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3章 还此乾坤/春野小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原来气势滔天的水神,在孟巨源引雷击杀再以一言解之后,就那么散了身躯,归于虚无。

连城湖站在那边,看着昔日的弟子心中着实是震惊。

他十五年前给自己画地为牢,原本以为他这辈子就这么毁了,没想到在牢里画着画着竟然画出了他自己的一方天地。

孟巨源看着惊骇的连城湖,微微一笑说:“你我十几年来的恩怨,便在今日一笔勾销,自此,还这轮转台一个朗朗乾坤!”

孟巨源说完再次踏天。

但是天际边还是有雷电闪过,猛然便打在了孟巨源的身上。

孟巨源趔趄了一步,不过依旧走得稳当。

连城湖站在那里,看着平静如湖的孟巨源,突然间有些忌妒了。

这个曾经的弟子,不但画面了自己的一方天地,便是有着一股其他人望尘莫及的风范,这股风范让他这个曾经的师傅都有些羞愧。

“你以为真能杀我,只怕你还没到我面前天劫便已经收了你了。大乘之境历经天劫已经是定数,可笑你强自入境大乘,更是惹怒天上仙,看你怎么能杀我。”

孟巨源一步一个脚印,缓缓说:“够了,杀你足够了!”

说完他跨出了大大的一步,只是眨眼之间他已经到了连城湖的身前。

连城湖大骇,如此在一步夸张到了极点,让他也有些措手不及了。

等他反应过来想要反抗时,孟巨源的手已经到了他的面前,狠狠地砸在了他的胸膛处。

连城湖只觉得胸膛处一阵滔天巨浪,就好像有着千万座山或是江在那里拍打着自己的心房,感觉难以抵挡。

轰!

一道天雷再次降下,就打在了孟巨源的头上。

一瞬间那道天雷便炸开,要将人的耳膜都炸开。

再看孟巨源,只将这个中年儒生的儒巾已经被炸飞,头发散乱,看着倒有些像是野人一样了。

再看他的七窍,第一窍都流出了鲜血,其样十分恐怖。

旁人看得倒吸了一口冷气,这天劫之威果然是十分恐怖啊。

虽然孟巨源成了这样,不过他却非常坦然,他伸出手将连城湖举到了头顶。

轰!

天雷再次引下,狠狠地砸在了连城湖的身上。

连城湖惨叫一声,声音十分恐怖。

孟巨源将连城湖抛高,然后一拳打了过去。

连城湖根本就没有还手的力量,这一拳被打了个正着,轰的一声就飞回到了轮转台上。

孟巨源飞身掠过,天雷再下!

孟巨源单手指天,缓缓说:“今日我孟巨源强行破境,受你天劫。他日必有一刀,斩破你之天地,让尔等窃据仙位之人落成凡夫!“

孟巨源说完,天雷之上似乎有人怒骂:”大胆凡夫,敢辱我仙家!”

天雷轰下,再中孟巨源的脑袋。

孟巨源摇摇欲坠,而在身下的连城湖找准机会就要逃跑。

但是孟巨源的手却搭上了他的头,缓缓说:“连城湖,今日你我师徒死在这里,也算是得一善终了!”

语毕,天雷又下,从孟巨源身上直接传到了连城湖身上去。

连城湖的神识正要脱离身体而去,但是刚好就被这股天雷击中,瞬间便已经烟消云散了。

连城湖瞪大着眼睛,神识先毁,身体再死。

一代高手连城湖,就这样生生被天生给砸死了。

孟巨源摇摇欲坠,看到连城湖死了他再也坚持不住,当的一声便摔倒在地。

这个读书人七窍流血,模样恐怖,但是他的脸上却有一股释然的笑。

“爹……”孟绿纱再也忍不住了,她狂叫一声直接飞奔到了孟巨源的身边,一瞬间,眼泪就像是要决堤了一样。

她一直认为懦弱不堪的父亲,在今天洗刷了她一直都引以为耻的污点。

孟巨源伸手轻轻抚了她的脸颊,然后又看向了那边华衣红服的女子,缓缓笑说:“爹陪不了你的,以后这轮转台苍云宗就是你的了,记住我的一句话,好好待你母亲,好好相信萧路。”

“爹……”孟绿纱已经快要说不出话来了,“我不要母亲,我只要你……”

那边凤冠霞帔的女子终于将凤冠取了下来,略带清冷的脸庞看着孟巨源,在她的脸上好像依旧看不到什么表情。

“孟巨源,你好大的胆子,欺师灭祖,我苍云宗饶不了你!”江城子在这个时候上前一步,对着孟巨源怒吼。

现在连城湖一死,孟巨源重伤,正是他江城子重新执掌苍云宗的好机会。

但是正当江城子出声之时,一柄剑从后面穿透了他的心窝。

江城子大骇,猛然回头。

那是一个年轻人的脸庞,他压根就不认识。

那人自然就是易过容后的李晋了,他面无表情地将剑抽了出来,随手一扔,缓缓说:“连城湖已死,江城子已死,这宗主之位该由孟巨源的女儿孟绿纱来当,你们可有什么意见?”

江城子噗通一声倒地,就那么不甘心地死去。

苍云宗的弟子完全就慌了,不知所措。

先是连城湖死,然后又是江城子死,他们的核心人物接连死去,早已经让他们阵脚大乱。

至于那些被请过来的嘉宾更是如此了,他们压根就不知道该怎么应付这事,所以他们都明智地选择走得远远的,暂时不去掺和这宗派家事。

“我说过送你一份机缘……”孟巨源看着李晋,点了点头,从身上取下了一册书,“这是我送给你的书,以后或许用得上。”

李晋伸手接过,那是一本很旧的书了。

“还有……”孟巨源稍微坐直了些,手中出现了一颗果子,扔给李晋,“此非凡物,是我给你的另外一份机缘。你丹田内有一棵树,此物可以助长。”

李晋心中一震,这事极其隐秘,没想到竟然被孟巨源看中。

“你我交易已清……”孟巨源又看向了孟绿纱,眼睛里都是爱意,“绿纱,父亲要去了,也没有什么好送你的,就把这一身的修为送给你,日后这轮转台上的功法你慢慢看,总有一天能知道如何运用父亲给你留下的东西。”

孟巨源的手搭在了孟绿纱的天灵盖上,但见无数的灵气从他的手上逸出,像是泉水一样灌输到了孟绿纱的头上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