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7章 苍云宗/春野小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李晋回到客栈之后就将木剑扔到了房中,现在的木剑早已经成了废了,李晋并不在意他。但是木剑却是面如死灰,可以说他这辈子所有的追求都毁在了李晋的手中。

周亦承回来之后自然是睡觉去了,李晋却让店小二给弄了些吃食坐在屋子里面吃。

木剑就坐在那里,怨毒地看着李晋。

现在他才明白孟巨源那句话,说有人会收拾他,原来就是李晋。

“你认识孟巨源?是他让你来找我的?”木剑也坐了上去,虽然看着有些虚弱,但是也不至于要人照顾。

李晋并不介意他上桌,反倒是给了他一个杯子。

“我也奇怪你怎么也认识孟巨源。”李晋给他倒了一杯酒。

“哼……我跟他认识……那可是打小就认识!”木剑咬牙切齿地说。

“认识是一回事,但是不是朋友就是另外一回事了,我怎么看你们都不像是朋友。”李晋看着他,“如果我猜得不错,你应该是做过对不起他的事情。”

木剑冷笑一声:“对不起他?我木剑什么时候对不起他了,只是他自己那么想而已。”

李晋饮了一杯酒,淡淡道:“其实我并不介意你做没做过对不起他的事情,但是他既然让我留你一条性命,那我也不在意给他这个面子。”

“他真是疯了,还想杀了连城湖。你知道连城湖现在是什么境界吗?就凭他?”木剑大笑,“好好好,我看来是要死在你的手上了。但是临死之前能看到孟巨源死其实也不错,我就想看看他怎么死在连城湖手中!”

“我也很期待。”李晋说完抬手便给了木剑一下。

木剑嘭的一声便昏倒了过去。

李晋站了起来,躺到了床上,终于是可以安心睡一觉了!

翌日,整个落霞山都已经沸腾了起来。大家都知道苍云宗连城湖出关娶妻的事情了,之前的一些大宗派的代表已经早就上山了,现在还在镇上的基本都是散修。

不过在这个大喜的日子,苍云宗那边已经放过话来了,只要去的人,一律放行上山,可以尽情喝酒吃饭。

这个消息传出去之后,山下那些散修都快要疯了,原本他们还想着今天怎么混上去呢,现在一来就可以大摇大摆上去了。

对此他们都非常高兴,所以一大早便有很多人都已经上山了。

周亦承敲开了李晋的门,看到出来的人便愣了一下。

“你……萧兄呢?”那是一个陌生的面孔,既不是李晋也不是木剑,这让周亦承有些吃惊。

那人自然就是李晋,只不过他知道自己在山上其实也挺受人关注的,所以特意服用了易容丹改变容貌,这样一来就不容易被人发现了。

“周老哥是我,山上人多,我改变一下容貌就不容易被人给记上了。”李晋笑着解释说。

“原来是你啊!”周亦承一呆,随即就释然了,“萧兄,大家都已经上去了,我们也上去吧,要是晚了可能就赶不上了!”

李晋点了点头。

这个时候木剑也已经醒了,一个晚上都没有动静的孟绿纱也都到了,于是一行四人就一起结伴出发,向着苍云宗而去。

一路上孟绿纱都没有什么动静,一个人走在前面,显得忧心忡忡的样子。

李晋也不跟他说话,倒是跟周亦承有说有笑的,至于木剑更是如此了,他一脸失魂落魄的样子,难道有些表情也是带着狠辣。

周亦承不愧是走南闯北见过世面的,从山下走到山上,一路上所见之处都给李晋解释了一遍,比如说什么时候这里有大修者经过,留下一段什么故事之类的。

然后又说那里以前是谁谁谁修炼的地方之类的,反正就跟导游一样,说得非常详细。

李晋听着自然是连连点头,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了解一下也无妨。

“萧老弟啊,这轮转台可就要到了。你可不知道这轮转台是个什么地方啊,就在上面的悬崖之上,生生从峰顶上伸了一块巨大的岩石出到悬崖之外,非常奇特。当然,更为奇特的是连城湖在这轮转台之上修建了一个阁楼,起名望江楼。这也难怪,因为从轮转台那里看过去,正好可以看到容州最大的江容江。虽然说落霞剑派整体占的地方比苍云宗要好,但是公认的整个落霞山却以轮转台的风景最佳啊!”

那边的木剑冷笑一声说:“那又如何?我剑派自有其他美景,可不是区区一个轮转台能比的!”

李晋笑眯眯地说:“木掌派,现在还挺自豪的呀,只是你已经不是落霞剑派的人了。”

木剑脸色一变,生生将要说的话给吞了回去。

他们就这么说着,很快便已经到了山顶之上。

这一到山顶便见上面豁然开朗,但见群山皆低头,只见轮转台。

轮转台巨大异常,就那么从悬崖上面伸了出去。

大自然是鬼斧神工,像这样的地形要是凭空想象都难,但就是这么发生了,就在他们的面前。

很多人都是第一次来到苍云宗,看到如此美景之后都忍不住惊叹了起来。

而在巨大的轮转台上,更有一栋高大的阁楼平地而起,雕檐画栋,望尽前面江面。

“果然是好地方啊!”虽然李晋看过的风景也很多,但是看到如此美景他也忍不住赞了一句。

实在是太漂亮了!

特别是那栋望江楼,那简直就是神来之笔,站在那上面可以望到整个容江,同时也可以俯瞰整个落霞山。

而在这上面,已经不知道摆好了多少席位。身着苍云宗弟子服的人不停在其中穿梭,将酒杯碗等东西放到了桌子之上,显然,酒席已经快要开了。

前面的桌子都已经坐了不少人了,看那些人的样子,有很多人都已经是白发苍苍了,要么就是容州的宗门之主,要么就是某个宗门的高辈份之人,反正那些人都不是什么无名之辈,而是有名的修道中人。

李晋他们坐到了后面的一张桌子上,看向前方。

孟绿纱原本一直都心不在焉,但是直到上来之后她却紧紧地盯着前面,就好像是前面有她要等的人一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