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0章 因果/春野小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李晋也愣住了,他们是来看化龙的,但是实在没想到竟然会看到这么一个怪物出来,这……

“快,快护住老爷离开!”身边的土伯最先反应过来,出于职业的习惯,他立马就将唐老太爷给扶了开来,疯狂地对着下人说开车。

“李先生……”唐老太爷也知道危险,不过这老头确实不错,还在提醒李晋。

但是李晋却看向他说:“你们赶紧离开吧,我要去会会它!”

李晋也不知道这是个什么怪物,但是他知道这东西绝对不能留在世间。

岸边那些原本是来看化龙的观众们早已经一个个吓得屁滚尿流了,根本就不敢再看向江中的那条庞然大物。

眨眼间,李晋掠到了张天师的竹筏之上,皱着眉头问张天师说:“这定河中竟然有这么一个妖物,真是没想到啊,我刚才都没有感觉得到。”

李晋有些奇怪,刚才自己的确是没有感觉到这么一股力量,太奇怪了,按道理来说不可能啊。

张天师叹了口气,脸上竟然有一丝愧疚之色,“这叫蛟……鲤鱼跃龙门,跃过龙门就化龙,要是跃过了中心圈,那便成蛟。龙化为善,可润泽万民,但是龙蛟则可为恶,侵吞气运。而今……它正是化蛟去了!”

李晋心中震惊,“你说……这……这东西是蛟?而且就是刚才那条青鱼所化的?”

张天师沉重地点了点头说:“没错,这本是有能力化成化的青鱼啊……刚才……刚才要不是有人要阻止它化龙,它现在就成了龙了。刚才那么一挡,生生将它的路给断了。一朝化蛟,再次成龙的机会不知道要等多久。它心生了怨念,所以化蛟之后就立马杀人。”

李晋呆呆地看着江中那庞然大物,要不是张天师跟他说这些东西,他根本就不知道这些修炼中的秘事。

“那现在怎么办?”李晋摇了摇头问。

“既然已经起了恶念,要是留他在定河,那定然要为祸定城,收了吧。”张天师摇了摇头,无奈地说。

这正合李晋的心意,虽然说有些可惜,但是事到如何不由得他们不这么做。

张天师也没有如何动,脚下的竹筏却瞬间便像是箭一样直冲了出去,几乎只是一刹那便到了那条蛟的前面。

“我知道你心存不满,但这种事情我们也没有办法。你有望成龙,但是天道不许。这种事情你不能怪我们,也不能怪那些围观的人。”

张天师抬头看着这条蛟,一本正经地说。

蛟只是对着张天师怒吼一声,好像十分不满他的话。

“有些事情,我虽然看得到,但是却做不到。我知道有人挡你,但是我不能阻止。我说过,能不能化龙全在你自己。”张天师认真地说。

蛟却还是非常不满于张天师的解释,它低吼了一声,对着张天师的竹筏便狠狠地撞了过去。

显然,它将不能化龙的愤恨转移到了张天师的身上去。

是你给了我希望,但是你却没有帮我维持好这份希望!

在蛟的怒吼声中,定河里面惊涛骇浪更甚,一阵一阵声势非常骇人。

李晋拎起了手中的刀,冷笑一声说:“我也恨这什么神仙,要我是你,我也愤怒。但是我绝对不会把这愤怒放到无辜的人身上去,不就是天不让你化龙吗?那你倒是跟这老天爷干上一架,找那些人出气算什么英雄?没本事的人就是这样,永远只能欺负那些比你弱小的人。你要是敢上天杀神仙,我李晋敬你是条真龙!”

蛟仿佛是听到了李晋的嘲讽,恶狠狠地看向了他。

“瞪我?好,你活是不能活了,但是我李晋今天在这里跟你打个包票,日后我定然上去找他们好好说番道理,替你报了今日之仇。但是在那之前,我得先取你的头颅。”

李晋拎刀,直接便迎向了蛟。

人蛟大战,马上就在江面上进行,一时间狂风暴雨,惊涛骇浪,显得危险无比。

而在河道不远的书院边,儒生早已经将他的沉重们都遣散了,遣散的时候有个学生还过来问先生能不能去看跃龙门。

儒生想都没有想便摇了摇头,只说了一句话:“如果你们要去看跃龙门,那以后就不用来我这里了。”

儒生虽然一向都很温和,但是听到这句话的学生们却十分听话,根本就不敢多说什么,告辞而去。

学生们离开之后儒生便从某棵树下挖了一坛酒起来,拍开泥封,便是一阵扑鼻的酒香味。

他拿了一只瓷杯,缓缓地给自己斟上了一杯,坐在有些年月的竹椅上,看着上面,喝起了小酒。

雨过天晴,彩虹方现。

儒生就那么看着彩虹,眼神中也散发出了一股光芒。

但是他却看到了那条鱼线从天坠落,那一刻儒生的拳头紧握,看他的样子就好像随时都要爆发,砍断那根鱼线一样。

但是最终他还是跟张天师一样,只是看了一眼,然后便慢慢地将拳头给松开。

其实这一切都在自己的意料之中,那些高高在上的神仙们怎么可能会让人间出现一条龙,根本就不可能。

说到底,这是张天师的一厢情愿,或者是说他还没习惯这种绝望。

他将手松开,然后再次喝起了小酒,脸色渐渐地再次平淡了下来。

做人留有三分余地,哪怕你们是神仙都好。做得这么绝,真就不怕有朝一日会将你们自己都逼到绝路吗?

儒生就这么想着,良久之后才喃喃说了一句:“看到没?我儒生有规矩束缚着,不语怪力乱神,但是那个年轻人没有。他看不惯你们,一刀斩了你们便是。你们在我们的眼下布了一个局,但是你们真以为这局会随着你们的意愿走吗?我孔尚不信,第一个不信!”

孔尚说完,难得露出了一个嘲讽的笑容,他对着天,讥诮地说:“他不在三教内,不以三教为束缚。待到他有朝一日有能力提起手中的刀挥向你们之时,我看你们焉能继续高高在上看着我们,以世人为棋子,如何攫取天下气运!可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