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8章 死气/春野小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要说这个够无耻吧,我也认同。毕竟人为了自己能活下来,能杀鸡能杀猪。”李晋还是没让神甫有开口的机会,继续自说自话。

“但是人嘛,始终跟动物隔了一条界线,而这条界线,应该就是我们跟动物的区别了。所以从另外一个意义上来说,人为了生存而吃鸡吃猪,该受到鸡狗的唾骂,但应该不至于被人自己唾骂。对吧?”

神甫刚想说对。

但是李晋却又点头,“没错,应该是这么一个说法。”

神甫面部抽搐,差点就要暴走了,你是神甫还是我是?

“但是现在有这么一群人,为了自己的生存而去残害别人。不对,应该这么说,他们为了拖延自己被攻击的时间而想将另外一扇门大打,祸水东引,你说这种人够不够无耻?”

李晋反问,就那么看着神甫。

神甫一惊,下意识地便退后了一步。

李晋笑了,有些嘲讽,“看神甫的意思,应该知道些我说的是什么了,真是很荣幸,我是一个并不会怎么做比喻的人,也不会讲什么道理,但是没想到神甫先生一下就听明白了我说的话,我很欣慰。”

神甫这才镇定了一下,呵呵一笑说:“先生,其实我并不清楚你说的是什么。”

李晋看着他,认真地说:“卡佛神甫,我说你是教廷派在这里监视华国修炼者的人,应该没错吧。”

卡佛神甫脸色一变,他从李晋的身上感觉到了杀意。

“放心,我不是来杀你的。”李晋却向他摆了摆手,那全身的杀气瞬间便松懈了下来,“我来这里来告诉你一个不大好的消息,从现在开始,你已经被逐出我们国门。我要你要最快的速度离开这里,滚回到教廷去。去给教皇带一句话,告诉我李晋会找他,亲自上门。让他把把教廷大门大开,自毁其道,不然我上门之日,便是你们教廷毁灭之时。”

李晋身上的杀气虽然已经收敛了,但是说到后面还是很自然地便流露了出来,特别是最后一句更是杀气四溢,收都收不住。

卡佛神甫自认境界也不低,但是面对着李晋的这一句话和这一身的威压,竟然瞬间便变了脸色,大汗淋漓,看着便像是从水里刚捞起来似的。

不过他也没有过多废话,只是看了李晋一眼便不再言语。

“告诉教皇,我叫李晋。”李晋站了起来,撂下这么一句话,“晚上一点之前如果你还没有出了国境,那么你这辈子便不用再想出国境了。”

卡佛脸色大变,因为李晋的名头实在是太大了,他说过的话绝对是能做到的,不可能是吓自己的。

李晋出了教堂,甚至连头都没有回一下。

虽然没有看到卡佛的后续动作是什么,但是李晋猜都能猜到,接下来卡佛肯定就是逃离这个地方吧。

李晋给完这个家伙一个警告,并没有多管其他的事情。

一个小站边,一列从图尔恰开往奥拉迪亚的火车停了下来。

已经是晚上了,车站里看起来阴森森的,就好像是没有一个人那样。

车门打开,一个脸色惨白的人就那么走了出来,然后看了看。

远远的有一个高大的年轻人背着一个包走了过来,因为实在是有些暗,再加上这个年轻人就戴着帽子,并不能看得清楚他长的什么样子。

真是可惜啊,这站竟然就这么一个人。

列车员有些可惜,这次是国家特别容许他们这列车往他们想去的方向去的,本来他们是想要装上满满的一车,可是没想到这个站却这么少的人。

年轻人很快便到了列车员面前,递上了车票。

列车员甚至都懒得看一眼了,直接便挥手让年轻人进去。

年轻人笑了笑,收起了车票,然后看向了列车里面。

列车的门口处站着一个胖胖的人,看着好像脸色红润的样子,但是年轻人看上去这个列车员却是一身的死气,就好像是腐烂的尸体弥漫在空中一样。

死气。

没错,这就是年轻人从他们的身上闻到的气味。

“赶紧进去!”列车员用标准的罗马尼亚语呵斥。

年轻人走了进去,扑面一股陈腐的味道朝他的鼻子里面钻了进去。

随着他进去,火车门嘭的一声便关上了。

那个列车员就像是看死人一样看着他,笑得特别阴冷。

年轻人搓了搓手,然后也用标准的罗马尼亚语问:“我的座位在哪?”

列车员愣了一下,显然没想到这个亚洲人竟然还能说这么标准的罗马尼亚语。

“跟我来!”列车员沉着声音说,然后便抬起了腿在前面带路。

年轻人紧了紧脖子上的围巾,这里实在是太冷了,连他都得戴上一条围巾。

“在这里。”没多久便到了,列车员指着一个空座位给他看。

“谢谢!”年轻人对着列车员笑笑,然后便坐了下来。他将围巾取了下来,可以看到里面那有些黝黑的皮肤。

列车员的舌头情不自禁地便伸了出来舔了舔,不过他很快便回头离开了。

“你是华国人吗?”年轻人刚坐下,便听到一个有些惊讶地声音说。

年轻人抬头一看,原来便在自己的对面坐着一个年轻女子,看着不过是二十一二的样子,正一脸热络地看着自己。

没错,她也是一脸亚洲人的特征,更重要的是她完全就是用华语问的。

年轻人笑呵呵地回答说:“没错,我是华国人,对了,我叫李亚日。”

“噗嗤!”年轻女子身边还坐着另外一个年轻男人,这个时候正在玩手机,但是听到年轻人的名字后却毫无克制地笑了起来,“笑死我了,竟然还有人用这么搞笑的名字,李亚日……你爸是怎么想的,给你想这么一个名字?”

李亚日,也就是李晋舒服地一躺,反正这一排也没有什么人,他也感觉到有些累了。

“这名字是我自己取的,跟我父亲没有关系。”李晋说完便不再跟年轻人搭话,竟然还很自然地便闭上了眼睛好像准备睡觉了。

“切!”年轻男人本来还想好好嘲讽一下李晋的,反正坐火车也很无聊,没想到李晋竟然不搭茬,心里骂了一声便继续玩手机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