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7章 神甫/春野小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罗马尼亚大峡谷之内,弗拉德伯爵就像是旋风一样进了里面,那原本在悬崖洞口边望着外边的一大堆混血都吓得纷纷入洞,对于他们的首领这么早就回来了他们感觉有些不可思议。

没多久,他们便听到了一阵粗重的喘息声,就来自这里最大最豪华的一个洞穴。

其他人面面相觑,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不过在这个时候,弗拉德伯爵的声音从里面传了进来,“快……给我新鲜的血……快点!”

那些人这才反应过来,纷纷去把他们之前抓了却一直没有食用的人类给弄到了洞里去。这些人也不知道关了多久了,一个个看着都很虚弱,来到这里更是恐惧异常。

只是他们却没有任何办法改变自己的处境,刚刚进洞没多久便听到了他们的惨叫声。

外面的人根本就没敢多说什么,只是恐惧地看着里面。

而在东欧的一个原野上,两个男人大惊失色地往前跑,就好像是身后有什么东西在追自己一样。

在更早之前,一道消息便已经传到了教廷的深处。

“此次围攻华国修者,大祭司身死!”

短短的几个字,但是却让整个教廷都已经沉默了下来。

教廷里面,那些圣殿骑士原本是坐在那里等待着好消息的,这么多高手齐至华国,不要说是李晋,恐怕便是华国的修炼根基都能给他们毁了。

但是他们怎么也想不到接到的竟然是这么一个消息,李晋没死,华国修炼界没被毁。

相反,他们教廷的大祭司死了,去围杀华国修炼者的巫王他们也死了!

圣殿骑士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都快吓得摔下椅子了,这么多的高手再加上传说已经进入了藏鼎境界的大祭司竟然挡不住李晋,这是什么恐怖的实力?

教廷都快要乱了,剩下的两大法师也都愣住了。

这次他们以为是十拿九稳,没想到还是让李晋给杀穿了过去。

而且,这次死的人是他们的大祭司,传说中战力无穷的大祭司啊!

“禀报陛下!”两个大法师都没有过多纠缠,马上便作了这么一个决定。

大祭司的死十分让人震惊,他们大法师已经没有资格去处理这件事情了,所以就只能找教皇去处理这件事情。

李晋在下午黄昏之时便已经到达了京城,大战在即,他也管不上什么了,直接千里而去。

李晋来到了林剑青的府上,对此林剑青是率领罗海天还有韩尚他们一起来迎接李晋的。

见过之后李晋便进了林府。

三人虽然是李晋的前辈,但是对于李晋早已经是佩服得五体投地了,言谈举止根本就不敢以前辈的态度来说话,相反显得非常谦恭。

“我今天来这里只是给你们打一个招呼……”李晋坐了下来,虽然他不喜欢这样有距离感的谈话,但是他知道这三人是真的对自己有敬仰之情,恐怕说了也没有什么改变,干脆就绝了让他们轻松一些的心思,而是直入正题。

“我这次要进入欧洲,直接去找教廷说说道理。”

虽然已经猜测到了李晋的来意,但是听到他亲口说出来,他们还是有些感慨。

“其实,现在可能并不是一个好的时机。”韩尚开口说。

李晋喝了口茶说,“只怕现在全天下都是这么认为的,不过我李晋不在意。教廷这么大,势力这么深,应该在我们这边也有分部吧。”

“就在静海区罗仁路那里有个教堂。”罗海天回答,“那里正是教廷在京城的据点。”

李晋点了点头,然后说:“好,我知道了。今天晚上我会出发,至于什么时候到教廷,要看我的心情。你们继续盯着山上人那边。”

三人只是点头,并没有过多说其他什么。

李晋放下了茶杯,坦荡地便出了大门。

三个老家伙就这么看着李晋的身影,说不出的意味。

有一句少年英雄意气散,当如最好注解。

静海区罗仁路还算是很僻静的地方,李晋去到那里的时候正巧已经是晚上了,大街小巷都是灯光。

不过罗仁路那里还算好,特别是一到晚上便更显安静了。

教堂其实很好找,李晋根本就没费什么劲便找到了这么一个地方。

李晋进去的时候正巧便看到了一个人走了出来,看样子应该是教堂的人。

李晋走了过去,那人听到了脚步声,马上便对着李晋投来了眼神,笑了笑。

李晋走进了教堂,那人跟着便也进来了。

“先生,有什么我可以帮您的吗?”那个男人虽然长着一副外国人的模样,但是说出来却是很流利的华语。

李晋坐了下来,看着这个神甫缓缓一笑说:“神甫,我有些问题,怎么想都想不通,所以想请教一下神甫一下。”

神甫微笑说:“先生有什么烦恼可以对我说,神会对先生的诚心感受得到的。”

李晋掏出了一把折叠刀,就那么放在了桌子上。

神甫看到了那把刀,脸色有些不自然了起来。

李晋一笑,却并没有收起来,而是缓缓问:“神甫,你说这个世界的道理是由拳头大决定出来的还是由争辩出来的?”

神甫愣了一下,显然是没想到李晋竟然会问这么一个问题,这好像不按套路出牌啊,难道你不是遇上了什么对不起别人的事情,然后找我来解诉苦吗?

“我们华国有句俗话叫道理不辩不明,多少年来我都觉得是这样,这个道理应该是辨出来的。就算不是这样出来的,但是也不应该是拳头打出来的。”

李晋不等神甫回答便已经自顾自地回答了自己的问题,“我相信你们欧洲人应该也相信这一套吧,毕竟你们是最擅长语言诡辩之术的。”

神甫有些尴尬,呵呵一笑说:“那先生到底有什么烦恼之事呢?”

李晋略带歉意地说:“不好意思啊,我只是开了一个头。其实我在这里来就是想问一句,以别人的死亡来换取自己的生存空间,这够不够无耻?”

神甫又是一呆,心里一千头草泥马在奔腾而过,我不是来给你讲哲学问题的,我是个神甫……我是来开解你的。

神甫的脸色变换非常精彩,好几分钟后才压抑了暴怒的心思。

【作者题外话】:说几句:昨天因为我疏忽大意,漏发了一章,所以章节有些错乱,在这里给大家道个歉,现在已经全部顺畅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