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9章 凭你也配/春野小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李晋说这话的时候坦坦荡荡,便是那笑都带着七分纯真,剩下三分只是嘲讽。

但是听这话的人却是莫名紧张,他们虽然号称神之奴仆,但是面对着这样凡夫俗子的质问,身上却神气全无。

你高高在上,需遮遮掩掩地成为山上仙。

我低入尘埃,却坦坦荡荡地混成红尘人。

教皇看着李晋,缓缓说:“一介凡夫,不知愧疚,那是对于你自己所犯下的恶无从知晓而已。我神宽恕,所以才容下你今天在这里大放厥词。”

“哈哈!”李晋终于将咖啡杯给放下,剩下的半杯已经让他给饮尽了,他心里有些可惜,真是的,按照评书上来说,现在自己应该喝的是一大坛的竹叶青,而不是这难喝的咖啡啊。

可惜了,这帅爆天际的时刻竟然没有酒来助兴。

“我是凡夫无疑,我李晋也从来没有什么兴趣把自己说成神,因为我脸红,我也不愿意。至于说我不知愧疚,说我不知道自己犯下的恶。现在想想,我犯的恶也不过是打小跟李东方抢东西,落后了就揍他一顿。长大后,也就是在越州跟人争地盘,动动刀子。虽然说我李晋狠,但是其实我每次打架都极有分寸,能把他们打到不能动手,但是很少伤人性命。所以要说我不知道自己犯下的罪恶才致不愧疚,其实我是不是服气的。因为我知道啊!但是这算什么恶,相比你们这种排除异己的做法,动不动就杀人来说,我觉得我简直就是一个大好人。”

“那你杀了我们那么多人呢?就在刚才还杀了我们一个骑士!”有个家伙听着李晋的话,就像是在听一个异教徒的谬论。

李晋看着他,脸上的嘲讽更是无比强烈,“你觉得区区杀了一个人渣,我会感觉到罪恶吗?不对,我从来不认为杀这么一个人渣会感觉到愧疚。”

“你!”李晋这句话不但是把他自己给摘出来了,而且还把他们说成了人渣。

李晋伸了伸懒腰,从腰间取下了折叠刀,对着他们笑了笑说:“这是我第一次来欧洲呢,目的就是冲着你们来的,你们可别不给我面子啊。来来来,说上这些废话也没有用。秦琼战关公,原本就是一个笑话。我们生活在两个不同的频道,你有你的价值观,我有我的价值观,说出来的话就跟马嘴对牛头。但是世间事嘛,有一个是绝对的,那就是手中的拳头。这是你们告诉我的,那我今天就以拳头跟你们论论英雄。”

说着折叠刀已经弹了开来,刀尖点在了地上。

李晋看着周围的人,如阳光般笑了起来。

下一瞬间,他的笑容瞬间便已经凝固了,但是他手中的刀却跟他的笑容形成了反差,在这个时候爆发出了惊人的气势。

李晋的眼睛流露出了一股杀气,直冲斗霄。

一刹那,李晋便朝着教皇冲了过去。

他提起刀,那股灿烂的光芒就向着教皇的头砍了过去。

这道刀光亮起的时候,刚才李晋所在的那个咖啡店里的人都已经惊呆了。

那个年轻人在拿走那半杯咖啡之后撂下了一句话:你们的神,只是你们心的神而已。今天我让你们看看,神是什么样的。

那些人心中只是害怕李晋的实力而已,但是下意识地都把他当成了白痴。

李晋大笑而去,然后就一掠而过。

他们张大着眼睛,因为李晋就是那么飞过去的,而且就飞向了教廷的方向。

竟然也是个神!

那些之前对李晋大声呵斥的人吓得脸都白了,生怕李晋会再回来跟他们算账。

但是这道亮光亮起来的时候他们的眼睛都散发出了一股光芒,这个人竟然真的去找教廷的麻烦了,这得多么猛啊!

同时他们又有些庆幸了,幸好自己还没怎么得罪他,要不然被他给一刀切了那可就太不值了。

他们所不知道的是,就在那一道光散后,整个教廷里面的其他修者都差不多感觉到了一股巨力的挤压。

而在这之后,教皇伸出了手中的权杖,发出了一缕不弱于李晋手中光芒的亮光,李晋的刀光刺入,两道光相交,更是发出了灿烂而夺目的光芒。

众人只是看了一眼便觉得眼睛受不了了,纷纷便将眼睛给闭上,生怕这道光将自己的眼睛给弄瞎。

但是当他们张开眼睛看时,却发现那交手的两个人已经消失了。

没错,教皇所站的地方空空如也,李晋和教皇都已经消失不见,好像从来就没有来过似的。

他们都愣在了那里,他们去哪里了?

某个不知道的神秘区域,李晋正和教皇对峙着。

李晋依旧是保持着拎刀的样子,而教皇站在那里,权杖微微横在前面,将自己的胸前给挡住。

两人就好像没有经历过刚才的交手一样,彼此对视着。

“世俗修行者的巅峰也不过如此了吧……”李晋看着教皇,点了点头,“高于藏鼎初境,甚至有可能达到了藏鼎中境。山上人不下山,便以你境界最高了。”

李晋这个时候才明白为什么华国被人压得死死的,教廷就藏着两个藏鼎境界的大修者,要知道华国可是连一个道宫都难寻啊。

虽然说这是因为华国的山上人不掺和世事,但是也说明了教廷的强大。

“你也出乎我的意料……”教皇开口了,看着李晋,“不过到现在我依然看不透你的实力。”

李晋呵呵一笑,然后看着他说:“我比你低那么一点点,还没到中境。不过我的杀力可以秒杀你!”

李晋境界是在藏鼎初境,但是他却感觉自己随时能到中境。

当然,不管是不是中境李晋都不大在意,因为他厉害的不是境界,而是那种从不停的拼杀出来而练成的杀伤力。

越级杀人对于李晋来说都问题不大,遇上只是小压自己一头的教皇李晋更是不在意。

“你现在成了信徒,我可以放你一条生路。”教皇的眼睛有带着一股怜悯。

“真以为自己是神,可掌握别人的生杀大权了?”李晋嘲讽地笑了,“就凭你也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