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1章 我要去杀一个人/春野小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李晋看着一脸认真的孟巨源惊讶万分,这是他第一次上山,第一次见到孟巨源。但是孟巨源却好像跟自己很熟一样,竟然说是在等自己。

孟巨源摆了摆高冠,坐直了身形。

李晋懵在那里,完全就呆住了。

“我知道你是谁,从哪里来,要到哪里来……”孟巨源再次开口,“甚至你的目的是什么,我都知道。答应我一个条件,我就会帮你。”

李晋回过神来,他真的只是想上来看看而已,没有带着其他的目的,但是自己这一上来便听到了这么一句话遇上这么一个人,如何能不让他震惊。

“什么条件?”李晋反问。

孟巨源遥指东北方向,缓缓开口,“我需要杀几个人,但是我只能动手杀人,没有能力料理后面的事情,我希望你帮我这个忙。”

“那你怎么帮我?”李晋看着这个看不透的读书人,缓缓问。

“你来自山下,名叫李晋,上山既是想探听山上形势,亦是想阻止山上人下山。只要你肯帮我这个忙,那么我便能帮你其他的事情。而且,我在这里就是为了等你,因为我有桩机缘要给你。”

孟巨源一语道破李晋的来龙去脉。

李晋大骇,震惊地看着孟巨源。

如果山上不是一个隔绝的空间,他绝对会认为孟巨源是他山下认识的人。

“你想杀谁?我要怎么做?”李晋过了一会才平稳了一下心情,沉声问。

“我要去一趟落霞山,杀一个叫连城湖的人,他是我的师傅。”孟巨源缓缓开口,“我妻子叫方青衣,后来被连城湖征用炉鼎,以作双修用。我从落霞山搬了下来,来到了青峰山,一住便是十五年。”

虽然已经猜到了他们的恩怨情仇,但是这话从孟巨源口中说出来还是让李晋感慨。

“我一直在等你,书上说有一天我会在这里碰到一个带着一把布满凡尘气息刀的人。为了这句话,我一直在等,今天我终于等到了。”

孟巨源松了口气。

充满着凡尘气息的刀?

李晋突然间想到了出门时那把不知何处飞来的刀,他从乾坤袋里抽了出来。

孟巨源看了一眼,然后便点头说:“没错,就是这把。”

“你怎么知道是这把?”李晋沉声问。

孟巨源点头说:“万物都有其气息,这把刀也不例外。忘了告诉你了,这把刀叫断天,他日定断青天!”

李晋皱起了眉头,这打哑谜可真不是他的风格啊。

“明天早上,跟我一起下山,我带你去落霞山,我的要求只有一个,那就是保护好我的女儿,我死之后会送一份机缘给你。”孟巨源说完就站了起来,走了出去。

李晋还呆呆地坐在那里,对于这个孟巨源的话他感觉有些迷糊。

青峰镇上,入夜。

月亮仿佛就悬挂于青峰山上,这里毕竟是最高的地方,伸手好像就可以摘到月亮。

青峰山下,青峰镇已经没有了白天的喧嚣。

镇上唯一的客栈外面早已经挂上了灯笼,显得特别冷清。

客栈里面的一个小院,还有三个客人在那里畅饮。这里算是雅院了,也没有什么人来打扰他们。

“师兄,你说这个孟巨源会不会去?”其中一个人问屠山江。

屠山江冷笑一声说:“他敢不去?之前都被认为是我们苍云宗的天才,有望达到传说中的大乘境界。但是后面在一次少年意气之争时断了经脉。本来师祖是想给他续好的,但是这个家伙也不知道抽了哪根筋,竟然拒绝了,而且弃道修儒。修来修去,他的漂亮的老婆倒受不住了,竟然跑到师祖床上去了,成了双修炉鼎。这孟巨源发现之后连屁都不敢哼了一声,只是带着刚出世没多久的女儿下山来到了这青峰山,做那千年乌龟。你说他敢不去吗?”

“哈哈!”另外两个弟子都不如屠山江在苍云宗待得久,对于这些陈年往事可没有那么了解。

“不过要说这方青衣是真的漂亮啊,虽然已经四十左右了,但是那屁股扭起来比小娘子可还……”

“胡说什么!”便在空上时候,屠山江冷喝了一声,“那可是师祖的炉鼎,你们在这里议论,是不是想死?”

那两人这才发现说话过头了,顿时便噤声,不敢再说。

屠山江哼了一声说:“不过方青衣不能说,她的女儿却可以。这小妮子没想到长得倒是跟她母亲一个样,这身段……要是双修一阵只怕又是一个倾国倾城的人啊!”

“那师傅说要让师祖答应他把孟绿纱给他做炉鼎……”另外一个人问。

“没错。”屠山江得意一笑,“到时候我们山上就会有对炉鼎母女花了……”

另外两个人人猥琐地笑了起来。

格格……

敲门声响起。

“进来!”屠山江叫了一声。

门吱的一声打了开来,就看到进来了一个身形瘦小的小厮,躬着个身子,“掌柜的问要不要再添些酒。”

“要,再给我们拿两壶女儿红过来!”屠山江说。

小厮赶紧就点头,看了一下他们的桌子问:“我把这些东西收拾一下吧……”

说着他便走了过去要收拾桌子。

刚刚走到屠山江面前,突然间一道寒光从小厮的腰间掠出,猛然刺向了屠山江的腰间。

这一下好快,屠山江两个同门都没有发现,等他们发现时已经来不及了。

但是屠山江却冷笑了一声,竟然是早有预料一样伸手一按,一下就将那道寒光给压住了,“孟师妹,这样对师兄好像不好吧!”

那名小厮正是孟绿纱假扮的,原来这一剑她很有把握,但是万万没想到屠山江竟然早有防备,一下子便有些措手不及了。

屠山江一掌拍向了孟绿纱,吧的一声正拍中,孟绿纱闷哼了一声,就那么倒在了地上。

孟绿纱到现在不过是大宗师之境,并且根骨也一般。而屠山江却早已经是入道高手了,这差着一个境界的辗压让孟绿纱根本就无还手之力。

“我呸!”孟绿纱挣扎着要起来,对着屠山江啐了一口。

“哼,方青衣我们不敢对她有非份之想,但是你孟绿纱可就不一样了。”屠山江的眼睛就像是狼一样盯着她,“反正以后都是给师傅做炉鼎的料,不如让我们兄弟先过下瘾。炉鼎可不会介意你是不是处子!”

孟绿纱的脸上现出了绝望的神色,逃来逃去,还是逃不掉苍云宗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