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不速之客/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还是个貌似受了重伤的男人,因为他身上的血腥味很浓,手上很多血迹。

男子大掌捂着心口处,身上一袭墨色锦袍,领口衣襟微敞,衣袍上染了些血迹,但不见伤口,面如刀削,苍白的面庞透着一股仿若疯狂的淡青色,本来棱角分明的五官看起来极其骇人,剑眉如飞,却紧蹙一团。

毫无血色的唇角,溢出一抹血迹。

可是,他是有知觉的。

这下不得了,她面色一变,不顾体内的不适,立即迅速的离开浴池,脚尖一点,指尖一撩,很快一袭白色纱衣裹胸盘身,挡住一番春色。

此番动作一出,水滴四溅,正好,洒到男人坚毅的脸庞。

楼月卿却在男人睁眼瞬间,五指袭向男人的脖子。

可,却被男人充满血色的眸子震撼了。

与此同时,男人本来捂着心口的手,狠狠地掐住她想要袭往他脖子的手,看着她,随即用力。

“咝!”腕处痛意袭来,楼月卿眼角一皱,不由得低骂一声,“该死!”

男人却忽然放开,而是扯着她,嘴唇微动。

“救孤······”低哑无力。

这时,门口疾步传来脚步声。

“主子,有人闯入,敢问······”

楼月卿闻言,正要开口,却看到男人眼中倏然划过一抹痛色,扯着她的手也捂着心口,紧握拳头,眼角急骤一缩,好似极为痛苦。

外面的人自然也已经察觉里面不止她一人,这要闯入。

她鬼使神差,抬头看着门口处,开口道:“别进来!”

随后,门口静下来,她才拿起男人的手,把自己的手搭在他的脉搏上,随后大惊。

看着男人眼中的血色,了然。

一阵痛意消散,男人睁眼,看着她,然而,还没看清她,就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随后······

“噗通!”

整个人砸入水池。

惊起阵阵涟漪,花瓣四溅。

浴池边一片狼藉。

门被打开,女人踏步离开,却传来咬牙切齿的声音。

“偷看老娘洗澡,看我不淹死你!”

······

走出门,就看到门外守着两个人。

一个紫色长裙,盘着一个简单的发髻,一个蓝色纱裙,也是很简单。

但是,烛光下,可以看得出,两人不凡的容颜。

紫色衣裙的女子名叫莫离,蓝衣女子叫做莫言。

蓝色衣裙的女子倏然低头,面露愧色,“主子,属下该死,竟让人闯入山庄!”

她竟然没有察觉。

楼月卿却没有责问,反而看着紫衣女子问道,“可知来者何人?”

莫离回话,“尚待查明!”

随而递上一块金灿灿的牌子,“这是刺客身上搜寻到的!”

楼月卿接过,把玩在手,细细打量。

上面刻着一个令字,边缘盘着凤凰的纹底,翻过来一看,她倏然眯眼。

“这是楚宫大内的东西,刺客身上怎么会有?”

后面刻了一个楚字!

南楚皇宫的东西。

莫离惊讶,“主子识得?”

“多年前曾得以一见!”楼月卿嘴角微勾,把令牌握于掌心,对莫离淡淡的说,“把里面的人捞起来,给他看看,别让他死了!”

莫离领命,“是!”

随即,走进浴室。

楼月卿继续对着莫言道,“查清楚此次事件!”

“是!”

若有所思的看着手中的令牌,嘴角微勾,正打算走,却脚步一顿。

“噗!”一口血吐出,她脚步踉跄,差点倒地。

“主子!”

夜色,慢慢消退,东方,升起一抹高阳。

昨夜的杀戮,仿佛已经过去,可是,却只是开始,一场乱世的开端。

美人榻上,楼月卿缓缓转醒。

入目即视的,便是一幅梅花屏风。

体内不再是虚幻无力,果然,不枉这半年莫离准备这个千药汤!

只是,手无缚鸡之力,亦是枉然。

莫离端着水进来,看到她转醒,面上终于不再紧绷:“主子,您醒了!”

她昨夜昏迷,可是耗费了她和莫言的许多真气才得以压制。

不足一柱香,怕是以后会有隐患。

她开门见山的问莫离,“我的身体如何?”

放下水,莫离低声道,“会比泡浴之前好!”

起码看起来会像个正常人。

楼月卿闻言,倒是毫不沮丧,浅浅一笑轻声道:“如此也好!”

不必活得像个药罐子,待不日回京,也无需母亲和大哥担忧,这便足矣。

否则,以之前的面色,愚蠢之人都能看得出她好似命不久矣似的,搞不得会让母亲和大哥担忧,

如今这样,便已足矣。

坐在铜镜前,看着已然恢复一点血色的容颜,弹指易破的肌肤,确实比之前好。

莫离抿唇,低声道:“您放心,等到血灵芝和灵狐找到,属下就可以治好您!”

楼月卿却有些失落。

血灵芝下落依然追查到了一半,很快就可以找到,但是,灵狐就难了。

传言,灵狐是百年难遇的血狐,体态娇小,皮毛火红,是最好的解毒灵物,可是,百年来,都不曾有灵狐的下落,派了很多人寻找,至今为止,半年过去了,依旧杳无音讯,根本找不到任何踪迹,爱狐之人自然不愿意用一只灵狐来给她,可是,但凡有消息,她都可以有办法得到,可如今,手下全都去寻,师父也是去寻找灵狐未归,不知道是否还有。

灵狐的血可解百毒,解她的毒自然不是问题。

幽幽一笑,无可奈何:“但愿如此,否则,何谈夙愿?”

倘若无法治愈体内的寒毒,能活多久尚且无法估计,她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去做,还有很多该做的事情。

墨璃不语。

主子的身体,她最清楚。

她能治所有疑难杂症,却对主子的身体毫无办法可言,

想到什么,楼月卿看着莫离,秀眉轻挑:“昨夜那个人如何?”

“是焚心蛊!”

昨夜那个人,可是差点被主子淹死了。

本来就奄奄一息,踹进浴池,许是出于好意,可是,主子,那个人会被淹死的!

莫离很想提醒一声,但是,想了想,还是算了。

人总算没死,差点而已!

楼月卿眸色渐深:“果然,焚心蛊不是早已失传了么?怎么会······”

那种恶毒的东西,竟然还有,给他下蛊的人该是多恨他啊。

想了想,脸色不太好,“不过,这等登徒子,也是活该!”

竟然就这样掉到她的浴池边,还好,没有掉进水里。

楼月卿暗暗庆幸,幸亏没砸到她身上,呼!

莫离紧抿着唇,眼中有些笑意,差点没忍住。

一记刀眼横过来,她立马恢复正经。

------题外话------

嗯哼,告诉你们个秘密,郡主是个有些不正经的女汉子,只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