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0章 杀人/春野小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虎丘城有两个唐府,除了城主唐仲的之外还有另外一个是唐仲的弟弟的。

唐仲的弟弟是什么样子大家都不记得,但是都知道他排场很大。

现在唐府里面一片笑声,唐婉宁一家人正在吃饭。

“大伯去过了是吧?哼,左蛟在晚饭之后就得像条狗一样求我回去,我看他还能怎么了?真以为自己翅膀硬了,在我眼前他还不就是一条狗?”

唐婉宁冷哼了一声说。

“姐,要我说啊干脆甩了左蛟这个家伙吧,像姐这么漂亮的人怎么会跟他在一起?”一个年轻的纨绔说。

“我的好弟弟啊,你真以为姐姐是傻的呀?我告诉你吧,左蛟以为经常晚上不回家就能把我给晾下,却不知道我私底下给他戴了多少绿帽子。”唐婉宁冷笑一声,“要不是大伯看中他的能力,非要留下他,我早一把毒药毒死他了!不过这样也好,毕竟他也算是虎丘城名义上的二把手,我这样出去也比较有面子。这次他如此对待我,我得好好想一下怎么惩罚他了!”

“对对!”唐母也在点头,“是得好好收拾他……连我的女儿都敢打,真是反了天他!”

“现在我猜他都已经快要哭死了……”唐婉宁得意一笑,“当年他在大伯手底下逃了下来,谁知道狗胆包天,竟然把他死去的朋友尸体给殓了起来,偷偷地葬在了那里,每年还自己一个人偷偷摸摸地去祭拜,以为做的天衣无缝呢。却不知道我早就知道了,这次告诉了大伯,把他的坟墓掘了,我看他还能怎么蹦跶。”

“挖得好挖得好……这个家伙当年就像条死狗一样,近些年以为自己能干了,就不把别人放在眼里了,现在就该让他再尝尝当过硬的滋味!”唐父立马就狠狠地说。

“人心毒啊,现在看来的确如此啊!”便在这个时候,一个并不属于他们这里的声音出现了。

但见那边缓缓出现了两条人影,正是李晋和楚寻。

李晋还好,一脸淡然,但是楚寻却是双眼暴戾,恨不得一剑将这一家子都给枭首了。

“你们是谁?”唐父是家主,立刻就站了起来,指着他们勃然大怒。

李晋呵呵一笑,“不要激动,我们也就是普通人而已。路过的时候听到你们这些话,忍不住就想过来给你们鼓几下掌,真是太能白话了!”

“像这样的人,我一剑杀了便是!”楚寻却阴冷地说。

“不急不急,要杀也是留给别人杀!”李晋淡淡开口。

楚寻抬头,感觉到了一股巨大的杀气。

只见门外正缓缓走进来了一个人。

这人身上背着一把剑,脱下了一身的官服,看着便像是散修游侠一样,赫然便是左蛟。

“我还以为你得到我们吃完饭才来呢?哼,知道我唐婉宁不好惹了是吧?告诉你,先把这两个看着便让人讨厌的家伙杀了,然后再跟我谈回家的事情。”

唐婉宁看到了左蛟之后便笑了起来,一脸的得意。

左蛟却停在了那里,将背上剑解了下来。

“唐仲挖坟的时候还留下了一把剑没有挖出来,你应该提醒他一下的。当初我将他葬下去之前便将这柄剑重新锻造过了。他说有一天要用这把剑成为天底下最厉害的剑客,他没能做到,我肯定也做不到,但是我想替他试试。”

左蛟看着他们,缓缓说。

“剑客!”唐婉宁哈哈大笑了起来,“左蛟,你就别在我面前说什么大话了,你那几下子我还不明白吗?现在杀了他们两个,或许我就会放过你!”

左蛟点了点头,“放过我?嗯,我希望你等下还能说出这句话!”

说完他向前走了几步,看着唐父说:“当初我把我父母的牌位迁到左宅去,我记得最先闹事的就是你们俩吧。如果我没记错,你还砸过我父亲的牌位。”

“对,怎么了,难道你还想找我算账?”唐父站了起来,不屑地看着左蛟。

他见过左蛟的太多不堪,当初左蛟像条死狗一样趴在唐仲的脚下乞求活命,也见过左蛟被唐仲施舍时的阿谀。

可以说,他从心底里瞧不起这个长得既不出众同时又活得像条狗的男人。

“你这辈子唯一说对过的事情大概就是这件了!”左蛟的手伸了出去,瞬间便将他的喉咙卡住,“你记住了,今天我左蛟跟你的账清了。”

说完,他一用力,唐父的脖子就这样让他拧断了。

唐父的尸体被左蛟随手一扔,就那么掉到了地上。

唐家三人都吓呆了,特别是唐母一个站立不稳就要摔倒了,指着左蛟,话都说不大利索了,“你……你要反了你……”

左蛟看着她,缓缓说:“反?不对,我只是在清一些账而已。”

说完,左蛟手中的剑终于出鞘了。

长剑所至,唐母的人头咕咚一声就掉到了地上,血不住从她的肩膀上冒了出来。

“杀人了……”唐婉宁两姐弟都吓坏了,陡然便尖叫了起来。

但是左蛟却一点都不急,缓缓说:“蛟龙军已经把这里都控制住了,你现在就是拼命叫也没用,唐仲他一点都不知道。”

“你……你就不怕我大伯杀了你吗?你这个恩将仇报的人,要不是当初我大伯救了你,你现在早已经成了乱葬岗上的一具白骨!”唐婉宁怒吼说。

左蛟淡淡道:“这么些年下来,恩我早已经给他报完了。现在我跟你们唐家只剩下怨!想来想去,其实怨最大的应该就是我们两个了。这么些年来,你把我左府弄得不像样子,我能忍,但是你挖我朋友的坟,我不能忍!连个死人的安宁都得不到,你还有什么理由活下去!”

说完左蛟长剑再出,一剑刺入了唐婉宁的弟弟头上。

血浆从上面流了下来,这一下子唐婉宁的弟弟竟然还没死,不住在那里哇哇大叫,看非常恐怖。

“啊……”唐婉宁已经吓疯了,不住疯叫。

左蛟拔剑,再一挥。

唐婉宁的声音戛然而止,但见她的胸前正有一团血迹渗出。

唐婉宁的眼睛里流下了泪,看着左蛟,“不要……不要杀我……”

话音刚落,左蛟长剑往上一划,唐婉宁瞬间一分为二,倒在地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