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3章 前尘往事/春野小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他们身在半空的时候,周亦承吓得都快掉下去了,他死死地抱着李晋的腰,根本就不敢松手。

“萧老弟,这这……”

并不是所有的修炼者都能御空而行的,像周亦承这种只是在底端的修炼者也就是在地面上看着能御空的修行者向往而已,从来就没有想到哪一天竟然也能御空飞行。

李晋哈哈大笑说:“走吧,我们去见识一下落霞剑派,看看他们到底有什么能让我们这些人服气的理由!”

落霞剑派,就在落霞山中最为高的一处山峰之中。

哪怕现在苍云宗已经如日中天了,但是跟落霞剑派所占的地方一比仍然是不如的。

可以想象,这个落霞剑派之前应该是很风光的。

只是现在没落了,而与此同时那边的苍云宗却已经崛起了。

在李晋到达落霞剑派之前,落霞剑派早已经来了一个客人。

那是一个中年儒生,他从青峰山而来,目的是去那边的苍云宗,不过在去那之前,他觉得还有一件事情要了结,所以先来落霞剑派看看。

落霞剑派现在的掌派人是一个叫木剑的人,听到门下弟子说有个儒生求见之时,这个木剑的中年掌派先是愣了一下,然后便笑了。

落霞剑派的演武场前,木剑缓缓走了出来。

两边的弟子都已经被他撤了,偌大的演武场就只剩下了那个儒生在那里站着。

“真是没想到啊,我们竟然还有见面的一天。”木剑走了过去,看着儒生感叹说。

从青峰山走到这里的儒生看向了木剑,他点了点头说:“的确是没有想到。”

“你从落霞山苍云宗这一走可就是十五年啊,时间过得可真快。”木剑继续感叹。

儒生孟巨源依旧没有说什么,只是任他在说。

“苍云宗发生的事情我都知道了,我知道你心里肯定对连城湖有怨气,但是现在的落霞剑派已经不像是之前了,我帮不了你什么。如果你是来求我帮你的,不用开口了。”木剑最后看着他,认真地说。

孟巨源摇了摇头,“我并不是来求你帮我的,你帮不了我,而我也不需要别人来帮。”

“哦?”木剑的剑眉一挑,这个锋芒毕露的修者露出了一丝难以察觉的嘲讽。

“我只是有些话想跟你说说而已。”孟巨源好像没有看到他的嘲讽一样,表情很认真。

“愿闻其详!”木剑笑呵呵地说。

“我记得我们都是落霞镇上一起长大的,除了你我,还有青衣……我们三人一起长大,一起进私塾,然后同样被落霞山上的两大宗派给选中。不过那时候你的天资更为出色,被更为强大的落霞剑派招为徒,而我更为平庸,就成了苍云宗的一名门徒。”

孟巨源一下子好像回到了从前,开始说起了他们的往事。

木剑也愣了一下,良久之后才缓缓说:“没错。”

“看似是我的运气好,其实应该说是你运气比我好。你一上山便展现了惊人的天赋,到了后来已经压倒了所有落霞山上的人。”木剑又自嘲一笑,“都说孟巨源一人压全山,那时候的你多风光。”

“之后我跟叶山檀比试,不但输了,甚至还被他给废了经脉。那个时候,我就在想,是不是我还缺少些什么?”孟巨源看着悠悠山云,“我被废经脉,连城湖自然是不高兴的。但是有人高兴,比如江城子,比如你!”

木剑一愣,眼睛里开始露出了一些杀气。

“哦?当初你受伤时,我还去看过你吧。”木剑好像有些生气似地问。

孟巨源点头,“没错,你来看过我,而且还给连城湖带了一本你们落霞剑派的双修秘谱吧。”

木剑悚然一惊,连退了两步看着孟巨源。

孟巨源却好像没有什么感觉一样,继续自顾自地说:“那本秘谱应该是你跟连城湖做的交易,当时你们落霞剑派声势便已经不如连城湖了,你很聪明,你从一剑派便已经定下了目标,就是成为剑派的掌派。连城湖越强,那么你们落霞剑派的危险度便越高。所以你在看我的时候跟连城湖作了一笔交易,你把双修秘谱送给他,而他答应你不动落霞剑派。是这样吧?”

“胡说!”木剑怒喝,“孟巨源,你是怎么想到这些妄言的?连城湖为什么会跟我做交易,有什么必要!我又为什么会跟他做这种交易!”

“连城湖只有一个原因!”孟巨源指了指他,“他的原因很简单,连城湖虽然已经突破到了藏鼎,成为了修炼界中的前十的存在。但是他还是不够……他的野心比你要更大,但是他悲哀地发现,他可能再也无法再进一步了。他是天才,但是苍云宗的底蕴太薄,撑不起他那样的天才。而那本双修的秘谱对于他来说去是一个绝佳的阶梯,他能再上一步。”

木剑铁青着脸,根本就没有再说什么。

“而你有两个原因……”孟巨湖继续说话,“之前我已经说过了一个,那就是你想连城湖不要惹你们剑派,这是其一,还有一个应该更为重要,那就是我跟青衣成婚。”

“胡说!”木剑蓦然间大喝,“青衣成为炉鼎之后,我几次三番上去跟连城湖说过,但是连城湖不松口,而且……而且青衣她自己也愿意!”

孟巨源没有听他的解释,缓缓说:“我们三个一起长大,我喜欢她,其实你也喜欢她,只是她后来选择了我。不过我在想,其实她可能都不喜欢我。”

木剑一愣,惊讶地看着孟巨源。

孟巨源缓缓地看着他,“她不喜欢我们任何中的一个,我记得跟她成婚的时候她是在外面游历了一年回来的,刚巧她也想成亲了,于是我们便走到了一起。现在想想,其实那未免也太顺理成章了吧。不过我并不介意,所以还是跟他成了婚。可是你不甘心……”

孟巨源缓缓说:“你不甘心,但是又无可奈何,因为我的锋芒太露了。直到我被叶山檀废了经脉,你的机会终于来了!不过你没有想着将青衣占为己有,而是想了一个更毒的方法,将她送到了连城湖的床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