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8章 你想笑死我继承我的半杯咖啡/春野小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个男人就这么死了,但是他临死的时候却看到了一个人影站到了自己撞破的天花上,那个年轻人正拿着一杯未喝完的咖啡,看着自己在那里笑。

他的脸上有些遗憾,也有些鄙夷,更多是一种不屑。

“啧啧,好手段啊!”那站在上面的自然就是李晋了,“虔诚的信徒从外面飞进来,你们问都不问一句便抬剑杀人,教廷……厉害啊!”

李晋这一句话瞬间便将他们给吓了一跳,全部人都抬头看向了上面。

地上躺着三具尸体,除了刚才飞进来的这个男人之外,还有神甫和弗拉德伯爵的。

教皇的气势陡然间上升,一下子便要将李晋给包围住了一样。

李晋感觉到了一股巨大而浩瀚的力量将自己给涌了起来,就好像是惊涛骇浪一样。

李晋却并没有慌张,而是轻轻挥了挥手,那动作就好像是在拍掉灰尘一样。

于是那股浩瀚的力量就这样被李晋给挥了开来,给李晋让出了一个巨大的空间。

他一个纵身,然后便落到了下面。

人至,咖啡还温。

“这也算是得偿所愿了吧。”李晋低头看了一眼那个早已经死去的国人,叹了一口气。

“你是谁?”刚才一剑杀死男人的骑士看着李晋,感觉这人有些面熟,但是又想不出他是谁。

这并不奇怪,就跟华国人看欧美人脸形都是一样是一个道理来的,他们虽然看过李晋的照片,但是毕竟不熟。

而且李晋今天的打扮跟之前也有些不一样,换上了一身大衣,看着竟然还像有几分像是从以前时代过来的遗老。

“你们千方百计想要杀我,我今天送上门来了,你竟然还问我是谁?”李晋笑了,然后脸色一寒,“真是该死。”

死字一出口,一道由他的声音所组成的东西瞬间便冲到了那个人的面前,然后那人便什么都没有感觉到。

一道光从他的身上穿过,那人哗的一声便人头落地。

一言杀人!

李晋只是看着他们,再次喝下了一口咖啡。

“大胆!”两大法师同时掠向了李晋,妈的,这个人还能是谁,可不就是他们商量着要对付的李晋吗?

李晋呵呵一笑,面对着来的两大法师,他只是轻轻吐了一口。

口的咖啡瞬间便凝聚成了实质的东西,瞬间便扑到了他们的面前。

劲风袭人,两人都感觉到了一股杀气,下意识地便要往旁边躲避过去。

但是一个人影飞快地上前,一掌便将右边的伯特大法师给抓住了,然后用力一扯。

伯特大法师只感觉身上一阵剧痛传过来,他骇然就要将抓住自己手的东西给甩掉,但是谁知道根本就无法甩掉,这东西就好像是长在了他的身上一样。

一瞬间,伯特大法师便爆发出了一股无上的杀意。

大道宫!

但是一股比他更为强盛的气势从李晋的身上涌了出来,瞬间便将他身上的气势给灭杀。

“啊!”伯特大法师惨叫一声,一阵血气从他的身上散开,直接便洒到了四周。

一条快到了极致的人影瞬间便到了伯特大法师的面前,猛然间便轰出了一掌。

轰的一声,整个大地好像都在颤抖。

两道人影分开,中间就留下了一个断了一臂的伯特大法师。

李晋拂了拂衣衫上的血,然后看向了刚才攻击自己的那一个人。

没错,就是教皇。

教皇的眼睛非常可怕,就好像是很多天没有睡觉,眼角充血一样。

“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到我们教廷来杀人,你这个亵渎神的恶魔。”教皇开口,声音有些沙哑。

李晋却针锋相对,对于这个整个天下都需要仰视的大修者没有任何气势上的气馁,反倒是如一把出鞘的宝剑,随时都要斩上一剑似的。

“如果算上罗德骑士跟我第一次在京城的对峙开始算起,你们教廷应该总共有四次对我下杀手了。”

李晋没有搭理教皇的茬,而是自顾自地说了起来。

“那是第一次,后来在你们大法师之后又进行了两次,那已经是三次了。到了第四次,也就是你们召集天下修者围我华国修者,原本是想把我斩杀在梅河村,然后再对华国修者大开杀戒。你们甚至还怂恿了日国以及南亚的修者来捣乱,只不过棋差一着,被我差点团灭了。嗯,你们已经总共四次对我下了这样的狠手。我就想问问,我杀你们一次,而且就上门杀你们一次,那又怎么样?”

李晋聊天的风格永远都是这样,跟着说着好像是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到时候再反问一句。

可是这一句问得很有力,因为他前面有足够多的事实来衬托他的这一句反问。

教皇深吸了一口气,缓缓说:“我教廷之意自有神授,难道还需要向一个区区凡人解释?”

“哈哈!”李晋放声大笑,就好像是听到了一件十分好笑的笑话一样,他端着咖啡杯,慢慢地止住了笑声,然后再以一种非常严肃的语气问:“你是想笑死我,然后继承我的半杯咖啡吗?”

我艹!

整个教廷里面的人都一副便秘的样子,他们实在是没想到李晋竟然会这么说话。你丫开玩笑呢,就你那半杯咖啡谁他妈想要啊,人家教皇拥有的东西不比你那半杯咖啡多多了?

他们一脸蛋疼模样,恨不得将眼前这个人给砍死。

教皇的涵养非常不错,看得出来,这个年轻人是想激怒自己,他不想钻进李晋的那个圈套去。

口舌之利而已,他教皇纵横世间这么多年,不会连这些都瞧不出来。

“我教廷秉承神意,继承的是神之法谕,你区区一个凡人如此大逆不道,难道就不会愧疚吗?”教皇问。

李晋呵呵一笑,摇头说:“我李晋自生下来起,便不知道愧疚为何物。我不做亏心事,何惧鬼敲门啊。倒是我听过一句话,也不知道恰当不恰当。都说那些信神啊鬼啊的人往往都是做过最多亏心事的人,因为他们怕,所以才拼命信。以前我不相信,现在我信了。”

“狂妄!”

“胡说!”

……

这一句就像是击到了他们的痛处一样,其他人纷纷出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