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1章 露神技/春野小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一下实在是太快了,快到旁边的石震山压根就没有感觉,等他看到李晋将针扎到了石老太爷的手上之时他才反应过来,下意识地便叫道:“别乱动!”

可是这个时候的李晋怎么可能会听他的,他压根就没理会石震山的话,右手就像是穿花蝴蝶一样变幻着手法,不停在石老太爷的手上扎着。

石老太爷就更不用说了,可以说他整个人就是一个快要死去的老头了,身体死伤的力气只能保持呼吸,多一分事都不能干。

所以石老太爷更是只能就这样看着李晋在自己的手上扎针,他只是觉得李晋的手法特别漂亮,特别是他的双手,那变幻出来的样子非常好看。

石震山原本还想阻止的,但是看到李晋如此出神入化的手法之后便愣在了那里,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更不用说是阻止了。

李晋专心地在给石老太爷扎针,将一切身外的情况都排除了。

这些山上普通人家的老人都能活到上百岁,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这里的灵气足够他们活下去。可是这里的灵气一衰减,他们自然也就是跟着也会衰弱下去,毕竟支撑他们生命的东西已经不存在了。

所谓的枯木,其实石老太爷现在的情况就差不多。

枯木要想再逢春,只能是给他大量的灵气。

李晋将灵气贯注于针之上,然后扎在他手上的那些穴道里。一方面是将灵气贯注进去,同时也是因为分段容易将一些堵塞住的经脉给打通。只有将他里面的经脉给打通,那么灵气源源不断地在他身体里面流通,这样才有可能将老太爷给救起来。

其实人身跟自然是一样的,所有的东西都有他的位置,不可或缺。不论是哪个位置出了问题,都有可能会影响到整体。

而要想整体畅通,就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打通全身的经脉,让身体系统再次正常工作,这样才能达到最好的效果。

所以李晋在将他的手给扎过之后瞬间便将老太爷身上的被子给掀开,然后隔着衣服开始准确地在他的身上进行了扎针。

虽然说石老太爷穿着衣服,但是在李晋眼中其实跟没穿也没有什么区别。

隔着衣服,李晋手中的针准确地插到了他的身上,不会偏差任何一枚。

石老太爷眼睛中的神采越来越盛,特别是当李晋最后将针从他的天灵盖中拔出来的时候石老太爷简直就跟换了一个人似的。

石老太爷惊讶地看着李晋,然后又看着自己的手。

没错,他就那么轻易地将手举了起来。他是因为感觉到了手上有温度,似乎是有一股暖流从那里传达过来,他很想举起手来看看,于是他就这么做了。

结果,他举了起来。

他张大着嘴巴,简直就不能相信。他的身体是先从手不能动开始的,然后到脚不能动,最后到全身都不能动只能就这样躺在这里。

但是现在他竟然能动手了,这已经是一个天大的突破了。

他正想说什么话,身体里却又有一股暖流流过,并且就从他的手上流到了其他的地方,流过身体,流到了脚底。

他惊喜地动了动身体,然后就那么坐了起来。

石震山完全就愣在了那里,一开始是震惊于李晋的手法,到后来看到石老太爷的手那么举了起来更是兴奋无比,但是直到石老太爷坐了起来他才感觉到了真正的惊骇。

如此的手法,竟然真能将一个看着已经快要死的人给救了起来,这是什么样的神技啊!

石震山已经完全说不出话来了,就呆在了那里,甚至连招呼都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打。

“先生神技!”但是石老太爷开口,他颤巍巍地坐了起来,对着李晋开口说了这么一句话。

李晋只是笑了笑,然后说:“老爷子,好些了没有?”

“好多了!”石老太爷都快跪了,什么叫好些了没有,看我这样……跟之前相比那简直就是天壤之别啊!

李晋点了点头说:“既然这样那就好办多了,你现在只是需要多出去走走,身体暂时是不用担心的。”

石老太爷赶紧就说:“谢谢了!”

李晋笑着摆了摆手说:“别跟我客气。”

说完他回头看向了石震山,呵呵一笑说:“那个诊金是不是该付一下了?”

石震山这才恍然大悟,赶紧就点头说:“对对对,该付诊金了,那个……多少钱来着?”

石震山心里实在是没底啊,这种神技救了老太爷的命,该付多少钱?

李晋也有些为难了,是啊,这该说多少钱。

“先给百两金吧。”石老太爷开口了,“要是神医还觉得不够,尽管可以跟我开口。”

百两金!

李晋听完都愣了,什么叫土豪,这才叫土豪啊,一出手就是百两金!

李晋赶紧就掩饰了一下自己土鳖的表情,呵呵一笑说:“既然这样,那我就不客气了。”

说完李晋便对着老太爷挥手说:“老太爷,既然已经好了,那我就出去了。您这身体呢,人参可以照吃,何首乌也行。当然,您要是其他的东西喜欢吃也行。说句不好听的话,这次我虽然救了您,但是人终究还是有定数的,您的年纪也不小了……”

没想到石老太爷爽朗地说:“这个我明白,像我这种年纪的人活到现在已经赚够了,什么时候来了我也不怕。”

李晋一笑,老太爷还是很豁达的,看得很开,一般人可没有这么看得开。

话已经说到这里了就没有必要继续留下来了,李晋行了个礼,然后便跟石震山退了出去。

门外早已经是让人等得有些焦急了,那些大夫们都幸灾乐祸地看着这里呢,就想着看李晋的笑话。

看到他们两人出来之后他们瞬间便已经涌了上去,那感觉就跟里面的病人是他们的父亲似的,别提有多么着急了。

“怎么样怎么样?”有个年轻人非常着急地问。

“还能怎么样?”那个苏神医轻笑了一声,“我们这么多人看过都没用,偏偏就不信,我看啊,这仆人是做定了!”

苏神医的确是不爽,他是这些人中的头,他说的话向来都代表着权威,这个家伙却并不买账,这让他不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