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8章 吃鸡腿/春野小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与此同时,另外一边的伯特大法师拜访了位于罗马尼亚的某个大峡谷,面对着遮天蔽日的蝙蝠,即使是大道宫的伯特大法师也不敢有什么过激的动作。

在峡谷的悬崖边,分布着很多的洞穴。

洞穴处,正不时有头伸出来。只是这些人的脸看着都非常白,就好像是死人的一样。要是不小心碰到了阳光,这些人便会将头给缩进去,非常害怕。

“弗拉德伯爵,你要是答应我们的这个条件,那么我们教廷将会停止对你们族裔的围杀,并且会找一个合适的时机将你们从必杀的名单给撤去。”

伯特大法师看向了上面坐着有一个人。

他的脸色同样是惨白,散发出死人的阴冷。

无数的蝙蝠就围到了他的上面,将他围得严实,替他遮住了太阳。

“遗族人就快要出来了,如果我们不团结一心,那么这边发生战争的话你们肯定是第一位的。虽然说你们是遗族人的后人,但是他们可从来不把你当成后人看待。在血族人的心中,你们只是他们与世俗女子杂交出来的杂种而已,早已经没有了他们高贵的血统。如果血族人过来,你们绝对是第一个遭殃的。”

弗拉德伯爵开口了,他的声音有些沙哑:“好,到时候我随你们一起去华国。但是此事之后,你们教廷不再追杀我族。”

伯特大法师松了口气,“那是自然!”

弗拉德伯爵挥了挥手说:“到时候通知我。”

伯特大法师行了个礼,缓缓出了这个大峡谷。虽然说他已经是教廷的大法师了,跟弗拉德也打过交道,但是进到这个大峡谷还是有些不适。

要是平常,这两人相见肯定要打个你死我活,但是现在不一样了,有了共同的敌人他们倒还能聊聊天。

伯特大法师这几天就奔波在整个欧洲大陆的每一个修炼者的禁地,对别人来说这是禁地,但是对于教廷的代表来说,这些地方还是可以去的。

伯特收到的信息也都非常一致,这些欧洲的修行者在听到伯特的分析之后纷纷同意,一致对外,先将李晋给杀了,把灵树抢过来。

三天之后,一则震动修炼界的告令响彻整个世界。

“华国修者李晋,于山上人下山、遗族人入侵之时却大肆杀我圣殿骑士及教廷高手,引起内讧,损耗实力。如今我教廷联合欧洲修行界,在此声讨李晋。不杀之,世界将大乱!”

这简短的话一出来,瞬间便到达到了世界的第一个政府。

政府,修行者世家……

这些人纷纷都得了这个消息,一时间整个世界都惊动了。

米国最高首府面前,秘书匆匆将这份文件给送到了首脑面前。

首脑看了看,然后马上便秘密将一些人给召集进去了。

“现在我们怎么办?”首脑也不藏着掖着,开门见山,“事情已经闹这么大了,看来教廷是准备对他动手了。”

“我们不用管。”一个身着黑袍的人缓缓说,“名义上来说,我们还是李晋所保护的。这番是神仙打架,我们不用管他们,不输谁赢都好,跟我们无关。”

首脑苦笑一声,有些无奈地说:“我倒是想李晋赢,虽然说他杀了我们几大供奉,但是总好过教廷那帮人。”

……

华国的最高机构,这份文件也被呈了上去。

几个上了年纪的人就坐在了那里,看着那份文件谁都没有开口。

“这又是对我们华国的一次围剿。”王老开口了,“跟两百年的如出一辙。”

“调集部队,还有告诉修炼者们,做好迎战的准备。”另外一个老人说。

……

不断有修者被告之,不断有人做出了动作。

李晋这个时候还在梅河村,他首先接到的消息是林峥嵘给他的电话,听到之后李晋只是一笑。

林峥嵘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让他小心一些。

接着陆明也到了,陆明的脸色非常沉重,猜也猜得出来,李晋这是跟整个欧洲的修行界在作对。

“这次来者不善啊!”看着李晋那不在意的样子,陆明叹了一口气,开口说。

李晋正在烧烤,而且就在沙滩上。

这是他们开发出的新的项目,沙滩烧烤,别提有多么受人欢迎了。

李晋挑的位置是靠到一边的山体下,倒是没有其他人的打扰,也就是安妮和柱子在那里玩。

“什么时候来者就善过了?”李晋根本就不在意,然后将一支烤好的鸡翼就扔到了陆明的手中,“什么人来了都好,先吃个鸡翅。”

面对着李晋这么大的心胸,陆明只好苦笑,咬了一口鸡翅。

虽然平心而论李晋的手艺不错,但是咬在嘴里陆明还是觉得索然无味。

“来就来吧……”李晋继续在烤其他的东西,“我李晋已经等他们很久了,现在总算是时机了。”

“你要知道,这其实是一场国运之战。”陆明认真地说,他生怕李晋为知道轻重,“两百年前我们输了一次,这也导致我们在随后的两百年人被人欺负。你知道我们费了多大的劲才走到今天这个地步吗?”

李晋缓缓说:“我知道……我爷爷受过的苦……说到底还跟这场战争有关。”

修行界的衰落直接导致了华国在世俗世界的弱势,被世界给欺负,国内经济不景气,直接便影响到了普通人的生活。

李二狗清贫一生,有时候连吃的都没有,这也能算是那场战争的后遗症。

“两百年前的事情我不会让他再重演,其实我有时候会在想一个问题,你说两百年前的事情就该那么过去吗?我觉得不是。”

李晋深吸了一口气,“我李晋一向都不是什么大度的人,这事你应该知道。之前呢一直在这小山村混,想的是怎么跟李大河讨要个公道,所以那时候不是砸他们家玻璃就是赶他们家的鸡鸭。长大后去越州混,那个时候就是想着怎么抢人地盘收收保护费了,也把之前欺负我的人给欺负了回去。后面做生意也是如此,谁看不起我,那我李晋便要找回到这个场子。现在……我成了修行者了,整个国家都在我的面前,那我觉得我应该替它找回一些之前丢掉的场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