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9章 挖坟/春野小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于是虎丘城出现了最为令人惊讶的一幕,平常都畏妻如虎的左蛟将唐婉宁一家三口赶出了左府,这个消息就像是滚雪球一样很快就在城里传了开来。

“左大人这次是真的怒了,看着真是太爽了!”

“唐婉宁真贱啊,左大人这些年都忍让她,这次终于不忍了!哈哈,看着真是爽爆了,就应该这样对待她!”

……

市民们都把这事当成了茶余饭后的谈资,但是大家都一边倒地支持左蛟,而痛恨唐婉宁。

不过这一点都不奇怪,左蛟在这边的口碑风评很好,可以说是唯一一个会亲自巡视的重要人物了。而且左蛟跟其他人的作风不一样,即使是面对着世家大族也敢于提出要求,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楚寻和李晋自然是听到了这个消息,听到之后楚寻就说:“啧啧,这么快他就跟他老婆闹翻了,看来我们还可以去给他浇浇油。”

李晋一笑说:“暂时就先不用浇了,我们在旁边看着就行了。如果我猜得不错,现在应该是轮到唐城主亲自出马了。但是这效果是好是坏就得看唐城主个人了,我们不用再管,不过我倒是对唐婉宁比较好奇,想去唐家看看。”

楚寻不屑地摇头说:“这唐婉宁有什么好看的,这婆娘在这边的风评太差了,人们都说左蛟什么都好,就是娶了这么一个婆娘不好。”

李晋哈哈一笑说:“左蛟不得不娶啊,要是没娶可能早就已经死了。”

左府内,就在唐婉宁一家人离开后不久马上便来了另外一个人物。

这位大人物来到的时候前后都是封锁了,不让任何人进出,外面更是驻扎着一支军容严肃的的队伍。

左蛟在收到消息之后马上便出去了,恭敬地迎接去了。

“好久没来你的宅子了,城内几个员外郎又给了我一些好东西,想着也给你送来一些。”一个年约五十的中年人走了过来,拍了拍左蛟的肩膀。

左蛟行礼说:“多谢城主!”

唐城主笑了一笑,看了看这里说:“听说你把婉宁赶出去了?”

左蛟没有说话。

“这女人啊,她有时候是挺招人烦的,但是婉宁跟了你也好几年了,分寸还是知道的。”唐城主循循善诱,“她也是急的,我听说昨天晚上你遇上了一个采花贼,可不巧这贼偏巧是他侯府的人,所以你就顺手宰了。”

左蛟点头说:“他自称是侯府的人,谁知道是不是假冒的?”

唐城主呵呵一笑,坐了下来,脸色同时也略微阴沉了一些,这才说:“是不是假冒的,我知你知侯家更知道。左蛟,我想你得明白这么一个道理,有些事情还是得按照规矩来。”

左蛟心中微动,“是我做错了?”

“区区一个管家而已,你杀了便杀了,但如果是侯家的年轻人呢?你可不要忘了,之前你杀的人是谁?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也是侯家的人吗!那时候你的下场如何,你应该比我清楚。若不是我心善放了一你条生路,现在只怕你早已经跟你之前的朋友一样横尸荒野了。”唐城主淡淡说。

左蛟一颤,抬头看了一眼唐城主。

只个老狐狸的眼睛里有一丝深意,看着好像很慈祥的样子,但是里面却闪着杀气。

“我明白!”左蛟深吸了一口气。

“不,我觉得你还不明白!”唐城主摇了摇头,“如果你真明白,就不会真去杀那个管家了。你若是在婉宁劝告你之后去跟侯家道个歉,这件事情也就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但是你偏偏要耍这个性子,这不侯家的人就找到我了。有时候我在想,是不是很多年前那件事情你已经忘了,所以你还如此执念。”

左蛟心中盘算着唐城主的这番话,越发不知道他的想法了。

“告诉你吧,我唐仲虽然是虎丘城的城主,但是你在我手下多年,也知道这里面一大三小其实比我更有说话权,我顶多就是在夹缝里活。做人不容易,做这个城主更不容易。”

“所以……我们该管的东西也不管吗?”左蛟问。

“天真!”唐城主摇了摇头,“什么叫我们该管,什么又叫我们不该管?其实你仔细想想,都一样的。这个世界有很多不公平,但是你根本就管不过来。”

左蛟已经彻底明白了唐城主话里的意思,久久无语。

“把婉宁接回来,怎么过生活那是你们两个人的事情,但是我不希望再看到你把她赶出家门的事情了,哪怕再有一次,我就能让你再回到之前的样子。”

唐城主站了起来,语调越发阴冷,“你应该知道,是我把你扶到了今天的位置,但是我同样能将你从上面揪下来,我希望你明白这个道理。”

左蛟抬头,没有任何反驳的意思。

唐城主大踏步而去,不过刚出了了大门却又停下,回过头对着左蛟说:“忘了跟你说了,城南三里处的小南湾大松树下有个坟墓,是我手下的人无意发现的。侯家说了,那个坟墓太冲,挡了他们侯家的风水,所以让人给挖了。在这里我跟你说一声!”

说完唐城主再也不回头,直接就出了大门。

那一边,左蛟面色通红,双眼充血,青筋暴露。

他就那么紧紧盯着唐城主的背影,将掌抓成了拳头,然后又松开成掌。

他将头埋在了手掌之中,颓然地坐在了地上,十指之中,隐有泪珠滴下,呜咽之声传了出来。

“他日我必成一代剑客!”那是初识他时的锋芒,手里一把剑,就想纵横天下。

“好好给我活下去,活到不用我们散修出现的那一天!”那是在侯府围攻下身受重伤垂死时他说的话,他手中的剑已经断成了两截。

就为他这句话,他活了下来,像狗一样活了下来,在唐仲的脚下匍匐,乞求他的宽宏。

他活了下来,但是活成了一条狗。

这么多年来,他尽自己最大的努力解决一些事情,原本他以为做到了唐仲的二号人物能做一些事情了,可是发现依旧不能。

更可悲的是,他连他的坟墓都保不住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