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天上掉下个摄政王/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御煌大陆上,分别屹立着四大国家。

南有楚国,北有璃国,西有魏国,东有宥国,四大强国和周边的游牧部落和诸侯小国,形成一片苍茫大陆。

几百年来,征战不休,却从来没有改变这样的格局。

姑苏城立于四国交界处,就像一个单城小国一样不受四国约束,自然,也无人敢派兵攻打,就这样互相牵制。

足以和四国国都媲美的繁华

日暮西山,残阳如血。

西边红云密布,天地间慢慢蒙上一层昏暗,随即便是暗夜来临。

姑苏城外,一座名为闭客山庄的怪异宅子里,琴声连绵不绝。

何谓闭客,是为来者皆不得入,违者,死!

自从半年前主人入住,就再也没有开过门,日夜寂静如无人般,姑苏城境内,传出各种传闻,有人言,此乃女鬼入住,遂无人敢靠近,曾有人禀报城主,皆无功而返。

从此,便是再也无人靠近半分。

曾有人潜入行窃,再也没出来过,大门也从未打开过,好像,无人居住,可是,里面确实有人。

因为时而传出清幽婉转的琴声。

此时,残阳如血,黑夜即将来临,大门内侧。

亭台楼阁,皆飘荡着漫天的白纱,真有一种死神召唤的气息。

在这昏暗的天色中,白纱随风而起,让人有一种阴森森的错觉。

玉宇琼楼,皆淹没在漫天的白纱中,早已看不出本来面貌,在这座怪异的宅子里,一座楼阁拔地而起。

无名楼!

楼阁极为雅致,四面飘着白纱,此时,夜幕即将来临,琴声却一直不断。

隐约可见,里面坐着的身影。

楼月卿坐在一架凝血如玉,通体透着红光的古琴旁边,素手抚琴,白衣裹身。

昏暗的光线下,看不清五官,但是,却能看得清一头墨发被一根东西固定在头上,后面墨发如瀑,与白色的衣裳相得益彰。

那双手就像带着感应一般,准确无误的摸着琴弦。

修长如脂的十指在琴弦上反转轻弹,跌宕起伏却又参杂着一丝混乱的琴声脱离了刚刚的顺畅。

倏然,琴声一断。

有人靠近。

一个女子靠近,站在纱帘外,恭声道:“主子!”

“何事?”拂过袖口,遮住了芊芊十指,清淡的声音缓缓响起。

犹如清风拂水般,轻缓无力。

“回主子,药汤已经备好,还剩一刻钟便是最合适浸泡,您······”

女子沉默少顷,随即开口,“知道了!”

“还有,信已送出,按照日程算,楚京那边今日便可收到!”

楼月卿闻声并未说话,而是捂嘴轻咳,“咳咳······”

“主子!”外面的人急了,想要走进来。

她抬手让人止步。

虚弱无力的声音缓缓响起,“无碍!”

外面的人担忧道,“都已经半年了,您的身体还是没有起色,如此下去怎么了得?”

“无碍,血灵芝的下落找到了吗?”

外面的人随即回答:“卉娆传来消息,三天之后即刻传回血灵芝下落,让主子不必费神!”

里面的人才不说话,但是,还是传出几声略显无力的轻咳声。

外面的女人又道:“主子,您最近每况愈下,就不要再养琴了,如此下去,您的身体可如何是好?”

本就体弱,大病初愈,就如此,恐血灵芝还未寻到,人就撑不住了吧。

每日汤药不断,特别是日暮时分,更是严重,身体就像西落的那抹阳光。

这样的情况,已然持续了半年。

可是,这把琴,可真是祸患!

女子轻掩嘴,淡声道:“不打紧,浴汤煮好了么?”

“已备好,但是终归有得必失,您真的打算······?”

身体好了,可谁知道往后会对身子造成什么危害。

“无妨,去准备吧!”她怎会不知其中道理,但是,若是一身病痛回家,这于她而言,又有何益。

女子知道,主子所有的决定,非自己能够改变,只好应声下去准备。

半年的心血,在此一举。

她走后,里面的人才缓缓站起来,缓步离开。

白色的裙尾拖在身后,女人的步伐,却犹如千斤般重,缓慢,无力。

夜色,慢慢笼罩在天地间,天地合为一色,漫无边际。

夜色,便代表着无尽的杀机!

刀光剑影,血腥弥漫。

闭客山庄不远处,生长着漫无边际的竹林,竹林中,厮杀不断,昏暗之下,隐约可见地上已经躺着多具尸体,刀剑碰撞的声音依然不断。

好似千军万马厮杀一样,不断的有尸体倒下。

突然,厮杀中传出一个声音,“这是假的,赶紧追!”

······

烛光摇曳,青烟袅袅。

一室药香扑鼻而来,刺鼻,却又闻着舒心。

偌大的浴池里,洒满了红色花瓣,在这刺鼻而复杂的药味中,总算有一丝丝的清香。

浴池里,女子闭目养神,裸露在花瓣上面的一抹香肩盈盈水光,细腻白皙,白璧无瑕,双手盘着浴池边一动不动的靠在那里。

女子长相极为精致,一头墨发被白玉簪固于头上,红唇紧抿,浓眉入鬓,长若羽毛般的眼帘微颤,袅袅青烟从水冲升起,她额间滑落滴滴汗珠,鼻尖上更是滴滴水渍,眉间紧皱,可见此时的她,并不舒服。

盘着浴池边缘的手,紧紧一握。

发丝贴在布满了不知是水还是汗的脸庞,她倏然禁皱眉头,咬紧唇。

“嗯······”一声由于极度不适发出的轻咛,可见她此时忍受着不适。

体内,冷热交替。

浴池旁边,置放着一炷香,正在燃烧。

此时,已然燃烧了七分。

只要过了一柱香的时间,就可以起来。

即使不痊愈,可解七分毒。

女子却倏然睁眼。

皓如星空的眸子划过一抹警惕。

门外脚步匆匆。

“主子,门外来客,不善!”

是刚刚的那个女人。

她本就体内如冰如火,十分难受,闻言,毫不思虑,眼中划过一丝不悦,轻启红唇,“灭!”

本就闭客,何来如此多客人。

“是!”

脚步离去。

脚步声消失,这时。

“噗!”一口鲜血吐出,全部融合在漂满了花瓣的水面上,女子终归没能坚持,捂着心口,面白如雪。

这时······

“砰!”

高窗被破,她还没来得及回头,一个不明物体随着残木一同从高窗上砸下来,砸在她的浴池边上。

“嗯·····”伴随着东西的坠落,传来一个和女人极为不同的声音,根据声音判断,是痛苦的反应。

楼月卿一吓,定睛一看。

竟是个男人!

------题外话------

开更啦,这是早前存的稿子,哎,手残了······收藏的妹纸都是美人啊,嘿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