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9章 石山娘/春野小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来之前,他认为叶家的安排是多余的。

文秉是来见天地的,他倒没觉得多余,但是那个莲花他一直都觉得多余。

他当然知道她的作用是什么,就是开了这里的禁制,在灵气外泄之时可以利用她是练气士的缘故而将灵气转移到他们身上去。

修道一途,虽然说是一步一步走出来的,但是练气士却有办法可以给人快速增加实力。

当然,前提是需要大量的灵气。

很显然,现在这个情况就是。

朴郁夫一直都认为那是多余的,但是直到现在他才发现,可能这个安排并不是多余的,多余的是自己的想法。

李晋根本就没有管他在想什么,他只是在朴郁夫躲过了他一脚之后整个人都好像滚成了一团旋风,狠狠地砸进了朴郁夫的怀中去。

这一下李晋就像是巨石一样,这样子过去他哪里受得了。

就听到了一声闷哼,朴郁夫生生让他撞得连退了几步,差点就一屁股摔倒了。

朴郁夫大怒,这可是实在受到了李晋的打击了。

“接灵气!”便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清楚地传到了他的耳中。

他一听,正是莲花在跟他说话。

他再也不敢托大,就那么站着。

一道浩荡的灵气就从莲花山上喷了出来,一举便到了他的头顶之上。

李晋就那么收着刀看着,没有上前要将这件事情打断的想法。

他确定自己可以打败朴郁夫,虽然说杀他需要费些劲,但是问题不大。

但是,他不知道自己的极限在哪里,他想试试被灵气加身的朴郁夫自己能不能杀掉。

对的,就是杀掉!

李晋从来就没有想过说要跟他们和解,和解可以,但是得自己占据了主动权。

对于敢这样出手要杀自己的人,李晋从来都不会轻放过他们。

所以在他的眼中,这三人已经跟死人没有多大的区别了。

“再接我一剑!”朴郁夫其实内心里比李晋更加气愤,他气愤自己竟然会被这么一个小子给挡住了,落了下风。

这简直就是他所不能想象的,怎么可能!

然而事情就是这么发生了,没有任何一点虚假,他就是在刚才被李晋逼入到了下风的境地。

暴怒之后他便清醒了,接受了莲花给他引出的灵气。

他要借这一道灵气将李晋斩杀,这样才出了自己这一口气。

所以在灵气到了之后他立刻就认真无比,脸上带着寒霜,就想要将李晋毙于这一刀之下。

李晋看着他,这一刀的压力他非常明白,很强……强大到让他都觉得有些恐怖。

但是他却没有半分退让的意思,反倒是让他激起了一股滔天的战意。

他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你强那我就更强!

李晋拿着刀,豪气地说:“想杀我是吧,那我们就来看看!”

李晋提刀,迎着那一道剑光再次上前。

剑光从一开始的朴郁夫身边飞速扩大,一下子就要将李晋给包围住了。

李晋却好像没有看到一样,他倒提着刀,就那么走了进去。

身为莲花山上的土匪,也就是这里的主人的陈世欢一伙人他们早已经是吓呆了,他们万万没想到这一伙人竟然是要在这里杀人。

虽然他们是土匪,但是其实他们根本就没有杀过一个人。原因很简单,祖训有交待,抢钱可以,但不能伤过路人性命。

而且这些人也就这些本事,要抢钱还可以,要是说杀人他们可就差远了。

所以在看到他们像仙人一样打来打去的时候这些人全聚到了一起,一个个吓得脸色苍白,连话都不敢说了。

“就是你……”陈世欢猛然间对着一个人怒喝了起来,“把这些人给我引上山来了,现在要死了,你看看,这些都是什么人……”

将朴郁夫他们引上来的那个土匪已经快要哭了,不停地说:“寨主,真的不关我的事啊,是他们自己非得上来的啊,我又没有什么办法,要是不让他们上来,现在迎接他们剑光的就是我们了。”

陈世欢略为清醒了过来,转念一想对啊,这些人如此不讲道理,要杀自己自己来肯定也是这样。

想到这里又有些庆幸了,幸好刚才自己答应了他们,不然现在莲花山上只怕是一片尸山血海了,自己这传承了两百多年的莲花山匪也得在今天断了传承。

陈世欢虽然以读书人自居,但是对于绵延了两百年的山匪传统他还是很自豪的。

谁能想到,就这么一个小小有山匪竟然能在修者如云的山上世界存活了这么多年,这简直就是一个不可思议的事情。

但是这件事情就这么发生了,所以陈世欢私底下也是很自豪的。

“那个人呢……不见了,要死了要死了……”陈世欢不敢想其他的什么,看到李晋提刀进了剑光消失不见之后便喃喃自语了起来。

石山娘也在那里一直看着,看到李晋先将文秉击败之后她松了一口气,但是看到李晋提刀消失在剑光之后她便有些怒了。

“你到底想怎么样!”石山娘猛然间就怒喝了起来,“两百年前是你自己作恶,将这里过往的行人都吞到了的肚子里,我也是其中一个。如果不是孔先生救了我,我现在也就是莲花山上一名游魂而已。孔先生禁锢你,没有杀你已经是天大的恩情,没想到你竟然跟外人勾结一起,破了孔先生下的禁制。今天便是李晋杀不了你,我也会杀了你!”

石山娘的脸上现出了悲愤之色。

她当然不会忘记在很久很久以前,自己原本是附近的一名村姑,某一天到了莲花山上,结果却被一个声音骗到了一个洞里,在那里她看到了累累白骨。

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却已经来不及了,她被那个洞穴完全吞噬,怎么也出不去。

后来她看到了自己的身体开始腐烂,成了一堆泥土。

她都快要疯了,终于在某一天,她听到了一阵滔天巨响,那个洞口终于开了。

她大喜过望要出去,结果却被一个中年儒生捉住了。

他只是随手一抓,她的魂魄便已经被抓在了手中,他只是说了一句:“可怜的孩子。”

石山娘当时就哭了,她是上山来采药给母亲治病用的,可是谁知道一来便是阴阳两隔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