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7章 大祭司/春野小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冰岛,这个几乎是世界上最北边的国家,一片风霜。

一个黑色的人影出现在了这片长年被大雪冰霜所覆盖的地方,看着前面茫茫的白雪,黑色人影并未有什么不适。

身为教廷的大法师,要是这些都受不了,那么怎么让下面的人服气。

不过黑色的人影还是有些着急,他已经来到这里两天了,两天以来一直都按大祭司信息来找,但是找了两天却什么都没有发现,难免有些觉得厌烦。

茫茫冰岛,地广人稀,这怎么找。

塞弗斯有些为难,他坐了下来,将权杖给放在前面,正想吃些东西。

但是突然间便看到前面一阵风雪飘过,脚下更是传来了一阵轰隆隆的震动声音。

塞弗斯大法师马上便拿着权杖站了起来,警惕地看着前面。

这是一阵密集的脚步声,听着就像是出操的军队一样。塞弗斯心里有些奇怪,冰岛整个国家也不过是三十多万人,就算他们出操也不可能到这里来吧,这可是荒原啊。

待到脚步声越来越密集之时,塞弗斯这才看出来,原来竟然是一大群的驯鹿从那边狂奔过来,看这里的样子得有好几百头。

而且看他们的样子好像是被什么东西给追赶了一样,慌不择路的样子显然是惊吓到了极点。

塞弗斯马上便让到了一边,极止望去,便发现在这群驯鹿的最后,正有一只巨大的鹿。而在这只大驯鹿之上,正坐着一个一身黑袍的人。

这个黑袍人也不知道有多久没有修剪过头发和胡子了,这样坐在驯鹿之上看着竟然有丝原始人的粗犷。

并且他的身上还带着一股血液,看着好像是是刚刚经历过大战一样。

塞弗斯看到这个人后却是脸上一喜,马上便飞奔前去,“大祭司!”

大祭司一拍鹿头,那头鹿瞬间便已经停了下来,甚至连多走一步都不敢了,显然是对于大祭司害怕到了极点。

“你来慢了。”大祭司看了塞弗斯一眼,淡淡说。

塞弗斯马上便低下了头,在外面他是风光无限的大法师,但是在大祭司面前可不敢摆这谱。

“大祭司,您这是?”塞弗斯看了看后面,然后又看了看这驯鹿。

“后面有个村子,我在那里待了一个月。”大祭司缓缓说,“而且也在那里顺利破了藏鼎之境,破境之后觉得手痒,就顺手拿那个村子的人练了下手而已。”

大祭司这句话说得轻描淡写,可是听到塞弗斯的耳中却是带着一丝血腥味的。

练手的含义已经很清楚了,看大祭司身上的血迹便知道了。

这么一个高手出手,那个村子只怕都死绝了吧。

“大祭司,请尽快随我出去。”塞弗斯有些头疼,冰岛人非常少,他们的第一大城市也不过十二万左右的人,整个国家都才三十三万人左右,大祭司倒好,一出手就灭了一个村庄,这可是一个巨大的损失了。

要是被冰岛官方知道,还不得派人过来,毕竟大小是个国家,塞弗斯也不想惹这麻烦。

“你怕什么?”大祭司冷笑了一声,“我们教廷怕过谁来?不要说是这么一个小小的国家了,便是英国法国又如何?”

塞弗斯顿时便不敢接话了,不论是实力还是位置,大祭司都高出他一截。

“这次急急召我回来到底是什么事?”大祭司是真的不准备出去聊了,就那么坐在那里,随手还撕下了一块驯鹿肉,就那么放在嘴里大口嚼着。

“现在的实力以我们教廷为尊,不要说是教廷,就是圣殿骑士出去都可以横扫世界了吧,哦对了,除了去美洲的那些叛徒。”

塞弗斯干脆也放松了下来,就在风雪里跟大祭司谈,“现在出了棘手的对手。”

“棘手?”大祭司有些不在意,“怎么个棘手法?”

“前不久,米国的泽多他们那一伙人已经死了。”塞弗斯深吸了一口气,“被一个年轻人给杀了,不但是他们,我们这边在亨利大骑士还有普道夫也都死了。”

大祭司这才真正一惊,“什么人有这能耐?”

“一个年轻人!”塞弗斯认真地说,“一个华国的年轻人,叫李晋。”

“华国?”大祭司再次愕然,“华国不是早已经被我们给斩草除根了吗?什么时候竟然出现了能杀道宫的高手了?神魂呢?就算是普道夫也不是对手,但是我们还有三尊神魂,道宫底下无敌手,难道还杀不了他?”

塞弗斯苦笑一声,缓缓说:“很不幸,我们派出去的一尊神魂已经让他给杀了。”

大祭司眼中精光暴露,“藏鼎高手!竟然是个藏鼎高手!”

塞弗斯点头说:“没错,我们估计是藏鼎初境,跟您的境界一样。”

大祭司冷笑一声说:“境界虽然一样,但是我的杀力可不是他能比的。难怪你们要请我出来了,原来是碰到了这么难缠的对手。啧啧,说起来我还真是有兴趣呢。”

大祭司长长呼吸了一声,“我多少年没有碰过像样的对手了,现在还真有些期待啊。”

塞弗斯说:“没错,现在山上人要下山,遗族人也要入侵。我们准备取了灵树去打开地狱之门,让遗族人从那边进攻,跟山上人打一通,这样一来既可转移他们的力量,也可让他们先消耗。但是现在灵树就在李晋的手中,我们根本就没法拿,除了您出手以外。”

大祭司点头说:“那我明白了。”

塞弗斯松了一口气,跟这样的高手聊天实在是太费心神了,幸好已经谈完了。

“三天后,我会回到教廷总部,你先回去。”大祭司说。

塞弗斯原本是想跟大祭司一起回去的,但是他也知道大祭司一向说一不二,不敢忤逆,于是便行了个礼,然后便转身去了。

大祭司就坐在头鹿之上,看着塞弗斯的身影慢慢消失。

“啧啧,要是我这次没破境,杀你肯定要费一番手脚。但是你命不好,偏偏我也到了藏鼎境界了。没办法,既然要找死,那我肯定会成全你的。”

大祭司仰天大笑,那群驯鹿悚然而惊,但是却不敢乱动,只能站在那里听着大祭司的笑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