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焚心蛊术/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楼月卿瞥一眼莫离,随而问道,“若我记得没错,焚心蛊昨日正好是发作期?”

莫离闻言,颔首,“是的,每月初一发作一次,昨日正是初一,不过,蛊毒在他体内已经潜伏多年,若属下没料错,想必不出五年,蛊虫就会脱离控制,到时候,就不是每月初一发作,而是每日都发作,且次数不限!”

直至啃噬完心肉,便是死亡。

楼月卿诧异,有些不解。

他是谁?谁恨他如此,才会下这么狠的东西。

焚心蛊,顾名思义,就是会焚人心的一种蛊虫。

种蛊之人会在被下蛊的人幼时便在他体内种下焚心蛊的毒素,随着年龄增长,蛊虫在他的心口慢慢成长,二十年为期,期间每月初一都要发作一次,时间到了蛊虫就会成熟,啃噬人心,何谓焚心,可想而知。

一般下这等恶毒的蛊毒的,都是恨到极致。

可是,早已失传。

这是南疆的秘术,四年前南疆因为叛变,被楚国踏平,自此,便再也没有南疆。

二人交谈之际,莫言归来。

站在入口处,请示:“主子!”

“进来!”

莫言步入,随后静立于她身后。

“查得如何?”

“回主子,昨夜山庄一里之外的竹林发生血战,其中的一方人马皆是南楚摄政王容郅的暗卫,而另一方则不明,如今宁公子已派人处理!”

楼月卿闻言,一反淡定,而是猛然站起来,“容郅?”

本来略显寡淡的面色,倏然紧绷起来。

她的突然脸变,让莫离和莫言都极为惊讶不解,主子一向都喜怒不形于色,起码鲜少见过她如此震惊。

“主子······”

楼月卿继续追问:“容郅?你的意思是说,昨夜潜入山庄,被人追杀的男子,便是容郅?”

莫言低眉颔首,“是!”

楼月卿闻言,缓缓坐下。

诧异,或是,震惊!

“主子,可有何不妥?”

不过是南楚的摄政王,主子为何闻之大变?

楼月卿轻敛眼帘,坐在那里沉思半响,少卿,道了句,“没事,你们下去吧!”

“是!”

二人离去,楼月卿静坐,久久不曾站起来。

不知道坐了多久,楼月卿才缓缓梳头,头上除却一枝发簪,没有半丝修饰,盈盈起身,一头墨发直泻而下,直达女子腿中部后方,与身上白色的纺质长裙相得益彰。

自己动手擦了脸,便轻步离开。

阁楼中,檀香弥漫。

榻上静躺着一个人。

面色雪白,就像一具尸体一般,若不是还有浅薄的呼吸,几乎会被人认为,这是个死人。

即使面无血色,一动不动,依旧难挡男子天工雕刻般的相貌,棱角分明的下巴,薄唇紧抿,白若冬雪,鼻梁高挺,

楼月卿撩开琳琅满目的珠帘,缓缓步入,站在榻前的香炉旁边,垂眸望着榻上之人。

清冷的眸中,带着审视,还有一丝丝异样的情绪。

容郅?怎么会是他?

“主子!”

莫离紧随而来。

回神,扬眉,“何事?”

怎么才刚下去就又来了?

“宁公子来了!”

闻言,并不惊讶,鸿毛般弯长的眼帘一颤,须弥,嘴角微扬,眼中却有不悦,“让他等着!”

竟然让这样的杀戮发生在她住的地方!

莫离顿了顿,领命,“是!”

莫离离去,楼月卿转头,继续看着榻上之人。

少顷,上前,坐下!

焚心蛊······

他怎么会身重此蛊毒?

焚心蛊是当今天下最恶毒的毒蛊,被世人所痛恨,若非恨到极致,无人会用这样的东西害人,毕竟,杀人不过头点地!

究竟是谁会很他至此?自小就在他体内种下这样的蛊毒。

拿出一颗药丸,给他喂了下去。

随后,敛眉沉思,过了一会儿,才站起来,款款离开。

前厅。

一个男子坐在那里。

一袭白衣,冠玉束发,手执画扇,坐在那里静而不语。

俊逸的面庞透着一股潇洒和桀骜。

这便是姑苏城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城主,宁煊。

因为姑苏城地处四国交界,却不受四国控制,虽无军队,可地势险要,所以,即便四国都一直想要把姑苏城占为己有,收入囊中,可一直毫无办法,所以,姑苏城主有着与四国君王几乎平起平坐的身份地位,可是,上一任城主隐退后,现在的城主接管姑苏城,却一直不曾有外人见过他。

指尖轻敲旁边的桌面,男子眼中划过一丝无奈。

都干坐了快一个时辰了,别说人了,就连一杯茶都没有。

估计是生气了。

苦苦一笑,男子靠着椅子,闭目养神。

估计要等到太阳下山。

倏然,一道清冷的声音缓缓响起,步步靠近,“宁城主若是想要睡觉,大可回城主府抱着你的美人睡去,怎么跑到我的地方睡来了?”

乍然睁眼,宁煊嘴角微扬。

只见白衣女子走进大厅,并未看他,而是径直走向上座,端庄的姿态坐下,随后,才舍得把目光瞅向他。

嘴角微抿,眼角微挑,似笑非笑的看着宁煊。

宁煊本身目光追随着她,却在她回头的一刹那,乍然低头。

嘴唇微动,毫不客气,“出息!”

宁煊闻声探去,嘴角微扬,“莫离说你身子好多了?”

眼神一暗,楼月卿嘴角微勾,尽是无奈,“好和不好不重要,回京不会被母亲看出端倪就无碍了,我想要的,不过她的安心罢了!”

回京,也只是待一段时间便离开,她注定不能承欢膝下。

宁煊薄唇微抿,“我也已经派了人去寻找灵狐,凭借这么多人,定能够寻到,你会好的!”

如今,已然派出了大量人去寻找灵狐,即便灵狐稀罕,还怕找不到么?

为了救她,为了她能活得好,即便火海刀峰,他也一定要把灵狐找到。

楼月卿淡笑,“不说这些了,昨夜的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

“正在追查,不日便有结果,我今日来只是看你是否安好!”

这样的厮杀发生在姑苏城地界,虽有有一方已经得知是南楚的摄政王府的暗卫,旦另一方依旧不知何人。

可南楚京城离姑苏城不下千里,摄政王府的暗卫怎么会在姑苏城外?

------题外话------

容郅(zhi)第四声,嘿嘿,这个名字是有寓意的,嘿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