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5章 不甘心的弗拉德/春野小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关于藏鼎这个境界,对于山下人来说,其实这一直就类似于传说般的存在。

华国的世俗世界里,西北的秦老太爷是一个异数,跻身伪道宫,那几乎是世俗世界最高的境界了。

而罗海天和林剑青因为一直身受疾病的煎熬,多年来一直都止步在入道,也是在李晋的帮助之下才真正踏入了道宫境界。

而在道宫初境之后,有一片宽广的境界区域是无人踏足的,至少在华国是这样的。

但是林剑青和罗海天谈及藏鼎境界之时,有一个共同的认知,那就是藏鼎杀人,一言即可,或者说一眼即可。

人们通常形容一个人恨到极点会说如果可以眼神杀人,那么这个人早已经死了无数遍了。

而到藏鼎这里,真的就可以办到。如果他想杀你,那么看你一眼便行了。

李晋看了这些人一声,同时又对着他们吐了一句如春雷平地起的声音。

于是,这些人都死了。

这些半血族人杀过很多人,甚至还有些是修道者,但是他们从来都没有见过如此厉害的一个人,便是他们的首领弗拉德伯爵都没有。

在李晋那一声大喝之后,他们下意识地便后退了好长一段距离。

只是李晋显然没有准备放过他们,他只是跟进了前去。

弗拉德伯爵在让他们攻击李晋之后便以最快的速度逃逸了开来,准确地来说,这些天躲在洞穴里有一部分是原因是受了些伤,但是还有一个更为重要的原因,那就是他害怕。

那天李晋连杀三大高手,而大祭司又被伊斯洛娃偷袭结果处在下风,他的心里已经有了一个巨大的阴影。

他可以确定自己绝对不是李晋的对手,所以便施展了逃逸之术,便是连大祭司都顾不上了,没有什么事情是比自己的命更重要的。

只是他以为李晋不敢追来欧洲,没想到竟然还真就追来了。

他也不认为就凭着自己的那些族人就能将李晋挡住,所以他再次发挥了逃跑的特长,将族人给指挥过去攻击李晋之后马上再次出逃。

只要自己还在,这个族便不算灭族。

弗拉德伯爵心里这么想,同时也有了一个去处。

现在天下之大,就只有教廷能护住自己了。

大祭司虽然死了,但是教皇还在。

大祭司死了,教廷肯定会对李晋发动更为猛烈的攻击,他们肯定也会需要自己。

他回头看了一眼大峡谷那里,便见那里有一道白光升起,就好像是有什么东西从那风景点拔起而起一样。

他下意识地打了一个冷战,这个地方肯定是不能待了,他要以最快的速度赶回到教廷去。

弗拉德伯爵甚至都没有再多看一眼,然后再次狂奔而去。

大峡谷内,一片火光冲天,李晋就站在悬崖边上,那把折叠刀上早已经被洒满了鲜血,就好像是刚刚从血库里拿出来的一样。

李晋就站在那候那里,看着下面火光冲天,将下面那一片肮脏不堪的地方给烧成灰烬。

这个世界,有两样东西是最好的。

一是水,大水刮过,可洗刷掉一切的罪恶。

二是火,大火焚烧,可烧掉一切肮脏的东西。

李晋已经不知道这里到底死了多少人,但他知道绝对是很多很多的。

下面还有些人半血族人没有死,在火光之中伸出了双手,似乎是想让李晋救他一命。但是李晋只是木然地看着他,半点下去救他的心思都没有。

良久之后,看着那里的火光越来越小,李晋极目看去,确定这里再没有任何一个漏网之鱼,这个时候他才起身离开了。

教廷总部之内,气氛不一样的压抑。

大祭司身死,由教廷组织而成的第二次倾天下之力攻击华国,结果就这样草草收场了。教廷作为这个世界中最大的修炼者门派,就这样被李晋狠狠地打脸了。

当然,现在教廷里面众人齐聚的原因是因为长年潜伏在华国京城的神甫被李晋给打了回来,并且说有重要的事情要跟教廷汇报。

不但是两大法师到齐了,便是连教皇都到了。

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教皇终于出现了。

所有人都顶膜拜,这是他们的精神图腾。

教皇看着有些苍老,不过也就是头发而已,但是他的脸还看着很年轻,看那样子也不过四十左右。

当然,教皇肯定不止这个岁数,只是他显得年轻而已。

神甫就站在下面,恭敬地对着教皇行礼。

“那个异教徒者要你跟我说什么?”教皇坐在上面,高高在地上看着下面的神甫。

神甫正要开口说话,突然间外面一阵阴风传来,所有人都不禁后退了两步,这股阴气太浓了,让他们极其不舒服。

“弗拉德!”伯特看到了来人,顿时便怒声说,“一个神之罪人,竟然敢闯我们教廷!”

虽然说他们这次私下有合作,但是弗拉德一直都是在他们教廷的黑名单里,毕竟吸人血这个事情是很不好的行为。

“李晋来了。”弗拉德伯爵的脸色非常难看,“他已经到达了欧洲,就在罗马尼亚,把我的大峡谷给毁了。”

他从罗马尼亚逃到这里,原本他是根本就不会到这里来的,但是他也明白如果自己不来,那么这个世界将会再无任何一个地方能保护住自己。

“好大的胆子。”伯特深吸了口气,没想到李晋在杀了这么多人之后竟然便要直闯到欧洲来了。

“你把话说完。”教皇只是皱了下眉头,然后对着神甫说。

神甫就站在弗拉德的身边,猛然间他好像是深吸了一口气,这口气就像是他困了好久,终于可以睡觉了一样。

便在这个时候,一道剑光从神甫的身上穿了出来。

那道剑光瞬间便将宫殿给映照得亮白无比,类似于明月悬空。

一道虚无的剑从神甫的身体里飞起,直接便飞到了旁边的弗拉德身上去,根本就没有令他们反应过来,这道剑光便已经直接刺到了弗拉德的身体里面去。

神甫张大着嘴巴,然后倒下去死了。

而弗拉德伯爵低头看着插在自己胸口处的那把光剑,他的嘴角抽搐着,本来以为逃出了李晋的控制范围,没想到竟然会死在这里。

“我……不甘心!”他吐出这几个字,就那么倒了下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