已经到了另外一边。

嘭!

李晋这一拳直接便打在了那个人的肩膀上。

这一拳势大力沉,李晋打在他的身上便听到了一阵格的声音,那人的肩膀骨头显然已经让李晋给击伤了。

那人心中也是骇然,猛然间便转身后掠,看他那身形,那肩膀显然是受伤不轻。

李晋负手而立,看着这个人嘲讽地说:“原来教廷高手也不过如此,这神之走狗……做的可真是不咋样啊。”

那人已经气得全身都发抖了,“看来你杀了我圣殿骑士还真不是瞎碰到的,真有几分本事。”

李晋认真地说:“这话你可以去问问下面的泽多大法师,我猜他应该会很乐于回答你这个问题的。”

“泽多那个叛徒也配跟我对话?”这个人冷笑一声。

李晋缓缓问:“你来这里想抢灵树,那我倒想问问你,你所抢灵树想做什么?”

那人沉默不语,良久才抬高了头,高傲地看着李晋:“一个灵魂无处安放的人,也配跟神之仆人讨论这些?”

“狗……是不得已而做狗,但是我发现这个世界真有些明明是人却偏偏想做狗的人。从这个角度上来说,你们比狗还不如。神的仆人,自命为神已经是天大的笑话,更大的笑话是竟然还有人以当神之仆人为荣。我呸!我李晋一生行事不曾愧于心,人死如灯灭,要这灵魂要有何用?再说我李晋哪天便是死了,灵魂无处安放,也好过放在那肮脏不堪自命为神的地方!要说这世界该死的人,就是你们这些人,妄以神之名行利己之事,嘴上大义凛然,做的全都是肮脏龌龊之事。”

“放肆,辱我神名!”那人大怒。

“我呸!”李晋啐了一口,“就这样的也配称神?光凭你们这些渣滓还蹦跶在这个世界上便知道这个世界压根就没有什么神,就算有,那也是跟你们一路货色。我李晋拜人,可绝对不拜神。我敬人,不敬神。你是花斑点的走狗呢还是走几步路要撒尿的土狗,也配跟我说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