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启程回京/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夜色,正浓。

一只信鸽穿梭在一片琼楼玉宇上空,随后降落在一座富丽堂皇守卫森严的宫殿外。

“咕······咕!”

一个黑影闪身而来,将它脚下的小竹筒取下,瞬间消失。

殿内,独留一盏灯火摇曳,显得整座宫殿异常昏暗。

一个满富威仪的女音缓缓响起,“失败了?”

听不出开口之人的喜怒哀乐。

一个恭敬的声音回话道,“回娘娘,本来可以成功的,可被人救了,我们的人也没能回来!”

派出将近两百个暗卫,竟然无一活口,这对于他们而言,怕是奇耻大辱。

而对方死的也就十几个王府的王骑护卫,就像没什么损失,而他身边的心腹竟一个未死。

慢条斯理的声音带着疑惑,“被人救了?何人救他?”竟敢坏她好事!

该死!

“他们正在查!”但是,那样隐秘的地方,隶属于姑苏城管辖,想要在那里摸清底细,怕是难。

“令牌呢?”这才是最重要的。

“已经失踪了!”|

“一群废物!”女人厉声呵斥,“即刻派出人把那块令牌找到,绝对不可落到容郅手里,还有,救他之人,也一并除了!”

“是!”

······

楚国凉州城驿馆。

凉州隶属楚国,是楚国最北边的城池,亦是楚国重要的边防之一,过了凉州,再过五里地,便是姑苏城,过了姑苏城,便是璃国。

这几天,摄政王亲临,二话不说就要巡查边防军务,弄得人心惶惶。

摄政王是谁?

当今楚国真正的主人,十六岁摄政,短短两年,便肃清朝廷毒瘤,还加强了楚国国力,十八岁便踏平南疆,南疆多个部落灭亡,皇室无一活口,彻底粉碎楚国的南部隐患,四年前与魏国发生征战,摄政王出战,竟一举拿下魏国大皇子的头颅,还有四皇子也因此重伤,把魏国军队打得落花流水,使得魏国不得已派出公主和亲,才得以善了,手段狠辣,毫无人情。

他手下有一支神秘的军队个个骁勇善战,名为铁血骑,而这支军队却只是传说,即使当年与南疆一战,也只是调派普通军队而已。

这样的身份,本该是帝王最忌惮的,可当今皇上体弱多病,与摄政王更是一母同胞,一登基第一道谕旨便是封当时仅有十六岁的陵王为摄政王,随后便不理朝政,如今,七年独揽大权,摄政王有太多让人惧怕的原因。

传言,摄政王俊美无俦,但却不近女色,如今二十三岁,却尚未娶妻,甚至连个侍妾都不曾有过,楚京中仰慕他的女子不在少数,却都无人可入他的眼。

太后体恤幼子至今未娶妻,赐下大量楚国的绝世美人,却无一活口,据说,都被摄政王赏给了军中将士。

朝堂上无人敢与之作对,即使作为当朝太后和皇后的娘家元氏一族,他的外祖家族,他也不曾留情,就在半年前,亲手了结了元家嫡次子,只因为他这个表弟冒犯了他。

惹得元家对此耿耿于怀。

所以,仅此摄政王来此巡查军务,使得凉州太守和凉州军领军的人为之战战兢兢。

他连外祖家族都毫不忌惮,若是他们这些小官出了差错,岂非诛九族?

驿站守满了王骑护卫。

不算富丽却还算雅致的房内,一个男子站在窗台下,一动不动。

身上穿着一袭墨色锦袍,头上戴着王冠,五官极其俊美,剑眉下,一双狭长的眸子隐晦而深沉,高挺的鼻子下,薄唇紧抿,即使是站着,也能给人一种无形的压迫和那与生俱来的威仪。

手置于身前,缓缓扳动着拇指上的玉扳指,一手置于窗台下的红木桌,轻敲桌面,倾长的身姿立于窗台前,望着外面不语。

一个身穿玄衣的男子步入,恭敬的作揖,“王爷!”

此人便是容郅手下第一大将,也就是传说中铁血骑的领军将领,司徒仲!

男人面色未变,薄唇轻启,“说!”

“启禀王爷,您让属下所查之事受到干扰,闭客山庄在今日一早便燃起熊熊大火,如今怕是只剩废墟,山庄里的人皆不知所踪,属下无能,未能查探到那些人的下落!”

闻言,容郅鹰眼微眯,转身看着他,司徒仲即刻低着头。

谁知道容郅并未露出半丝不悦,而是依旧淡漠道,“继续追查,准备回京!”

司徒仲绷着脸领命,“属下这就去准备!”

转身退出,室内继续一片安静。

容郅思绪转变,沉思半响,随后,大步走出室内。

一辆马车在官道上狂奔,看起来平凡无奇的马车,两个人坐在前面驾车。

驾车之人便是莫离和莫言二人,即使是两个女子驾车,马车已经稳稳当当的走了很长一段路。

天一亮便从山庄离开,如今已是日暮西下,整整一日,从不曾停歇。

看着天边已经渐渐发暗,莫离拉了缰绳,撩开马车的帘子拧眉道,“主子,天色渐晚,夜中赶路不安全,且您已颠簸一日了,不如找个地方歇息一夜明日再走吧!”

这样赶路下去,马也会累死。

帘子里面光线极好,马车中间顶部有一颗夜明珠照射着整个车厢,楼月卿正在捧着一本书在看,被莫离这么一提醒,倒也才反应过来,掀开旁边别的帘子一看,吟吟一笑,“确实不早了,找个附近的城镇,先住一晚,明日启程,若是无意外,明日应当可以抵达邯州,我们就在那里等大哥!”

今日即使马车跑了一日,也就走了将近百里,离楚京恐怕日夜兼程也还要再走五六日,可大哥自楚京出发,定然是快马加鞭,如今怕是已然走了差不多五百里,最多还有不到两日便可抵达邯州。

他们她只要在大哥抵达邯州之前回到那里,就可以了。

“是!”

莫离继续驾车。

果然天黑之前终于到了一个县,虽然不及城池繁华,但是落脚足矣。

马车停在一家客栈门口,给自己戴上面纱和纱帽,挡住所有面容,楼月卿才下马车,走向客栈里头。

看见三个姑娘走进来,两个清新靓丽,还有一个全身除了手都看不到的女子,掌柜的忙的询问,“三位姑娘打尖儿还是住店?”

莫离淡声道,“掌柜的,给我们来一间上房!”

掌柜的一愣,三个人就一间?

楼月卿却在莫离之后开口,“三间!”

------题外话------

求收藏求追文求评论,么么哒

都不知道有没有人看,心好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