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0章 风雨/春野小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就在李晋回到村口的时候,天空终于下起了大雨,李晋好不容易将车开回到了家门口,然后就跑到家里躲雨去了。

柳知白也没回到镇政府的住处,而是来到了李晋的家里。主要是他们回去的时候看到了乌云密布,想着可能回不到那里就要下雨,所以临时起意到了李晋的家里。

反正现在李晋家里的房间非常多,招待人完全就没有什么问题。

大雨倾盆在下,李晋和柳知白就坐在二楼的阳光房里,喝着茶看着外面漆黑如墨在天空。

不但是漆黑如墨,便是那些雨也像是刀子一样,好像是还有冰雹。

李晋赶紧拿起了手机给杨秀珠打电话,让他们赶紧就给放假,这么大的雨,工人们不用上班了。

然后再打电话让农家乐那边让游客尽量不要外出,待在室内。

“真是奇怪了,怎么突然间就下了这么大的雨?”柳知白有些奇怪地问。

雨点打在了阳光房上,那些玻璃发出了咚咚的声音,要不是这质量够好,柳知白还真担心这些玻璃被砸破。

李晋喝了口茶,这才说:“谁知道呢,这雨突然间下这么大,连我都没想到。”

其实根本就不用李晋多说,那些游客们早已经都各自回家去了。

不过有一些被大雨挡在白云观的香客们躲在了观里,东山道长笑眯眯地给这些被雨淋过的香客们或是没被淋过的香客们提供了粥食。

这些人心也宽,干脆也找了个地方搬了桌子坐下来看大雨。

老先生抬头看了眼天,坐在屋檐上看书赏雨。

而在那座还未建成的庙宇之后,工人们早已经离开,布衣大师就坐在那里,他的身后挺立着一头巨大的野猪王。

野猪王眼中红光乍现,隐隐透露着一股嚣张的气焰。

“修炼之人讲究灵气,其实除了灵气之外,这世界还有另外一种东西叫气运。一国也好,一家也罢,有个自然周期,盛极而衰,其实说来说去不过是气运流转罢了。王朝世家都重风水,其实风水也算是气运的一种。梅河村是个好地方,有个好气运,要不然这里也不会藏着一条有望化龙的蛇。但是气运是有限的,它要是化龙了,那么你便不能再往前一步。现在这场暴雨,对于那条走江的龙来说是一个天大的机会。走江,要的就是磨难。他磨难越多,那么他能成化的机会就越大。”

“你要想往前走一步,就只能夺走它的气运。”

“我虽然能将你身上的气息给掩盖掉,但是你终有一天也能被他给发现,他不在你可以光明正大找那条蛇搏斗,但是他回村了要动手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现在是个好机会,杀死那条蛇,你的机会就来了。”

……

布衣和尚说个没完没了,既像是说给那头猪听,也像是说给自己听一样。

野猪王听完眼中的凶光更甚了,甚至还出现了一丝贪婪之色。

“吼!”野猪王怒吼一声,就此下山。

布衣和尚看着大雨之中的野猪王,佛相庄严。

而在这一刻,东山道长仿佛有所感应,抬头看了一眼,嘴角有一股笑意。

屋檐之下,那个老先生也笑了起来,不过那是讥笑。

“真敢一手遮天啊!”老先生看了眼上面,剥了一粒花生出来,一口吞了下去。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闪电掠过,好像要将这半边天空都给照亮。村民们或是游客都下意识地将头给缩回到了房间里面,这个闪电也太恐怖了吧。

轰!

一声惊雷将他们都给炸得跑到角落去了,这已经是秋天了,雷声竟然还这么大。

在梅江之中,一条蛇正在江里翻腾。

它高昂着头,看着上面的乌云。

乌云滚滚,不时有红光闪过,那便是闪电了。

不过这条蛇根本就不怕,反倒是看向了那里,一脸好奇的样子。

风吹过,随着大雨降落,整个江面好像都要翻腾了起来一样,原本还看着平静的江面很快就翻腾了起来,非常恐怖。

黑玄游弋其中,不停扭动着身体。

黑玄走江,要的就是这样的景象。

不过在暴雨之中它却好像听到了一丝不属于这个天气中的声音,那是一阵脚步声。

那阵脚步声非常密集,感觉就跟有什么大军要来似的。不对,那就像是一个巨人在走路,所以才走得这么大的阵仗。

黑玄瞬间便静了下来,然后警惕地看着四周。

隔了一会,它猛地将头探了起来。

但见道路之上的山上,一头巨大身形的野猪王正怒蹿下来,气势汹汹地杀向了黑玄。

黑玄的眼睛瞬间便射出了愤怒之火,同时一股战意爆发了开来。

野猪王停在了山边,正盯着江中的黑玄。

黑玄猛然间便从江中起来,几下便已经爬到了路上,怒视着野猪王。

野猪王高傲地抬着头,好像有些瞧不起黑玄。

黑玄吐出了信子,对着野猪王出了嘶嘶声。

“吼!”猛然间野猪王跳起,一下子便压向了黑玄的身上。

黑玄调转身形,猛地便把尾巴往野猪王的身上扫了过去。

嘭的一声,这下扫了个正中,野猪王被扫中立马就翻滚到了一边,不过它立马就滚了几滚站了起来,气势汹汹地看着黑玄。

黑玄将尾巴给收了起来,警惕地看着野猪王。

“吼!”野猪王再次怒吼一声冲了上去,它们已经分不清楚是第几次交手了,正如那个救了它一命的布衣和尚所说,气运在这里,但是它们得去争,谁得到了这份气运,那么便有可能脱离了它们现在的形态,往上走一步。

野猪王当然不肯放手,在它心中,它是天选之猪。而且对于那天李晋的一拳他一直耿耿于怀,它知道如果自己不脱胎换骨,可能永远都无法报那一拳之仇,所以它只有尽力去争这一份气运。

黑玄不甘示弱,它已经连续被野猪王给欺负了几次了,好几次野猪王都想杀它,但是它都没死,现在走了江的它,想试试这走江之后有长进没有。

蛇猪大战,一触怒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