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9章 请师傅去死/春野小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李晋感觉到了,其他人也都感觉到了。因为随着他身上的气机释放,在场所有人都感觉到了一股巨大的压力,除了连城湖之外,他们不知道还有谁有这样的能力能让这么多人都感觉到压力。

连城湖站在台上,扫视了一遍。

对此他志得意满,十五年前他破境藏鼎的时候便已经算是很志得意满了,因为那是他们苍云宗的第一个藏鼎。

到了藏鼎,那就表示到了另外一个天地。

山上修道宗派世家无数,但是真正有藏鼎高手坐镇的其实也没有那么多,但是他就是其中一个。

只是到了藏鼎之后他才发现,即使到了藏鼎那又如何,毕竟只是初境而已。藏鼎境界不多,但是多的都比他厉害啊!

于是他便想再突破,为此一闭关便是十五年。

这十五年来,他可以说是丝毫不懈怠,终于突破到了藏鼎巅峰,这让他一举到了山上修道者的超级高手里面去。他现在甚至可以放言,如果不是续世人的首领出手,根本就没有人可以杀死他。

没错,现在有他就有这份自信。

而台下那些人对他的恭敬程度也已经说明了的确是这么一个情况,台下那些人不知道有多少是豪门大派派来的,只是他们在这个时候都只有仰望自己的份。

呼!

他满意地出了一口长气,的确是很满意,这种感觉真爽!

“各位……”连城湖终于开口,声音非常浑厚,“实话不怕跟你们说,今天我连城湖大婚,可能很多人都在想,我都这么老了,为什么要大婚。对的,我为什么要大婚呢?其实就是很想见见各位老朋友,我找不到一个合适的理由,所以就举办个婚礼吧,告诉你们我连城湖出关了。”

众人都沉默不语,那些世家大族或是大宗派的门人们更是如此。

这种想法其实他们内部早就已经猜到了,只是大家都没有开口戳破而已,只是没想到连城湖自己说了出来。

“我连城湖为什么要告诉你们我出关了呢?因为很简单,我想这容州的事情……以后有我说了算。”连城湖看着他们,无声地笑了起来,“当然,你们可以不服,就在这里跟我说,我会给你们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如果你们能打倒我,我会认你们做大。”

旁人再次没有说话,静静地看着连城湖装叉。

“如果没意见,那我连城湖就却之不恭了,以后这容州我说了算。你们谁要是有什么事,大可以找我连城湖。”

再次沉默,谁都没有说话。

连城湖非常满意他们的表现,拍拍手说:“既然都没有意见,那么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了。婚礼马上就开始……”

连城湖退到了一边,而江城子却在这个时候踏前一步。

江城子看了一圈那些人,心中也是志满意得,虽然说连城湖出关之后他就得退做二把手了,但是那又怎样,这些人之前可都不鸟自己的,现在还不是看着自己乖乖的。

连城湖再厉害总有离开的一天,而到时候自己就可以接上去,那这还不是自己的?

他江城子能熬,熬走了孟巨湖,同样也能熬走连城湖!

“现在我宣布,婚礼开始!”江城子张开嘴宣布。

一时间,锣鼓宣天,鞭炮四起,而那些人也纷纷在那里鼓掌。

新娘子从后面由人扶着,就那么一步一摇地来到了台上。

众人轰然叫好,好像比自己结婚还高兴呢。

江城子看了看四周,有些失望,孟巨源最终还是没有来……真是可惜啊,自己就这么错失了一个在旁边可以大笑的机会。如果你来了,那该有多好啊!

他正这么遗憾着,但是却听到了一个清楚的声音响起:“慢着!”

短短的两个字,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字。

声音虽然普通,但是这一句却好像带着一股魔力一样,这么一开口感觉其他的声音就好像失言了一样,就这样被压了下来。

所有人都是一愣,下意识地静了下来,看向声音的来源。

从山下露出了一个头,似乎有一个人正缓缓地向着这里走上来,而那句慢着就是他说的。

那是一个中年儒生,一身的书生味。

他一脸正色地走到了这里,来到了中间。

原本自打新娘出来之后孟绿纱便盯着新娘看,但是当这个中年儒生出现之后她便惊愕地看着他,好像不能相信他就这样来到了山顶之上。

李晋眯起了眼睛,看着上来的孟巨源。

孟巨源好像心有所感应似的,对着李晋所在的那一桌微微点了点头。

而在台上,江城子先是一惊,然后便想笑。

师哥啊,你还真的出现了!十五年没见,你已经成了这个模样,真是好笑啊,昔日的天才,就成了一个中年寒士了!

连城湖也看向了孟巨源,他的眼睛里也有一丝讶异。

“你今天能来,出乎我的意料。你我师徒多年没见,没想到我这师傅越活越年轻,你倒是越活越老了。”这不是开玩笑的,连城湖年纪虽然大了很多,但是看着却是黑发黑须,跟孟巨湖一比也差不到哪去。、

重要的是孟巨源身上没有连城湖那股狠厉之气,所以看着倒还要比连城湖更老一样。

“你我师徒十五年没见,今天既然是你大喜的日子,我自然该出现。”孟巨源面对着昔日的恩师,如是回答。

“很好!”连城湖大悦,“你上来,就坐在旁边。”

但是孟巨源却摇了摇头,缓缓说:“今天我到这里来,不是来看师傅你成亲的。”

连城湖的眼睛眯了起来,“哦?这话怎么说?”

孟巨源抬头,看着他说:“今天我孟巨源到这里来,是请师傅去死的。”

请师傅去死!

这句话一出来都疯了,大家都惊骇地看着这个中年儒生,那些年纪大的人已经知道他是孟巨源,昔年苍云宗的天才,但是那些年轻一辈的就不知道了,不知道这个家伙为什么敢对连城湖这么大胆。

“请我去死?”连城湖放声大笑,指着孟巨湖说,“你这说话的样子倒有几分我的气势,但也仅仅只是说话而已。”

言下之意,你除了说大话,拿什么跟我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