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9章 有人下山/春野小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首阳山上,有一个地方正面朝着首阳江。

这地方有个小土包,要不是太过于大了一些,让人看到只怕是认为下面有蘑菇生长,长成了这样。

不过这地方是真的不错,站在这里可一瞰首阳江的绝美景色,更可远观对面山峰。

可能正是因为如此,所以这里经常有野兽栖息,不说那些山鸟林虫了,便是庞然大物也不乏在这里经过的。

山中皆有灵,更不用说这些异兽了。

在这个小山包面前种植着两棵枇杷树,可惜的是现在吃枇杷的季节已经过去了,两百年来,这两棵枇杷早已经长成了大树,冠盖压山包。

虽然年年都有很好的枇杷结果,但是因为无人采摘,枇杷掉在地上又发出了芽,是以下面还有不少小枇杷树,只是虽然如此,却依旧不及这两棵大枇杷树来得壮观。

当那个顺竹排而下的中年人手中折下一根垂柳之后,两棵枇杷便好像有所察觉,呼啦地响了起来。

中年人吹起了红螺,另外一棵枇杷树又摇了起来。

他从铁剑村接过剑,两棵树晃得更厉害了。

他躺下仰望星河,枇杷树摇晃不止。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那个山包好像有了动静。

这个动静是很小的,最起码一开始是很小,就好像是晃了一下,然后再晃了一下。

虽然细微,但是对于附近的山鸟林虫来说,这动静已经算不小了,他们都扑腾地飞了起来找到一个安身的地方,然后再往这边看,看看发生了什么事。

然后它们便发现了一件令人惊恐的事情,那个小山包竟然裂开了。

没错,小山包就是在裂开,就好像是笋要出土了一样。

“我还没死吗?”

噗的一声,小山包再也包不住了,就那么破了开来,接着一颗脑袋就那么出现了,然后又是上半身。

一个全身都是泥的家伙就那么直直地坐了起来,他的脸上眼睛里全都是泥,但是看着却悲伤无比。

“我是谁?”他看着周围,上面有小鸟,下面还有野兽。

只是这些昔日的山林之主都看呆了,怔怔地看着这个突然间从小山包里出来的人。

“对啊,我是谁?”他踉跄地站了起来,“我是谁?”

他看了看那两棵枇杷树,猛然间涕泪长流,“我知道了,枇杷……你还在等我吗?枇杷……”

他像是失了魂魄一样看着那两棵枇杷,眼泪不停地流。

“不……你早已经死了,可是为什么我还没有死……”他眼中带着一股悲悯,然后就看着下往山下的羊肠小道。

他失魂落魄,一步一步,踉踉跄跄,下山而去!

这条羊肠小道其实就接着首阳江边,这个神秘人就那么一步一步往下走去,他的身影看起来有些萧索,一开始他走得也极其慢,而且非常不稳,但是幸好他还不至于摔倒,饶是如此,看着也已经让人惊心动魄了。

他就那么走了下来,一步一步却又大有不同。

他的脸色也由悲伤慢慢地转变为平稳,直他到山下的时候,他已经是站得笔直,脸上也变得平静了起来。

不但如此,他身上的泥土也在他一摇一晃之间掉落到了地上去,没多久便已经变得干净无比。

他身着一身灰色的衣服,也不知道他在下面沉睡了多少年,那身衣服竟然完全没有损坏一丝,看起来如新的一样。

他的衣服看上去光鲜无比,身体也同样是,原本他看着很沧桑落拓,再加上泥土泼在他的身上,看起来就像是一个老者。

但是现在他却成了一个三四十岁的人,再加上他长得不凡,看着便像是画中仙人一样。

他就这么一步一步,走下了首阳山。

那一剑起来的时候,他正下了山,看到了李晋他们。

他对李晋只说了一句话:“客从何处来?”

李晋看着这个人从山上走下来,更是看到他蜕变成现在这副样子。

他惊讶地看着他,同时又生了戒备之意。

但是他却那么笑了,“客从山下来!”

说完他就看向了首阳江上游,那里,一道剑气从某个江边而来,裹挟着万山之水,挟带着一江之气,猛然向着他们袭了过来。

“好强的剑气!”左蛟骇然,猛然便要后退。

李晋也如临大敌,这一道剑气……好强!

那人却看着滔滔江水,看着江水后面的剑气笑了起来:“我已经有多久没有使过剑了?记不清楚了,我记得有人在这里给我留下了一把剑……对了,太久了,记不清楚了……”

他喃喃说着,又好像陷入到了回忆当中,不过在喃喃了几句之后,他却猛然间看着江边一棵大松树哈哈大笑,“对了对了,就在这里,那剑名枇杷!”

枇杷两字一出,那棵足要三人才能环抱的大树猛然间就飞出一物。

那人平地踏出一步,从大松树飞出来的东西瞬间便落到了他的手中。

那是一把剑,剑名枇杷。

他看着惊天大浪,看着惊天大浪之后的剑气。

“没有我的世界……寂寞吗?”他轻轻问了一句,手中的剑终于出鞘。

剑飞驰而出,迎着滔天巨浪便劈了下去。

轰的一声,江浪与剑气在他这一剑之下尽皆消失,猛然间回到了江面之上。

那人站在巨石之上,看着首阳江上边。

那边中年人早已经站了起来,就立在竹排之上,看着石上怪人。

那人哈哈大笑,“没有我的世界,原来这个世界还有剑道高手。”

叶山檀眼看着自己蓄势了几天的剑气竟然在这人的一剑中烟消云散,站在那里心中一阵骇然,这人是什么人,山上人几个人他惹不起的他很清楚。

但是他绝对能知道,石头上的那一人绝对不在其中。

因为他压根就不认识他!

那人站在巨石上,看着急流而至的叶山檀,猛然间却说了一句:“都是痴情人,都是可怜人……”

说罢他一剑朝天,向着首阳江一指,缓声说:“今天我赵沉舟在此,有请接我一剑!”

一瞬间,赵沉舟战意勃发,剑气峥嵘。

叶山檀全身紧绷,然后便看到了漫天的剑气。

这一天,整个世界都知道了,废掉孟巨源的叶家天才叶山檀以藏鼎中境重现世间,一剑挟江!

这一天,他们同样也知道,两百年前的剑道大成者赵沉舟重新出世,一剑断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