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魂归/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天气晴朗,万里无云。

一行长不见尾的婚车队在被隔离的国道上徐徐前进,每一辆都价值不菲,车子外面,缠绕着粉色丝带,井然有序的随着第一辆婚车赶往本市最豪华典雅的大酒店举行婚礼,场面跟随者大量随行的记者,抓拍着这场盛世婚礼最为震撼的一幕。

更有直升机随行护航,无数人观望着车道两边。

全世界都在直播着这样的一个世纪婚礼。

第一辆车子里,坐着身穿婚纱的新娘子。

她的身边,还坐着一个身穿黑色西装,戴着胸花的男人。

女人一身雪白色婚纱,紧贴着肌肤的胸口,深V领蕾丝设计,镶嵌着一颗颗精致耀眼的钻石,领口带着一条全世界绝无仅有的钻石项链,裸露在外的皮肤白璧无瑕,透着荧光般诱人。

琼鼻樱唇,明眸皓齿,那是一张精致到挑不出任何瑕疵的脸蛋,一双眸子淡如秋水般,平静无波动,静静的看着前方,没有任何结婚的喜悦,也没有半丝不悦。

仿佛,今天结婚的,并不是她。

身边的男人与她则不同,男人约莫二十七八岁的样子,眼神深邃,薄唇微抿,然嘴角微勾,棱角分明的五官轮廓看起来冷俊无比,鼻梁高挺,嘴唇性感,尤其是搭配在一起之后,更是犹如上帝手下巧夺天工的作品。

一身裁剪得体,看不起来奢华无比的西装穿在他身上,看起来,就像一个独裁者。

和女人平静的样子不同,他看起来很开心,转头看着女孩的眼神温柔似水,就像看着世界绝无仅有的珍宝一般。

修长的手裹住她柔夷般细嫩的十指,她倏然身形一震,回头看着他。

男人温和一笑,抚平了她的不适,柔声问道,“紧张么?”

女人看着他,却不说话,但是眼中的平静,早已经在回答,她并不紧张。

男人对她的安静习以为常。

她是个哑巴。

或者说,她并不是天生的哑巴,只是,自从三年前大病初愈之后,她就没有再开口说话,医生说,她是心理造成的自闭症。

车队很快停在了一个看起来豪华如宫殿,精美华丽的大酒店前,酒店前面,聚集了来自全世界各大媒体的记者,闪光灯不停的闪耀着,嘈杂声响彻不断,再加上人太多,门口的大量保镖维持秩序都很紧张。

今天,是国际前十大企业的华人企业家温天铭和Z国大豪门的千金黎月的婚礼,举世瞩目。

看到婚车到来,记者全部沸腾了,闪光灯不断的闪着,只为了抓拍新娘子和新郎的照片。

黎月平静的看着窗外混乱的局面,眼底,闪过丝丝的迷茫,还有坦然。

她要嫁人了,可是,她的亲人,却都不知道。

也许,这一生,都回不去了。

温天铭淡笑着下车,绕过车子,走到她这边,打开车门,伸手。

黎月看着他,微微抿唇,却还是把手伸出来,放在了温天铭的手上,随后,水晶般闪耀的高跟鞋触及地面,她倾身下车。

太阳下,满身的镶嵌霎时让人难以直视。

惊艳和赞叹声响起。

两人站在一起,郎才女貌,又是门当户对,十分的般配和养眼,相机拍摄的声音不停地响起。

温天铭拉着她的手,缓缓步入铺满红毯的酒店,记者和观看的人群被隔离在外。

酒店被梦幻般的摆设渲染,犹如童话世界里的婚礼现场,在温天铭的搀扶下,进入酒店大堂。

婚礼现场的门口,一个男人站在那里看着相携走来的男女,眼中满是欣慰和欢喜,身穿着黑色的西装,手里拿着一束白色的花,男女走近他,温天铭叫了一声,“大哥!”

男人是新娘的哥哥,黎家唯一的继承人,黎阳。

轻微颔首,温声道,“进去吧!”

新郎点头,看了一眼黎月,走进去。

黎阳看着黎月,轻声问道,“怕么?”

看着他自小最宠爱的妹妹,他眼底全是温和,还有淡淡的心疼,自从三年前那场病之后,妹妹就都变了,原本多言活泼的她,成了哑巴,没有喜怒哀乐,没有欢声笑语,日复一日,都是沉默。

她顿了顿,缓缓摇头,不语。

黎阳也不再问,把手里的花交给她,她接过,他伸出手臂,含着笑意,她嘴唇微抿,伸出手,挽着他,随后,一起走进婚礼现场。

看着现场既熟悉而又陌生的面孔,听着耳边从未听过的音乐声,黎月眼底有些悲伤。

没有想象中的凤冠霞帔,没有该出现的十里红妆,同样的婚礼,可是,那记忆深处,最古典的画面,和面前的世纪婚礼,截然不同。

而娶她的人,不是当年许下诺言娶她为妻的男孩。

是幻觉,还是真实存在,她不知道。

温天铭站在前面红毯尽头,含笑等着她。

一条不算长的红毯,走了仿佛一个世纪,站在温天铭身前,黎月很平静,可眼底,终究有些迷茫,两世为人,第一次嫁人,她从未和异性有任何的牵扯,也不曾,尝试过男欢女爱,可是,转眼,她要嫁人了,从今往后,这个男人,就是她的夫君。

不是她曾经憧憬着长大后嫁的那个人,不是她熟悉的世界。

黎阳看着温天铭,温声道,“我的妹妹,就交给你了!”

温天铭颔首,“我会照顾好她的!”

黎阳才把黎月的手,放在他的手心,两人的手,握在一起。

随后,温天铭拉着黎月,缓缓踏上身后的高台,司仪已经在那林等着了。

现场的宾客,都在伸长脖子看着两人。

站在高台上,犹如金童玉女,怎么看怎么养眼。

司仪的声音适时响起,“今天,是个最值得欢庆的日子,我们迎来了一对新人,现在,大家用最热烈的掌声,送给温天铭先生和黎月小姐!”

掌声霎时响起,在敞亮的婚礼现场,极为响亮。

司仪又是一番致词,才转进主题。

“现在,我们一起作证,请新郎新娘交换戒指!”

两人对立而站,温天铭笑意挂满,黎月毫无波动。

伴郎伴娘把戒指捧上,站在两人身旁。

温天铭拿起一个闪亮的戒指缓缓的往黎月无名指套去。

倏然·····

“轰隆!”一声,雷声巨响,让现场一阵骚动,刚刚还是晴天,怎么打雷了······

温天铭的动作微顿,随后,继续把戒指套进去。

“你该回去了······”一声似呢喃,似催眠的女音,在她耳边,缭绕起来。

她身形一震,在温天铭正要把戒指戴上去的那一刻,用力一甩,恍然退后几步。

“砰!”

戒指被她一挥,飞向台下,响起一声轻微的声音。

这动作一出,现场都骚动起来,不解地看着台上的一幕。

黎月脸色苍白的站在那里,微微蹙眉。

声音再次响起,“回去吧,回到属于你的世界去,那里,有人在等你······”

黎月脑袋剧痛,目露惊慌的捂着头,“啊!”

还没反应过来的温天铭,在她这一声叫起之后,连忙上前想要询问情况,她却推开,脸色痛苦的看着温天铭,说了句,“对不起!”

他已经三年没有听到她的声音了。

倏然听到,却是对不起。

正想着说什么,只见黎月提起婚纱裙摆向门口跑去。

这样一幕,吓坏了现场的所有人。

“小月!”

温天铭和黎阳即刻跟上。

新娘子跑出来,门口的记者立刻狂拍,黎月不管不顾,直接上了一辆车开车离开,这一举动,让门口的人全都不解。

这是怎么了。

国道上,一辆缠绕着丝带和鲜花的婚车呼啸而过,后面几辆车紧追不舍。

婚车开的很不稳,仿佛乱串一般,在国道上迅速前进。

刚刚还是万里晴空,如今,却是乌云密布,雷声不断,却又不像下雨,而天气显示,是晴天。

很快,车子停在悬崖边上。

穿着婚纱的女人,提着裙摆缓缓走向悬崖边。

“小月不要!”

身后倏然响起,温天铭和黎阳紧张的声音。

她一顿,想要踏空的脚收回,转身,看着身后一脸担忧惊慌的两个男人。

她缓缓一笑,幽幽的声音响起,“我要走了!”

温天铭即刻问道,“你要干什么,赶紧回来,我们回去结婚!”

黎阳也道,“小月,别站在那里,快过来,危险!”

黎月目含笑意,清幽的声音响起,“我该走了,对不起,我不能嫁给你!”

温天铭闻言大惊,“去哪?你别做傻事,快回来!”

“回到,属于我的世界······”

说完,微微后退,站在最边上,只要再后退一步,她就会掉下去。

后面,是万丈悬崖!

“小月不要!”黎阳脸色大变,立刻开口阻止。

可是,阻挡不住,女人的动作。

“对不起,其实,我不是你妹妹······”

“不要!”两个男人厉声大叫,纵身一跃,想要拉住缓缓坠落的女人,却只拿到,女人因为坠落脱离飘荡的头纱,只见女人,面含微笑的坠落悬崖。

趴在悬崖上,两个男人,看着女人坠落悬崖,却无能为力。

······

水滴清脆,轻烟缭绕,晶莹白璧的冰室内。

一个女人躺在晶莹的冰床上,眼帘紧闭,嘴唇微抿,带着一丝恬静,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

唇红齿白,淡扫蛾眉,玉宇琼鼻,身上穿着一套白色的衣裙,三千青丝铺在冰床上,没有半丝饰物,光滑的额间,一片血丝印记盘旋在双眉之间。

双手层叠在腹部,凝脂般光滑如雪的肌肤让她更加迷人。

冰肌玉肤,细润如脂。

倏然,弯翘的眼帘微颤,女人轻拧眉间,额间的血丝顿时消散,随后,一双犹如皓月星空般深邃的眸子睁开。

看着身处之地,一种冰寒入骨之感袭来,她缓缓坐起来,三千青丝垂落在后,看着飘散着轻烟的冰室,和身上的服饰,她无波动的眼中,欣喜难掩。

她回来了!

玉足触及晶莹的冰面,她缓缓站起来,袅袅的走向晃着白光的入口处。

步履轻盈,缓而无声。

凤凰归来,天下大乱,这场乱世劫,由此展开······

------题外话------

新文开坑啦,哈哈哈,这本是苒精心构思一年的时间才决定开坑的,在狂妻开坑之前就已经在构思了,嘿嘿,求收藏惹

撒泼打滚求收藏,么么哒。

再说一句,悍妃现在只是占坑期,六月份才开始更新,大家猜猜,男主的姓氏,猜对的奖励潇湘币520,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