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3章 仆之死/春野小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虽然李晋看着满身是伤,虽然他看着好像摇摇欲坠,但是他却一步一个脚印,就那么走着到了教皇的面前,在他的两边,已经躺着一大堆的尸体。

教皇瘫坐在了华美的椅子上,这个曾经睥睨一切的男人看着上终于是有些虚脱了。

不过他这个时候也看像上去更像是一个人,而不是没有任何悲欢的所谓神之仆人。

“你是替他们感觉到不值是吧。”教皇看着李晋那稳稳的双手,他好像是终于放弃了一样,藏鼎高手的攻击不是一般人能躲过去的。

这些教徒虽然不乏高手,但是想要跟李晋比拼毕竟还是差点火候。

虽然这里还有一个大法师,但是看那大法师呆在那里的样子,竟然是连跟李晋交手的勇气都没有了。

李晋听到了教皇的问话,终于站定了脚步,看着他,声音有些沙哑,“我只是觉得一个生命的个体,每个人都是平等的。你们教廷是强,可是也不能把人当成随意可宰杀的人。”

“那么你也不是随意宰杀我们的教众?”教皇反问。

李晋深吸了一口气,“我李晋杀修行者,甚至敢杀天上神。但是我不会无缘无故去杀一个普通人。修者是修者,普通人是普通人。于他们而言,我们修者便是天上神仙,随便一个咳嗽都会伤到他们。”

教皇看着他,突然间却苦笑了一声。

“你知道吗,以前我也跟你一样,所以我才努力一步步走到了教皇的位置上。只是等到我站到这个位置上才发现,那些事情是必然发生的。这个世界其实就是一个丛林社会,你要是让了,那么就会让自己没有吃的东西。你以为很多事情都是我做出决定的吗?其实并非如此,我站在这里,其实是代表了很多人的利益。我不做,他们依旧会推着我去做。”

“我打小就明白这是一个丛林社会……”李晋看着有思有想的教皇,突然间笑了起来,不管这个人怎么样,但是有人身上的气息总好过自称为神要好。

“可是有些事情不是说必然就得跟他们一样,这个世界除了利益,总有些事情是有绝对的答案的。对的便是对的,不对的便是不对的。”李晋认真地说。

教皇看着眼前年轻却又较真的人,猛然间有些恍惚,就好像是看到了曾经的自己。

“你现在说得这么大义凛然,可是如果有一天你走到了我的高度,你得对身后这群人负责,说不定也会像我这样的行事,甚至有可能更加疯狂。”教皇突然间有些忌妒。

这个男人为什么要说得这么坦荡……自己年轻时候的理想,好像正在他的身上实现一样。

他忌妒,因为他没有做成,他最终还活成了自己曾经讨厌的模样。

“我跟你们不同……”面对着这个问题,李晋没有一丝的犹豫,就好像是天经地义一样,“我出身平凡,在一个闭塞的村子里长大。拿你们的话来说,我就是一个毫无信仰的人。信仰这件事情其实我们各有理解,我虽然不信教,但是我心中有底线。只是我们跟你们不一样,我们不喜欢宣之于众。所以,我们喜欢做一个普通人,而非神。但是你们不同,你们一个劲地往上卯,要成为人上之人,成为神下之神。不怕你笑话,我李晋的志向其实再简单不过,自己过得不错同时能让身边的人过得不错。我无法揣度你们的快乐是什么,但是我知道的快乐其实夏天坐在河边的树上听蝉,冬天坐在被雪掩埋的房间里喝黄酒。春天听惊雷,秋天收果实。”

教皇怔怔地看着李晋,好像是在听天书一样。

“你要改变这个世界,不就是要比这个世界走得更高吗?难道我做错了?”教皇有些不甘心地问。

李晋摇了摇头说:“我不知道,我又不是人生导师,你才是,你们才喜欢四处跟人推销你们的价值观,我不擅长这个。但是我知道一件事情,改变并不是大人物专有的,我做一个平凡人物,但我一样可以改变。”

“你们想成为神,而我只想成为人。你们想入仙境逍遥,而我只想在红尘打滚。说到底,我们本质就不一样。”李晋缓缓开口。

教皇突然间哈哈大笑了起来,笑着笑着他的声音便慢慢地弱了下来。

接着,他的声音便弱到了根本就听不到的状态,彻底消失。

教廷里面的教众听着声音落幕,全部人的神情都有些恍惚。

“陛下!”塞弗斯这时惊呼一声,嘭的一声便下跪了。

其他人也纷纷反应过来,一时间便听到这里哭声四起,一个个都在那里放声痛哭,比死了亲娘还要伤心。

李晋就站在咽了气的教皇身前,看着这个曾经荣耀一生的人,他不禁心生感慨。

荣耀一生又如何,到头来死的时候还不是一抔黄土。

不过教皇总算是比其他人要有些出息,没有让李晋亲自动手送他一程。

当然,对于这种李晋也只是感慨一下,要他生出同情心那是不可能的。

不管如何,对于这样的人他都喜欢不起来。

李晋走的是一条红尘之道,行的是自由之身。

他回头,看着那跪下的一众教众,缓缓开口,“从第一次追杀开始,到现在为止,我跟你们不论是圣殿骑士也好,或是教廷也罢,发生了很多的矛盾。当然,你们也没有讨着好,从圣殿骑士到教廷被我杀了个对穿。在这里我只想告诉你们一声,教皇死了,那么这事就算是告一段落了。我无意对你们继续追杀,也不想再跟你们有任何的交集。所以我把话撂在这里,你们要是觉得我杀了你们这么多人,还要来报仇,那你们尽管来。但是你们如果再次对我动手,那么便要承受我的复仇。”

那些人怒视着李晋,这个恶魔!

李晋就这样看着他们的眼睛,缓缓说:“不服的,现在也可以上。我李晋敢做敢当,敢被杀也敢杀人,我怕的就是你们这有这份胆!”

那些人感觉到了李晋凌厉的杀气,下意识地便将头给低了下去。

李晋的脸上出现了嘲讽之意,然后大踏地离开,头也不回地便走出了教廷。

身后,一片哀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