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2章 生死较量/春野小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唐仲看着他,缓缓说:“做狗就得有做狗的样子,不然就只能做丧家犬了。”

左蛟点了点头,将手中的花生壳一扔,缓缓说:“我也是这么认为的,所以这十来年以来,我一直都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就是生怕哪里得罪了你,来个死无全尸。当年我父母离去的时候,我还有姐姐在家里给他们收殓。我那个做了一辈子剑客梦的朋友死之后还有我偷偷给他立墓,但是我要是死了,恐怕连个收尸的人都没有。所以我活得很小心,因为我担心一不小心就横死了。”

唐仲盯着他,想以现他这番话里背后的意思。

左蛟再次开口,“哪怕是唐婉宁让我父母的牌位在外面,不准进左府,我也都忍了。那时候,我应该很像是一条狗,而且还是一条不会叫的狗。现在想想,做狗其实也不容易啊!”

“你想说什么?是想说你不做狗了?”唐仲反问。

左蛟点点头,“对的,我说了那么多的开场白,顺便还跟你诉了一下苦,就是想告诉你,我左蛟……不想做狗!”

“你还真想反了你!”唐仲终于忍不住了,站起来勃然大怒。

“唐仲,告诉你一个并不好的消息,从今天开始,这里由我说了算。你……滚出虎丘城!”左蛟坐在那里,霸气初露。

“好!”唐仲气得大怒,眼睛里杀气乍现,“左蛟,不想做狗那你就做一具尸体吧。”

说完,他对着外面大喝一声:“来人!”

门外寂静无声。

“虎丘城的兵一半都在我的手里,至于你的亲卫军已经刚刚让我的蛟龙军给灭了。现在这虎丘城……没有人再听你的话了。”左蛟站起来,看着他笑了一笑,“其实我真有些好奇,你唐仲有何德何能,在这里做了这么久的城主!”

“你!”唐仲骇然,万万没想到这条他养了十年的狗竟然在这个时候咬了他一口,并且还咬得如此之重,“你以为我杀不了你?”

说完唐仲全身气势暴涨,一瞬间便来到了道宫初境。

他也是个修道者,并且还是可以开宗立派的修者。

但是左蛟却指着上面说:“你看,那里有一把剑!”

唐仲抬头,就看到了一个剑客凛然站在上面,大声说:“唐仲,你不是想杀我吗?有本事就来啊!”

楚寻早已经换回来了本来的面目,对着唐仲大笑。

唐仲一惊,“你这小儿,找死!”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身边一道剑光陡然劈落。

唐府展开厮杀的时候,几乎这城里的大世家都知道了。

“左蛟反了?”木府之上,一个老人笑了起来,“唐仲一直拿左蛟当狗养,可能怎么都想不到终有一天会让这条狗给咬了,真是精彩啊!”

“父亲,要不要我们去支援一下唐仲……”下面一个中年人立马就问道。

“支援?”老头笑了,“给我一个理由,我为什么要去支援他?”

中年人怔了一下,“我们……不是合作很多年了吗?”

“那个时候的唐仲多弱啊,自己的实力差,同时手底下也没有什么能人。但是现在可不同了,虽然他一直在压低修为想让我们误以为他囿于入道而出不来,但是我早已经知道他已经是道宫境界了。”

中年人一惊。“道宫!他怎么会到了道宫?”

老头笑眯眯地说:“唐仲心思不简单,而且他天赋也不差,到道宫境界并不稀奇。可惜的是他不但追求自己和实力,现在更是广收四方散修。虽然对我们说是因为要应付下山的事情,但是你想想,这里面未免没有跟我们对抗的意思啊!”

中年人一呆,经老头提醒这么一下他才感觉真就是这么一回事。

“都是狗,他左蛟是唐仲的狗,唐仲也不过是我们的一条狗而已。这两条狗都不老实,都想把主人推掉自己重来,既然如此,为什么不让这两条狗先咬一咬呢?这么一咬,城主的实力可就大减了。到时候不管是他唐仲赢还是他左蛟赢,都只会是惨胜而已。那么唐仲多年所谋就毁于一旦了,而我们木家又可以轻易将这城主当成木偶来玩,所以为什么要去插手呢?”

中年人大悟,对着老头说:“爹,我明白了!”

老头笑了起来说:“明白了就好,就得让他们好好打一架,不管是谁赢,其实我们木家都赢了。如果那几家不蠢,他们肯定也会像我们这样做的。安静地看着这一出戏,可不就是最好的事情了吗?”

中年人心悦诚服地点头说:“父亲,高!”

老头也放声大笑。

而相同的结论几乎就从其他几个世家那里一样传达了出来,最终到了外面也就几个字,那是他们城主府自己内部的事情,他们几家不适合参与。

于是这本该是震动虎丘城的大事就这样只在城主府上演了,没有任何一家世家大族参与了,大家都只是静静地看着,等一个天大的便宜。

李晋也没有参与到对唐府的围剿之中去,他只是躺在某一个屋顶上面,看着星空点点繁星,有些无聊地说:“看来这些人还真是把算盘打得叮当响啊,都已经成这样了愣是一个人都不出现。唐仲虽然说已经有了自立门户跟对抗的意思,但是毕竟也算是老熟人了,你们倒好,一个个都不出手。这说明啊,做狗始终都是狗,那怕你能上山替他打猎呢,依旧只是一条狗而已啊!”

李晋叹息了一声,“只是你们这次的算盘打得有些太差了,左蛟宰了唐仲,接下来你以为他们不会动你吗?就算他不会动,我会动啊!”

李晋站了起来,看着他们的宅院便在那里笑,笑得前俯后仰的,都快已经笑不出来了。

城主府那边,正在进行着一场生死的较量。

在这场较量中,只有一边能活下去,而失败的那一方就要死在今天晚上,再也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李晋知道,唐仲会死。

楚寻说过,虽然他只是入道巅峰,但是能杀道宫初境的。而左蛟虽然一直都在隐藏,但是李晋也知道,恐怕这个人的实力跟楚寻也差不了多少。

唐仲,你还有什么理由不死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