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3章 旧账/春野小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李晋在那里看热闹,唐府已经是血流成河了。

蛟龙军不愧为左蛟最为强大的军队,进府没多久之后便大杀一通,除了奴仆杂役之外,唐府所有人都不放过,全部斩杀。

而唐仲在楚寻和左蛟的攻击之下也终于不敌,全身是伤地躺在那里。

左蛟冷冷地看着唐仲,“杀唐婉宁的时候我就跟她说过了,你当年放过我一马的情义我在这些年早已经还了,我左蛟没有再欠你的了。”

唐仲看着唐府内的一片狼藉,终于真切地感觉到了自己的一切都在消失。

“你……我养了一条白眼狼!”唐仲对着左蛟怒吼。

“不是把我当狗养吗?什么时候又把我当成狼了?”左蛟看着他,眼神阴沉地可怕,“你也不想想,为什么那些大家族没有来一个。”

“你以为他们会放过你?”唐仲当然知道他们为什么没来,但是心里还是有些悲哀。

“这个就不劳你费心了!”左蛟一剑刺入了唐仲的脖子里。

唐仲瞪大着眼睛,终于咽下了那一口气。

虎丘城仅仅是在这一夕不到的时间便已经是改换了门庭了,再也没有了之前的唐府。

当唐仲死的消息传出去的时候,原本一直都没有动静的几大家族终于有所动静了。

木府内,那个老头微笑着说:“左蛟赢了,并不奇怪,这些年来左蛟一直亲自掌兵,在军中威望可以跟唐仲一比,而且他练兵的能力确实不错,这样突然的袭击唐仲不输才怪。听说那个杀了贺府人的剑客也在那里。正好,知会一声贺府,让他们上唐府去将那个人拿下来。”

中年人一脸不明白。

老头缓缓说:“左蛟赢了,那我们便让他做这城主也无关紧要,但是有些事情他得明白,不管是唐仲还是他左蛟做城主,其实都不过是我们这里的一条狗而已。年轻人上位,总是会表现得特别热血。偏偏他要把楚寻弄到他那头去,跟着一起杀了唐仲。不过这样也好,省得我们再想一个辙让他左蛟觉得我们几大家族不可侵犯,就让贺家出面,大声地去他们那里让他把楚寻交出来。这样一来,也算是给他长了一个记性。”

中年人低头说:“是,我马上去贺府!”

只是中年人刚刚出去之后便听到了一个消息,“不好了,左蛟杀了唐仲之后便去了侯府!”

中年人一愣,惊讶地站在了那里。

“这个左蛟……”老头也有些发愣,“你想做什么?”

这话是木家老头想得到的答案,也是侯府想得到的答案。

当左蛟带着人就那么出现在侯府的门前时,里面的都愣住了。

侯府当然知道唐府里发生的惨事,但是他们没想到这么快左蛟就带着人来到这里了。

开门的是侯府的一个老头,这个老头叫侯贵,已经在侯府任职多年,可以说是一个非常懂得察言观色的人了。

他认识左蛟,当年侯府和唐仲一起出手将那两个斩杀了侯府公子的散修围猎,他也是参与者之一。

那两个散修其中一个在当年那一件事中已经身死,而另外一个人人就是现在的唐仲二把手左蛟。

因为唐仲的人原因,这些年侯府对左蛟表现上最起码是尊敬的。

但是左蛟对此好像也很有记忆,从来都没有登过他们侯家的大门,现在他这么一来是什么意思?

“我记得你……”还没等侯贵开口,左蛟便已经抢先开口了,“你叫侯贵,当年追杀我们的时候你还给了他一刀,我记得很清楚,那刀就砍在腿上,口子非常深。”

侯贵又是一愣,这么久的事情细节他都已经快要忘记了,没想到他竟然还记得。

不过记得那又怎样?

侯贵冷笑了一声说:“左蛟,怎么着,把唐仲杀了当了城主以为就可以来我们侯府捣乱了吗?识相的就给我滚出去,不然……”

话到这里他的声音就已经停止了,因为他感觉到了肚腹那里一阵巨痛。

他大骇低头一看,只见左蛟的剑已经刺到了他的肚子里面,没有一丝的犹豫。

“你还记得他的名字吗?可能你早已经忘了,那么我现在告诉你,他叫陈道。你们杀了他,连尸骨都不放过。我左蛟不是来干什么的,就是想教教你们侯府怎么做人!”

左蛟抽剑!

侯贵啪的一声就倒了下去,瞪大着眼睛死去。

侯贵对着身后那些人说:“摆阵,记住了,杂役奴仆妇孺可以放过,但是其他人一律杀光!今天就让侯府从这里消失!”

身后那支军队轰然答应。

左蛟带队闯进来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侯府的里面,侯家的家主侯随听到之后一口血都快要喷出来了,他震怒地便带着家中高手来到了外面的院子。

蛟龙军在楚寻的帮助下已经一路清理到了里面,正好就跟侯随撞上了。

侯随一看,只见这一行人的刀上已经是血迹斑斑了。

侯随顿时就怒了,这也就是说他们侯家已经有不知道多少人死在他的手上了。

“好啊,左蛟,当年我鬼迷心窍听了唐仲的话把你给放过了,没想到你不但不感恩也就罢了,竟然还对我侯家如此大开杀戒,当真是找死!”

左蛟甩了下剑上的血,看着侯随说:“你知道我为什么还活着吗?那是陈道跟我说过的一句话,他说让我活下来,不顾一切地活下去,活到这个世界不需要散修的一天。可是这些年我都像狗一样活下来了,依旧等不到不需要散修的那一天。我对你们侯家只有仇恨,何来感恩?到现在我还认为当年杀了你们侯家那个畜生依旧没有错。既然没有错,我左蛟为什么需要你们来施恩?”

“好……”侯随气得连连点头,“既然你想死,那么我侯随便成全你!”

“十年前我们不是你们的对手,你以为现在还是这样?”左蛟嘲讽地看着他,“连唐仲都能练到道宫境界,便算我不如他,但是要超过你侯随应该也不是什么难事吧!”

侯随一惊,一股战意上升。

左蛟脸似寒霜,“今天我左蛟就在这里为陈道报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