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0章 养刀/春野小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李晋说出这两个字的时候就动了,他拉动着刀。

很奇怪,这明明就是一把并不重的刀,但是在李晋的手中却好像是有着千钧重一样,他走得非常慢,甚至有些像是受过重伤的人那样蹒跚前行。

这真的是一把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刀,不知道出产在那个工业流水线。

但是这把刀的运气比较好,一路过来斩过无数高手,有些甚至是被视为天上仙的。

而现在,这把刀正要陪李晋去斩杀这个号称是神之仆人的人。

但是面对着这样的李晋,教皇的脸色却非常凝重,根本就没有半分轻视的意思。

在他的眼中,李晋这样的步伐远比他走得快要可怕,因为他这样走过来,将所有的力气都凝聚在了自己的身上,根本就没有浪费一点力量。

这样可怕的凝聚力如果到最后出手那会是怎么样的可怕一击,这个道理只要是个正常人都懂。

李晋走得慢,脸上却也非常淡定。

一步一步过去,两人的距离也在他的一步一步之下开始拉近。

就在两人看着只有二十步左右的时候,李晋就好像是被人禁锢了很久一样突然间便挣脱得自由了,猛然间加快了速度,一下子便到了教皇的面前,迎着他砍下了那一刀。

教皇举起了手中的权杖,当的一声,两者相交,李晋身形便往后飞,而教皇也被这一刀给击退了好几步,这才站稳。

不等他换气,李晋第二刀又至。

遥远的东方,梅河村里。

教完学后闲来无事的老先生正寺在乌山下面的一条小溪里的一块石头上,他好像是听到了撞击声,回头向着西方看了看。

“我知道你的意思,你本意自己就是一凡人,不屑用什么神兵利刃,所以那把折叠刀即使是再烂,你也将之带在身边,不寻求什么神兵。但是从战力上来说,神兵毕竟是神兵,肯定是比普通的凡铁要厉害得多,所以你这个选择从个人上来说并无不妥,但是从战力上来说,的确是个劣势啊。”

老先生看向了小溪,小溪处,正有一把刀躺在溪水里,正在接受着溪水的洗礼。

这是一把很普通的刀,从造型上就可以看出来了,没有过多的设计,不管是流线或是刀把,都极其朴素。

而且这把刀的周身看着也非常普通,就像是锅底的那种颜色,看着有些黯淡。

“我走过的路很多,见过的人家也很多,教过的学生更是不计其数。读书人讲究行万里路,想来我是够了。走一地而见其人,每过一地我都会跟人要些铁器。不管是山间老家的废旧柴刀也好,或是城市大户的菜刀也罢,或者是平民所用的锅底也行,我一概不拒。这么些年来,虽然是个书生,倒也做了一个铁匠做的事,从那几千几万斤的废铁中生生炼出了这把刀。”

“我不是什么名匠,只是天地间一读书人而已。自古读书人都从红尘中出,回归到红尘中去。化道成仙,或是立地成佛,那不是我们读书人求的。我们只求一个万世太平,一个滚滚红尘。所以我炼的并不是什么铁,而是红尘。”

“其实说来说去,你跟我走的路子是一样的,只是你活得时间不够长,所以不够想得那么多。这把兵器我是没有机会再用了,以后总是归你的。读书人嘛,总归是手无缚鸡之力看着还像样一些。此刀虽然还没有炼成,但是也有了几分气势。以后这可是要斩天的刀,倒不如先给你试试手,不然哪天要是突然间给你了,你倒不会用,那我这个炼刀人就尴尬了。”

老先生说到这里突然间便笑了起来,特别是看着静静躺在溪水中的刀,越看越欢喜。

不过在这个时候他却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再看他的脚,原来竟然还赤着脚。显然刚才他是下过水,还没有穿过鞋子。

他拿过一直静静躺在石头上的鞋子,拍了拍上面的蚂蚁,这才轻轻穿上。

那是一双再简单不过的布鞋,甚至都有可能是手工缝的。

虽然看着有些老旧了,但是这做工却很精细,到现在还没有出现崩线的状况。

他穿好鞋子,回头,一边走一边叹气说:“刚刚是第一刀,教皇那根权杖是以非凡材料制成的,他杀力虽大,但是毕竟这兵器不行。三刀过后你可以起身去找他,四刀之后他定会断刀。虽然不至于死在对方的手中,但是手忙脚乱是难免的。”

那把刀仿佛听懂了老先生的话,躺在溪底上竟然发出了清脆的响声。

老先生笑了,那张经历了不知道多少风霜的脸上一刹那好像年轻了不少。

他松了松手臂,看向了眼前那苍翠的大山,神情有些恍惚。

“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而今青山依旧在,你却早已经不在。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我孔尚也在,但你却不在。白发空垂三千丈,一笑人间万事。熙熙攘攘,何苦来哉呢。”

老先生喃喃说着些别人听不懂的话,最后将眼神从青山收回,缓缓出山。

而在这个时候,正是李晋劈出第三刀的时候。

前面两刀两人都是硬碰,双方都只是退步,根本就没有要躲闪的意思。

第三刀劈下,依旧是劈在了权杖之上。

火星四溅,那把权杖依旧完好无损。

但是李晋却感觉到了折叠刀在自己的手中哀鸣。

他感觉到了不甘心,他从一开始便选用一把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刀作为兵器,其实正是应了那句话,刀如其人。

“凡人又如何?凡铁又如何?”李晋止住脚步,将刀尖点下,深吸了口气,“我就不相信了,今天我收拾不了你!”

白光突起,第四刀劈出!

教皇依旧面无表情看着李晋,任你风吹浪打,我权杖自然就稳如泰山!

当的一声!

第四刀终于落下,光幕落下!

然后便是一阵晃动的光,李晋的折叠刀瞬间便一分为二。

它再也承受不住如此大的力量了!

“亵渎神者,当死!”教皇从亮光中出,手中的权杖瞬间便轰然出现,一杖击向了李晋的胸口。

但是在第三刀挥出的时候,梅河村里,有一把刀猛然从小溪中飞起。

它由东向西,一往无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