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0章 只是等你/春野小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落霞山并不难找,因为这是个大派,李晋知道自己杀了那么几个人之后暂时落霞山应该不会再针对镇民下手,而是会来找自己,所以他并不急。

如此跟小狐狸连续赶路,翻过了不少山和镇,他们离着落霞山也就越来越近了。

一路上李晋都不在画地图,这是他最要紧的任务,也是他不愿意御空飞行的原因。

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

这一天,李晋来到了一个叫青峰镇的地方,青峰镇上有一个叫青峰山的地方,据说里面也有一个门派,当然,这里只是一个小派,倒是听说里面有一个读书人,一年一年都在上面读书。所以青峰山的修道人跟其他的不一样,他们这里倒像是个书院。

李晋想了想,觉得有个必要去那里看看。

于是他直接便略过了青峰镇而直接去了青峰山。

青峰山道很窄,不过两边风景不错,特别是当李晋走到了上边再往下望时更感觉心旷神怡,这里的风景更是显得雄伟壮观。

“站住!”正当李晋继续前行之时,突然间听到了一个声音。

李晋抬头,看到前面一个穿着水绿色衣服的年轻女子拦住了自己。

“今天我们青峰山不准游人参观,立刻下山!”女子冷声说。

李晋笑了笑说:“我也就是上来看看,还请姑娘让下路。”

女子冷笑一声,“你要是敢再上前一步,可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正在这个时候,突然间便听到了山顶上一声尖啸,那名女子脸色一变,马上便不理会李晋,奔了上去。

李晋皱起了眉头,这一声尖啸既尖且急,听着好像是求救的信号一样。

李晋心下一动,跟着也掠向了山顶。

山顶年有一块大平地,平地之上有一个书院。

书院门楼上书青峰书院四个大字。

门楼之下,几个书生模样的人正将一个中年男人护在了中间,而在他们的对面,三个黑衣人正趾高气扬地看着他们。

“孟师伯,这话我可是带到了。师祖三日后出关,要跟孟师伯母成亲。所以师傅特地叫我们过来请孟师伯前去一看,这也是我们苍云宗的客气是吧。不管如何,你总算是我们苍云宗的人,师祖大婚,您总该去吧。”

说话的是一个四十左右的男人,看着中年儒生笑着说。

“告诉江城子,我不会去。”中年儒生的声音很醇厚,只是听着有些萧索,“还有转告一声师伯母……告诉她以后好好照顾自己。”

“哦对了,师傅还让我问您一声,师伯母就这样嫁给了师祖,师伯有什么感想?”黑衣男人阴险地问。

“给我滚下青峰山去!”一声暴喝突然间响起。就见水绿少女提剑上来,直指黑衣男人,“屠山江,带着你的人立刻给我滚下去,永远不准再上我青峰山。”

“孟师妹几年没见也长得亭亭玉立了啊!”屠山江看到水绿少女之后眼睛便是一亮,“对了,师傅已经说了,师祖双修大成出关,看来这双修之法亦是修行绝佳之路啊,所以师傅来时便已经准备让师祖作主,到时候让绿纱师妹跟他一起双修。绿纱师妹既然是师伯母……不对,师祖母的女儿,体质应该是一样的。”

“妄想!”孟绿纱气得全身都发抖。

中年儒生也晃动了一下,神色有一丝黯然,他缓缓说:“告诉江城子,不要打绿纱的主意。”

“话已经送到,我也没有什么要多说的了。”屠山江呵呵一笑,“三日后,我们会在苍云宗等候孟师伯,到时候来了最好,不来的话师傅会亲自上来请。”

说完屠山江大手一挥说:“走,我们下山!”

那两人嘿嘿一笑,得意地跟着屠山江下山去了。

孟绿纱回头,看着中年儒生,眼神复杂,“这就是你处事的方法吗?年轻时跟人比试伤了筋脉,原本还有机会修道,却偏偏要学什么儒学,学到头来连我母亲都要嫁给别人了啊!你不感觉到丢脸,可是我孟绿纱觉得丢脸!她嫁的人可是你师傅啊,那是你师傅啊!孟巨源,我就问问你,你就一点都不觉得羞愧吗!”

叫孟巨源的男人站了起来,他晃了晃。

“好好在山上,不要下山。”他只是这么说了一句,然后就要转身。

孟绿纱气得全身都在发抖,陡然间吼了出来,“你给我一个理由,我的母亲已经是那样的人了,难道我连父亲都是这样的人吗?我孟绿纱到底造了什么孽,母亲甘愿给一个老头做双修炉鼎,父亲却懦弱的连这样的事情都能忍受。好好好……他江城子是你的师弟,我算是他的师侄吧,他想我做炉鼎,那我便做!”

孟巨源又是一颤,正要说话,不过在这个时候另外一个声音响起:“游医萧路前来拜山!”

原本紧张的气氛瞬间就被这一句话给破坏了,一个年轻人从下面的山路走了上来。

“滚!”孟绿纱回头,看到正是自己在山路挡住的那个人,顿时便怒吼一声。

不过孟巨源在看到李晋之后却是眼睛一亮,他的神情竟然好像轻松了许多。

“请进!”孟巨源对着李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李晋一笑,跟着他进了孟巨源进了里面。

身后的孟绿纱全身颤抖了起来,一瞬间她心如死灰。

罢了罢了,这个世界还有什么意思,母亲甘心做师傅的炉鼎已经够让她觉得丢脸了,但是更丢脸的是父亲竟然对此无动于衷。

这个读书人……这样的世界还有什么意思。

她毅然决然地下山,不再回头。

李晋走进了书院,对面孟巨源已经坐了下来。

“孟先生,我读书少,一向都喜欢读书人,可遇到什么事情要我帮忙吗?”李晋刚才在旁边听已经听出了个大概,听完之后便不由唏嘘。

好复杂的一家人。

“需要。”孟巨源点点头,非常认真地说。

这下李晋才真正愣住了,他刚才那句话当然不是客套之词,但是他以为孟巨源会拒绝,没想到这个中年儒生竟然回答得这么干脆。

“我少年修道,中年读书,为此妻离家散,读来读去,其实只是在等你。”

孟巨源看着他,如释重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