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8章 风起青萍之末/春野小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叶山檀躺在竹排之上,经过石梯的时候让竹排在急水中停了下来。

直到叶山檀停下来之后,少年这才发现江边竟然还有一个竹排,讶异地看向了这边。

“你可是送剑人?”叶山檀坐了起来,声音很温和地问。

少年这才想起来自己的任务,马上便点头,略带探询地问:“您……是要剑的人吗?”

叶山檀点点头,手一伸,那把剑无力自动,瞬间从少年的背上弹出,飞到了叶山檀的手中。

少年吓了一跳,同时又松了一口气。

叶山檀将剑放在竹排上,连看都没再看一下。

少年鼓起勇气看着叶山檀,问了一句话:“您……您是仙人吗?”

叶山檀哈哈大笑,看着他说:“这个世界哪来的什么仙人,都是一群痴人,痴迷长生大道。”

少年年轻,哪懂得这些,听着有些懵。

“你本是女娇娥,奈何作儿郎啊!”叶山檀却根本就不管他听懂没听懂,嘴里吚呀学着渔夫的曲调哼了这么一曲出来,少年听到之后却是脸色一变。

直等到那个竹排离开好久,少年这才将头巾散开,正是一副少女模样。

首阳江边,很多人都看到了一幕,一个酩酊大醉的人就躺在竹排之上,一直往下漂流。

“他要去哪里?”不少小孩子争相发问。

“他要去星河!”汉子们带着轰然的嘲讽回答。

星河,这是他们胸中仅有的一丝才情说出来的略带文化的词了,他们很自豪。

没错,叶山檀也这样认为。

而在这一天,木家的人带着叶家的人终于登临了新的城主府,当然,左蛟也是亲自前去迎接。不管木家那天想对左蛟做什么,但是最起码他没做。

这就已经够了,当然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李晋建议他先静观其变。

木家的家主亲自带着两个中年人来到了城主府,这两个中年人身上的气势都不低,李晋保守估计一个应该是道宫初境,一个应该也算是道宫中境了。

这样的人一来,左蛟的压力立刻就大了。

“左城主,之前发生的事情我木家可以当作没发生,这城主谁来做对我木家都没有关系。现在找你只是有一件小事,希望能跟你商量一下。”

木家家主非常客气,没有盛气凌人,相反还非常客气。

这让左蛟有些惊讶,木家一向都很强势的,本来得到了叶家的支援应该会更强势才对,怎么却显得如此客气。

“请讲!”左蛟心思变动,不过脸上却没有任何的表情。

“相信你已经知道我们叶家来这里的目的了吧……”右边的是道宫中境的人,他开口说话了,“都说首阳山上有高人的坟墓,这些年来不少人也已经去看过了,虽然从来都没有找到了坟墓,不过我叶家还是想再看看。你放心,我叶家也不是乱来的人。在这里我可以跟你保证,我只用一个下午的时间,找不到,那么我们叶家以后再也不会打这座坟的主意。即使是找到了,我们只要东西,那位前辈的坟我们自然会完好地封回去,不会动前辈有尸骨。”

左蛟心中一愣,这可不像他们叶家的行事风格,竟然还来征求自己的同意。

“当然可以!”不知道什么时候李晋已经站在了门外,正靠在门上看着他们,“我替你答应了。”

左蛟倒没有意思,既然李晋已经答应了他自然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只是李晋这么一出来,叶家的两个人立马就将视线锁定在了他的身上。

李晋淡淡一笑说:“一个下午而已,听说这首阳山可是被不少人找过,其中不乏名门世家,我还不信你们能找到了。”

叶家的人笑了一笑,对着左蛟说:“既然如此,那我们就下午去吧。”

左蛟点头,将这三人送出门去。

看着他们离开的身影,左蛟这才疑惑地看着李晋问:“为什么让他们去找坟?虽然说未必能找到,但是这种事情可很符合规矩,便是听都不好听。”

李晋缓缓说:“坟肯定是不可能给他们挖的,其实我就是好奇他们要找什么东西,还有……他们的目的是什么?”

左蛟有些不明白了,他们的目的是什么?目的不就是那些宝贝吗?

当然,左蛟不会明白李晋的,因为有些事情只有李晋自己才知道。

比如说……他觉得刚才那两个叶家人看自己的眼神中有深意。

既然要玩,那干脆就陪他们玩一把,看看牌桌上谁玩得更好!

到了下午,木家家主带着叶家两个人很快便再次拜访。

左蛟和李晋也早已经做好了准备,等他们一到便已经出了城主府,向着城外的首阳山而去。

这算是私人外出,所以左蛟除了带上李晋之外倒也没有带其他的人。

木家主就站在左蛟的身边,一路上还不时跟左蛟聊上两句,就是一句都不提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就好像他根本就不知道有这么一回事情发生过。

而那叶家两人则陪着李晋并肩而行,大袖招摇,显得异常有神采。

“在这里就可以上首阳山了,只不过首阳山已经很久都没有人上去过了,这路看着并不平坦。”左蛟指着旁边一条小路,从这里看上去,似乎有一条羊肠小道。

“在江边看看风水先吧!”叶家一人个指着滔滔首阳江说,“说来也奇怪,这位前辈既然是埋在这里,那应该有替他尸骨之人,但是却偏偏找不到。但是以这位前辈的实力,替他收殓尸骨的人应该也不会是一个普通人,不说其他,风水总要是讲究一番,或许我们可以从这里开始入手!”

木家主点头说:“正是如此!”

左蛟和李晋对视了一眼,然后便停了下来。

而首阳江上,突然间起了好大的一阵江风。

江风滚动,吹过江面,就好像是要卷起一阵江雨一样。

首阳江的上游,静悬于江面上的一张竹排之上,那个躺着的人好像心有所觉,他睁开了眼睛,抓起了竹排上的剑。

然后他坐了起来,拔出了剑。

一闪而过,他感觉到了这一路顺江而下的东西,良久之后他才喃喃一声说:“终于是气足了!”

他站起,抬手劈下那一剑。

风起青萍之末,一道剑光从首阳江上劈开。

一剑千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