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8章 告别/春野小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李晋明白,那是她在等方青衣,这个身为她母亲却十五年未见的人。

轮转台上,那些宾客们都在期待着仪式的进行,但是在苍云宗里依旧是一片安静。

“准备得怎么样了?”一个中年男人走过去问了一下负责的弟子。

“师父,都已经安排好了。就是师祖和师祖母那里……”弟子恭敬地说。

“我知道了,你们去吧。”中年男人挥了挥手。

等弟子都走完了,中年男人的嘴角才弯起了一丝笑,:“我真是期待今天啊师哥,十几年前以来,我都是活在你的阴影之下。我一直在熬,就像是一个老女人一样,把那些年轻漂亮的给熬死。我运气比较好,终于把你熬成了残废。这十几年来,师傅在闭关,我江城子主持着这里的里里外外之事,但是我总觉得还有个事情没有办完,现在想想其实也就是这件事情了。我很好奇你会不会来,你如果来了看到这种情况又会怎样,想想我就激动啊!”

江城子越说越兴奋,到最后他的眼里更是射出了一道如同野兽一样的光芒。

而在某个房间里面,丫环们正在给一个极其雍容的妇人装扮,虽然说这个妇人已经年纪不小了,但是这些给她打扮的丫环们却一个个都惊叹于岁月没在她的身上留下什么痕迹。

她什么都好,唯一不好的就是太冷了。

没错,冷,非常冷。

关于这段故事,年长的人知道一些,但是年轻的人却未必知道,很多年轻人压根就不知道这里曾经有一个人叫孟巨源。

“夫人,已经好了。”小心地将妇人的妆扮弄好之后,丫环们退了几步,轻声说。

妇人点了点头,挥挥手示意她们出去。

丫环们点头,小心地退了出去。

一时间,这里面就剩下了她一个人。

妇人好像有些失神,看着铜镜里的自己。

算上这次,这应该是第三次了吧……三次成亲,想想自己都觉得可笑。从年少时候云游的那次算起,竟然整整三次啊!

她摇了摇头,将这个念头给驱赶出去。

可是在这个时候她却感觉到了一股有些熟悉却又有些陌生的味道,她猛然一回头,这才发现房间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多了一个中年儒生。

儒生看起来很寒酸,最起码穿得比较普通。

不过朴素归朴素,他却洗得干净,身上除了鞋子沾了些泥之外竟然都干干净净的。

“我已经老了,你却还是那副模样。”中年儒生好像是已经在她的后面站了很久了,他开口说话的时候声音有些沙哑。

听到这个声音,妇人心感觉到了一种痛。

她深吸了一口气,看着眼前的男人。

分别已经十五年了,这是她第一次看到他。

其实他的容貌跟之前也没有什么区别,除了岁月在他的脸上刻下了一些风霜之外他整个人依旧跟十五年前……不对,小时候一样。

“江城子请我了,让我来看看。并不是想给你难堪,只是时间有些久了,我自己也想过来看看,顺便跟你作一个告别。”儒生孟巨湖看着女人,突然间觉得真好,在我未死之前,还能再静静地看着你一眼,真的很好。

“不但是我来了,绿纱也来了,我想那应该是你唯一牵挂的人了。我养了她十五年,她也想了你十五年。以后见到你若是有什么冲撞的话,别怪她,她只是性子有些冲而已,其实心里可想你呢。”

方青衣依旧没有说什么话,只是听到孟绿纱的时候表情明显就柔和了许多。

“有些事情,我很抱歉,我始终不是他……尽管一度我以为我能代替他,甚至我努力过,但是最终都做不到,在这里我给你说一声抱歉。每个人都有自己该走的路,我错在那一步走到了你的面前。”

孟巨源叹了口气,出人意料地他竟然没有对这个让他蒙羞了个辈子的女人有半分怨恨。

“这次见过你之后,我希望能给你跟绿纱一个好的生活,以后天大地大,任由你自己掌握,不用再囿于这个小小的落霞山,哪怕……哪怕你再去找回曾经失去的东西也好。”

孟巨源张嘴笑了笑,这个中年儒生脸上是一片释然。

“对了,木剑……他已经得到了惩罚,现在还没死,但是也快要死了。这不是为你,而是为我自己。”说完这个,孟巨源忽然整了整霓裳,对着她缓缓躬身,“江湖路远,人心险恶,我已经不能再护绿纱了,也不会再在你的面前出现了,祝你下半生无忧无虑。”

说完孟巨源直起身来,回头便要出门。

“不……不坐坐吗?”方青衣终于出声了,声音带着一股妩媚。

孟巨源停了一下,摇了摇头说:“不了,你的吉时快到了,我也要做事了。”

说完孟巨源大踏步出了门,瞬间便消失在了方青衣的眼前。

方青衣就那么站在那里,缓缓伸出了手,手伸到前面,早已经没有了人影。

她就呆呆地站在那里,惶然不知所措。

“夫人……已经要开始了!”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有一个小丫环跑了进来,紧张地说。

方青衣将手收了回去,那张脸再次恢复成了冷漠之色。

轮转台上,一身大红衣服的人出现在了那里。

他很高,以李晋看来,可能跟自己差不多,甚至还要更高。同时他的身体也非常壮,虽然穿着的衣服将之包住了,但是从他的手便可以看出来。

重点是……他的年纪应该不小了,但是在他的脸上却看不到任何风霜,甚至可以说他比很多在场的年轻人看着皮肤都要好。

李晋几乎在第一时间便已经猜出来了,这应该就是连城湖了。

倒不是因为外貌而猜出来的,而是因为他身上那股丝毫不加掩饰的气机。

那是李晋到现在为止看到最恐怖的一股气机,他相信碰上的那个张天师是个高人,但是他身上天机不泄露。而当日在洛杉矶碰上的仙人,虽然气势也很猛,但是他们也像也收着,没有那么外露。

但是连城湖不是这样的,他全身的气机都外露着,就好像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是高手中的高手一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