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9章 助兴/春野小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到两人的身份之后,杜翔简直就是像是日了狗了,我去,这太尴尬了吧,老子好不容易有机会装回叉竟然装到高人身上去了。

杜翔简直就要哭了,这太尴尬了。

李晋嘿嘿一笑,然后回头跟着高根进去。

这个时候大家都已经快要入桌了,李晋和柳知白被高根给领着到了主桌上。

两人也不客气,坐了下来。

很快酒席便已经开了,一时间酒席之上笑声四起,大家都在喝酒吃菜。酒席其实也是他们聚会的一个地方,大家有说有笑,非常热闹。

很快新娘新郎就来给大家敬酒,高根的儿子看着得三十左右了,要是按之前的说法,这种男人根本就娶不到老婆了。

毕竟家里情况不好不说,自己年纪又大,真的很难再有女孩愿意嫁给他。要不是这里开了个厂,而且高根家里人也在那里工作,生活条件好了,真就娶不着媳妇了。

当高根领着这对新人来到李晋和柳知白这桌子面前敬酒的时候,这对新人都是一脸感激。

但是李晋却在这个时候笑了笑说:“你看,咱们新人这么诚心给我们敬酒,咱们要是不来点节目好像也不合适啊。”

其他人都看向了李晋这边,以为他要做什么事。

但是李晋却笑了,然后说:“大家看看这条小溪,我来给大家表演个节目。”

这一下不但是他们,便是连旁边的柳知白都来了兴趣。

李晋呵呵一笑,突然间嘴里发出了一声尖啸。

接着他们便看到了这旁边的小河突然间哗的一声,河水突然间上扬,就像是地震来了,那江水瞬间便已经散到了空中形成了一股水帘。

众人下意识地都站了起来,根本就不明白为什么这里会突然间来这么一道水帘。

柳知白先是一愣,然后好像是明白了什么似的,惊讶地看着李晋。

李晋一笑,轻轻说:“黑玄在下面。”

没错,黑玄在下面。黑玄在走江,所谓化龙可不是随便走走便成的,走江是磨砺,也是蛰伏,李晋来到这里的时候便感觉到了黑玄就在这段江里。

于是李晋灵机一动,干脆便让黑玄小河里来,给他们来这么一段惊喜。

众人都惊呆了,看着那幕雨帘。

而且黑玄好像很有心情,竟然可以控制那些雨帘的形状,不住在上面变幻着图案,看得吃饭的人一阵阵惊呼。

“这是好兆头啊!”马上便有人高声叫了起来,“你们这以后生的小孩必定前途不可限量啊!”

其他人纷纷点头以为然,评书小说里不都说了嘛,以前那些皇帝出生时都有些异象,很显然现在这也是异象啊,就在他们结婚的时候,那就说明他们以后的小孩也是前途不可限量的人。

李晋和柳知白都笑了,他们都觉得很好玩。

有些人已经跑到了小河边看下面到底有什么问题,但是他们什么都看不到。

虽然说是小河,但是其实并不浅,而且黑玄很聪明,他先将河水给弄浑浊,普通人在上面根本就看不到下面的样子,于是就成了这个样子了。

三分钟后,河水陡然间便不再喷起了。

众人看到了这么一阵之后已经是叹为观止了。

“祝你们夫妻白头偕老。”李晋这个时候适时地开口,举起了酒杯。

两人赶紧回礼。

随着新郎新娘的敬酒,整个酒席到达了高氵朝,大家都非常兴奋。

酒席慢慢散去,李晋和柳知白进春他们也准备起身离开了。

离开之前高根赶紧上前跟李晋他们道别,又要把红包给递回来,但是三人都拒绝了。高根又让人准备了一些菜品打包,让他们带回去。

这是风俗,自己做酒席,菜往往都会多,所以都会让人打包些回去,这样也不会浪费。

李晋他们自然也不会拒绝,收了之后便回到了江边。

李晋将车给停下,然后来到了一棵大树底下。这个时候也有不少人开着车出来了,各自离去。

“刚才是黑玄吧?”进春也走了过来,“它怎么跑到江里去了?”

柳知白也一脸惊讶地看着李晋,显然她也有这么一个疑问。

李晋笑了笑,指了指下面说:“喏,它还没走呢。”

果然,李晋这么一指,就见黑玄从江里冒出了个头,正看着他们呢。而且它的嘴上面还冒着水,好像是它故意在那里玩喷水一样。

看到它的这个样子,上面那三人瞬间都笑了。

“黑玄,你怎么在江里了?”进春奇怪地问。

黑玄摆着尾巴,反正它跟进春也没法交流。

李晋却呵呵一笑,不道破天机。

他们看着黑玄好像没有什么变化,但是李晋看着却不一样,跟之前在山上相比黑玄的确是有了不小的改变。

不说其他吧,单就是这身躯好像都壮实了不少。

李晋看着它,非常欣慰地说:“好好在江里走着,大风大雨不怕,大风大浪也不怕。”

黑玄不停拍打着水花,好像是很认同李晋的这些话。

李晋笑笑,挥了挥手。

黑玄一个闪身,很快就沉到了江底下去,然后便消失在了他们的视线里面。

“哎,你还没有回答我呢,它怎么跑到江里去了?”进春还是一脸懵逼地问李晋。

李晋淡淡说:“每个人都有自己要走的路,黑玄也不例外,它也有它要走的路。”

进春苦笑一声,感觉脑子都有些不够用了,连忙说:“得得得,别跟我说这些,头疼。”

柳知白抬头看了一下天说:“别说了,看这天气暗了下来,好像要下雨了,我们赶紧走吧,等下要是下起雨来可就不好走了。”

李晋抬头一看,果然是这样,但见天空已经是乌云密布了,看着便好像有一场大暴雨来临一样。

“走吧!”李晋招了招手,然后让他们上了车,直接便驶离了开来。而在江中,黑玄再次露出了脑袋,看着李晋的车子离去的方向在摆着水花,似乎是在向他告别。

天色越来越暗了,虽然只是才到下午两点而已,但是很快便已经像是到了黄昏一样,整个天空都被乌云给笼罩了,看着便让人生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