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3章 张天师/春野小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个转变真是来得太快了,他们想都没想到李晋跟家的土伯竟然聊得还特别好,远远没有他们想象中的火爆交手场面。

甚至到最后,两人竟然一起出门去了。

我去,这是怎么了?就变个魔术就谈好事情了?

土伯带着李晋出门,外面有辆车在等他们。

土伯给李晋开了车门,然后自己坐到了副驾驶,让司机把车开向了唐家。

大概也就是半个多小时的事情,他们很快就到了唐家。

到了地方之后,土伯又很恭敬地给李晋去开车门,“这便是我们唐家了,现在张天师正在我们唐家,李先生要是想见张天师的话,我倒是可以给引见一下。”

这话刚说完呢,但见唐家大宅里面却走出来了一个人。

“张天师!”土伯一看到这个人,立马就迎了上去,非常恭敬地说。

来人一身道士的打扮,身着灰色道袍,手中还拿着一把拂尘,背上背着一把桃木剑,这身装扮一眼便能让人看出来是个道士。

张天师看不出来多少年纪,李晋心中猜测最少可能得有四五十岁了。

“灵兽啊!”张天师面对着土伯毕恭毕敬的样子只是点了点头,径直走到了李晋的面前,看了眼他肩膀上的小狐狸,点头微笑说。

李晋心中一怔,这个张天师看来还真是有一些本事啊,竟然一眼便看出来小狐狸不是一般凡品,这可不是一个沽名钓誉的人能办到的。

李晋对着张天师呵呵一笑说:“运气好,捡到的,这东西也通人性,就一直留在我身边了。”

张天师一笑,“施主是个有缘人。”

李晋哈哈一笑,然后摇了摇头说:“谈不上,也就是一个运气还可以的人。”

说完这些,李晋话锋一转说:“张天师,听说您在定河边上说过定河有龙是吗?”

张天师点了点头,缓缓说:“准确地说,应该是有望成龙,能不能成龙还未确定。”

李晋来了兴趣,马上便接着问:“怎么说?”

“世间可成龙的动物有很多,有蛟,有蛇,也有鱼。鱼走龙门,跃过便成龙,这种龙叫跃门龙。蛟走高山,搬山便可化龙,这种叫搬山龙。蛇走江河,横跨江河可成龙,这叫走江龙。但是不论是哪种龙,都不是一定能化成的,还得有一定的运气在里面。”

张天师给李晋解释。

这些东西李晋倒还真是第一回听到,不由啧啧说:“原来这里面还有这么多道道呢,听天师的意思,那定河里面的应该是一条鱼了。”

张天师点点头说:“对,那是一条青鲤,巴掌大而已,两日之后它有一个大机缘,大雨会至,龙门会显示。这尾青鲤若能跃过那道龙门,那定然能化龙。”

李晋就好像是在听古人所写的闲趣轶事一样,听得竟然还十分有味道。

“两位,要聊天的话不如回到我们里面去聊也不急。”土伯一直都没有出声,眼见他们在这里站着聊天便插了一句话。

“不了!”张天师摇了摇头说,“贫道现在有些事情要出去办一下,等贫道回来再找施主聊吧。”

土伯也是个机灵人,立马就说:“天师有什么事可以让我们去办……”

张天师摇了摇头,然后对着李晋微微颔首便离开了。

李晋看着张天师的背景若有所思,怎么感觉张天师就好像是在外面等自己一样啊。

“李先生,请进吧,我们唐老爷最喜欢交朋友了……”那边土伯对着李晋微笑,一脸相邀的样子。

李晋点了点头,跟着土伯走了进去。

定城,这是一个古老的城市。

跟其他很多新兴的城市不一样,这座城市很老,老到可以比京城的历史还要悠久。与之久远的历史相匹配的是这里的建筑还保留了原来的风貌,很多的古建筑都完美地保存了下来。

不但是建筑,这里有些习性也跟之前还有些相似,比如就在定城的老城区里有一片古老的建筑群,那里原本有个私塾的,但是到现在这里依旧还有私塾。

张天师这个时候正在往那里去,而他走的这条巷子叫乌衣巷。

穿过了乌衣巷,前面便是私塾了。

私塾本来早已经废了,毕竟是现代教育了,但是因为近年来国学热的兴起,有些地方还是会有些私塾的,教一些国学之类的东西。

但是这里的私塾是一直存在的,不因现代教育而废。

张天师到私塾前面的时候正听到了朗读之声,读的是唐诗。

张天师站在那里,并没有往前再走一步。

只不过没多久便看到一个人走了出来,直接向着他走来。

那是一个同样看不出年纪的人,一身的布衣,看起来跟现代的服饰完全就不入,一身儒衣打扮,倒是跟这里的古建筑映衬得十分融洽。

看到这个人出来,张天师微微躬身。

这个儒生微微一笑,对着张天师同样点了点头。

两者相见,虽然不打招呼,但是却好像已经说过无数客套话一样。

“时间过得真快!”张天师一笑,“没想到我们又见面了。”

儒生点头,“其实我并不愿意跟你见面。”

张天师笑了笑,同样也感叹说:“我也不愿意啊!”

“跃门龙能成,那又如何?”儒生问。

张天师摇了摇头,“不知。”

儒生点头,好像这个答案是在他的意料之中一样。

“先生教书育人这么多年,可曾有教出什么读书种子?”张天师反问。

儒生看了看手中的那一卷泛黄古册,自嘲一笑说:“还有什么读书种子,无非就是教那几句逝者如斯夫而已。”

张天师摇头说:“不是应该教为万世开太平吗?”

儒生深吸了一口气,缓缓说:“做不到,不敢教。”

张天师沉默了起来,显然是被儒生那一句话给触动了。

“山上人不足为惧,遗族人也不足为惧……”良久之后,张天师才缓缓开口,“你我都明白,我们真正的敌人都不是他们。”

儒生突然间看向了天空,点了点头说:“的确不是他们。”

“能赢吗?”张天师又问。

儒生摇了摇头,斑白的两鬓看起来有些沧桑,“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方为君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