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7章 带你飞/春野小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嘭嘭几声,那三个人同时都掉了出去,摔在地上,脸上再也没有了那种高高在上的姿态,更没有什么半分绅士的风度了。

相反,他们这个时候一个个都灰头土脸的样子,看着跟小瘪三也没有什么区别。

李晋看向了那个服务员说:“怎么样?我有资格在这里喝咖啡吗?”

服务员已经吓得手都在颤抖了,看着李晋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你们谁还想赶我出去的?”李晋又看向了那些一个个都文质彬彬的所谓绅士,很客气地问。

那些人先是一呆,然后全都将头摇得跟风铃一样。

李晋哦了一声,笑呵呵地说:“啧啧,看来绅士不绅士还是取决于拳头够不够大。只是很不凑巧,我李晋的拳头就是比别人大一些。”

那些人被李晋这么一说,顿时便满脸通红。

李晋回头,看向了那个国人。

“你什么都好,就是这张脸不好看。”李晋过去拍打着他的脸,虽然不是打人,但是这势头也不小。

那人都呆了,什么时候华国人这么牛逼了,竟然都敢在外面跟人随便动手了。

“你就不该长这张华国人的脸,我觉得你不配。”李晋最后一掌可就用大力了,啪的一声直接将那个家伙给拍倒在地。

嘭的一声,他一下子就倒在了地上,抚着五条血印的脸根本连话都不敢多说一个。

“你敢……这里是教廷的地方,你这是在亵渎神!”那个华国女人低吼了起来。

李晋啧啧说:“所以说这人贱啊,就是没药医。难道你以为我刚才打的是四个男人便不敢打女人了吗?错了,我李晋照打。”

说完李晋又啪的一声甩了过去,那个女人咚的一声跟着也摔倒在地。

“以前我也不打女人的,总认为女人势弱,我们这种男人应该让着点。不过后面我发现了一个问题,这个世界不应该分男人女人,而应该分为贱人和非贱人。贱人都是一样的,不分男女。所以后面我的规矩改了,只打贱人。不好意思,那一巴掌下去的时候我根本就没把你当成女人,只是当成了贱人。当然,如果你以你那充满优越感的绅士法则来评价我,我也不在乎。但是我劝你一句不要说出来,因为你心里想想就罢了,我不会打你。但是如果你说出来,那可能我又会动手了。”

李晋一脸认真的样子,根本就没有开玩笑。

女人这个时候是真怕了,只是看着李晋根本就不敢多说什么。

这个家伙不走寻常路,人家跟他说绅士,他跟你讲拳头。这个世界就是这样,拥有说话权的人制定了一大堆的规则,让你按照规则来。但是这个规则早就被他们玩透了,要是跟着他们来那就没法活了。

李晋早已经看透了这一切,对于这样的人或者是这样的事情李晋从来都是不屑的。

“神会诅咒你的!”女人最终还是从嘴里挤出了几个字。

“我希望他能听到你的话。”李晋很认真地说,不过马上他又看向了那个华国男人,“你心里一定是这么想的吧,好吧,我就多麻烦一下,让你亲自去教廷问问。”

说着李晋就弯下了腰,他伸出了手,将那个男人给提了起来。

男人开始慌张了,这个年轻人刚才踹那外国佬几下的本事可厉害着呢,肯定不是个普通人。

“不关我的事,我错了……”他哭丧着脸求救,在李晋的这一抓之下,他竟然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什么力量可使。

“错了?跟你的主子去说吧。”李晋只是一笑,然后他抡圆了胳膊,猛然间便朝前面砸了过去。

嘭的一声,那些玻璃窗瞬间便被打破,男人穿过了破碎的玻璃窗,飞向了天空。

一般人能将一个大活人甩出去几米已经算不错了,但是这一下远远不止几米,那个男人从玻璃窗飞出去之后便直接形成了一个抛物线,好像要往某个方向飞去。

里面的人都呆了,震惊地看着李晋。

刚才还在叫嚣的人这个时候都闭嘴不言了,看向李晋的脸上有了一丝惊惧。

李晋看向这些绅士,投来了很关怀的眼光问:“各位也想飞一下吗?我送几位一程!”

那些绅士吓得赶紧摇头,然后小跑到了一边,再也不敢大放厥词了。

李晋看向了服务生,很霸气地说:“不好意思,因为你们这些白痴会员的原因,我那半杯咖啡洒了。因为是你们引起来的事情,所以我在这里要求你给我补齐那半杯咖啡。当然,你也可以不补,不过我保证下一秒躺在地上的肯定有你这么一号人。”

服务生看到李晋如此勇猛且出手如此狠辣,哪里敢多说什么,立马就点头去了。

李晋重新坐了下来,看向了男人消失的方向。

他轻轻一笑,然后说了一个字……啪!

在几条街外的教廷总部,一众人等正在里面谈事情呢,突然间祸从天降,一个东西就从上面掉了下来。

教廷的上面好像没有给这个人影造成什么阻力,啪的一声,一个人砸了下来,正巧就砸在了其中一个圣殿骑士的身上。

那个圣殿骑士吓了一跳,幸好是一个高手反应快,一下就让了开来。

那个男人顿时啪的一声便落到了地上,哇的一声吐出了鲜血。

幸好李晋刚才出手拿捏了分寸,落地时让他缓冲了一下,要不然这一下非得摔死不可。

“乱闯我教廷!”骑士被吓了一跳,有些恼羞成怒了,立马就指着这个男人说。

“不关我的事情……”男人想站起来,但是看着这一屋子的人吓了一跳,就赶紧解释。

“教廷不可辱!”但是那个骑士却森然地看着他,“没有教皇的命令,你怎么敢进教廷,而且还把我们教廷上面几百年的圣画都给毁了,你死不惜!”

骑士说完,手中的重剑锵的一声便已经出鞘了,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停顿,就那么刺到了他的心脏处。

男人瞪大着眼睛,紧紧地看向了侧边的上面。

那里坐着一个男人,他头上佩戴着一顶王冠,手中抓着一根权杖。

那是教皇……可是教皇不是爱信徒的吗?为什么会容忍别人在自己面前杀了自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