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5章 愧对/春野小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李晋淡淡一笑,随意地说:“会做生意并不是一件很丢人的事情,相反,这是一件好事,你别把会做生意看得那么低贱。”

孟绿纱冷笑一声。

虽然说李晋对她还不错,可是……她依旧对李晋没有什么好脸色。

李晋并不在意她对自己的脸色,缓缓说:“我来这里是要告诉你几件事情,第一,你父亲跟我的交易已经完成了,剩下的是你跟我的交易。第二,苍云宗现在已经元气大伤,但是你父亲给你留下了不少东西,能不能起来就得看你自己了。”

孟绿纱闭口不语,良久才问道:“我们之间还有什么交易?”

李晋一笑,“你苍云宗再起势,他日若有下山之日,我替你苍云宗寻一块最好的地方。”

下山?

孟绿纱缓缓不语。

“这是你父亲交给我的一封信,在我们出发之前就交给我的,让我转交给你。”李晋将一封信拿出来,放在上面,“我也不怕实话跟你说,我不是你们山上人,而是山下人。到这里来也没有安什么好心,只是想看看山上人实力而已。但是既然我到了这山上来,要做的事情就一定不少。你们山上人要下山,这是定成之势,无法更改。我在山下不能说多厉害,但是替你寻一个好地方还是可以的。当然,前提是我能挡住这些山上人。”

李晋说完这些话大踏步地便出去了。

孟绿纱拿着信封在里面良久无语。

李晋出门而去,看到前面方青衣站立,对着自己微微一笑,似乎有话要说。

李晋走了过去,任是他也不由得叹气,这个女人果然跟一般的女人不一样,长得如此美艳,难怪会让连城湖在将其做炉鼎之后还会娶她。

两人走到了另外一边,来到了一个亭子。

“这次连城湖江城子连续死去,绿纱能稳住大局,其实是你实力压在这里,让派内的一些高手不敢乱来。她年纪小,虽然明白,却不愿意承认,我这做娘的在这里多谢你了。”方青衣对着李晋行了个礼。

李晋拍着栏杆说:“你客气了,我只是跟孟先生有过约定而已,不用谢我。”

方青衣点头,“其实还有些事情我是要拜托你的……”

李晋回头,讶异地看着方青衣。

李晋一直看不透方青衣,他想不透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想法,好像一切东西于她而言都是身外物一样。

便是孟巨源死在那里,她依旧面无表情。

“有些话不吐不快……”方青衣笑了笑,只是这笑容看着也有些凄凉,“今天看到先生,莫名觉得有些亲切,所以有些话我跟你说说,还请先生不要厌烦。”

李晋点头说:“无妨。”

“可能在很多人眼中看来,我就是一个不要脸的女人而已。这个我承认,算来,这是我第三次成亲了。人家都说人成亲一次,就够一辈子,但是我成亲三次,却依旧没能过好这辈子。年轻的时候太执着,自己没能活好,同时也连累了巨源。到那时候心如死灰了,面对连城湖那连恐带吓的,也就无所谓了。可是这些年来,始终觉得亏欠了绿纱。”

李晋不语,只是静静听着。

“她今年也不过十八而已,三岁那年她父亲带着她下山。其实我知道这对她来说是好的,毕竟这里肮脏到哪里都站不住脚,我高兴,只是没有说出来而已。现在见到她我很开心,可是我也知道她对我有很大的怨气,我不怨她,也没有资格怨她。只是……”

她抬起了头,脸上还带着一丝笑意,那种笑意就像是恋爱中的男女一样。

“她一直都认为我不喜欢她爹,甚至巨源也是这么想的……他一直都认为我心里装着另外一个人,他错了。其实我爱他……”

李晋看着他,突然间感慨万分,要说方青衣爱孟巨源吗?很多人应该不会相信,但是当方青衣亲口说出来的时候,李晋却又很相信。

只能说,这可能是一段孽缘吧。

“世间有些事情,其实都是自己在作。年少的时候脾气不好,性格不好,到现在我才后悔。其实想来想去,嫁给他生下绿纱那几年是我最快乐的日子。只是我太不知道珍惜了……”

方青衣怀念着以前,突然间又笑了笑,“以前我住的院子前,有三棵芭蕉树,一到晚上下雨我便能睡得很踏实,那样的晚上其实我是最快乐的。只是那棵芭蕉树还在,但是他人却已经不在了。”

方青衣摇了摇头,用手擦了擦眼角,缓缓地对着李晋说:“多谢先生听我一些不上台面的话。”

李晋点头说:“孟夫人客气了。”

之前李晋压根就不知道怎么称呼他,但是现在听了她的话,他终于可以放心地称她一声孟夫人了。

方青衣现在是真笑了,她缓缓转身,离开了这里。

李晋就坐在那里,看着她的背影,良久才回过头去。

“何苦呢。”想到孟巨源十五年来的屈辱,然后又作出了这样的反抗,李晋不由叹息了一声。

他打开了孟巨源给他的书,上面空无一物。

“你给我这么一本无字书,我实在是参不透啊!”李晋喃喃自语说。

没错,这就是李晋现在的想法,这本书他已经看过很多次了,但是每一次看都没有任何的字显示出来。

但是他可以确定,孟巨源绝对没有跟他开玩笑,因为这本书太老旧了,甚至上面还可以看到其他人经常使用过的痕迹。

这么一本书不可能是假的,没有人会真正对着一本无字的书看这么久,那只有一种可能,这不是一本无字书。

李晋不知道,就在他喃喃说着这些的时候,遥远的梅河村好像有人感应到了,老先生背负的双袖走到了院子外面,看着外面的天空。

“是我误了你的一生啊!”老先生叹息了一声,“当年要不是我跟你谈了一宿,你可能就会接上筋脉修道,而不会在上面隐忍了十五年。什么圣人之言,我让你在上面苦等了十五年……我愧对你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