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6:抵达邯州/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声音淡然优雅,不缓不慢。

让人闻声就觉得此女应当是个不食人间烟火的美人,但是,全身都被挡住,看不出长相,可那窈窕身姿是看得出来的,更增添一股子神秘感,让人想要窥探其面纱下的容颜。

掌柜的连忙笑着脸道,“好嘞,三位姑娘请稍等!”

莫离却是有些不赞成,“主子,我们两个保护您足矣,无需休息!”

莫言也道,“对啊,莫离言之有理!”

楼月卿道,“明日还要赶路,再者,一个小镇,能有什么事情!”

莫离和莫言今日都一天没停过赶路,若是今夜再不休息,明日岂不累死?

若换做当年,她身子好的时候还可以骑马回京,如今······

“属下遵命!”

被安排在三间上房,因为连着三间房,倒也方便,莫离和莫言住两边,楼月卿住中间。

叫了掌柜的准备热水,沐浴之后,吃了点东西,便早早睡下了。

果然一夜无事。

次日,天边泛起鱼肚白,她们却已经在赶路了。

小镇离邯州近六十里,中间隔着三座城池,赶了一天,终于在下午将近傍晚的时候抵达了邯州。

邯州繁华,楼家在邯州有店铺和庄子,所以,楼月卿便让莫离把马车驱赶至庄子。

当今宁国公府夫人乃当朝慎王容庆的嫡长女,先帝亲封的清华郡主,当年她嫁进楼家时慎王筹办大量嫁妆,皇家亦是赐下许多嫁妆,而邯州虽然离楚京甚远,可慎王爱女故此在楚国境内置办许多庄子给她。

而楼月卿乃楼家嫡长女,当年年幼大病,邯州乃人杰地灵之地,在此养病再好不过,所以,宁国夫人便把小郡主送至邯州养病,一养,将近十年。

所以,在邯州等,是最好的办法。

抵达庄子时,楼月卿就真的挨不住了。

她身子本就孱弱,即使泡了药浴,却也还是一样,治标不治本,平日里倒是无碍,但若是长途跋涉,估摸着不出三日,便是卧于病榻,所以,行至邯州之时,楼月卿脸色就不太好了。

拉开帘子,就看到楼月卿歪着头不省人事,莫离和莫言大惊失色。

“主子······”

莫离即刻抱着楼月卿下马车。

前方是一座看起来极其雅致的宅子。

依山傍水,亭台楼宇,极其雅致。

大门上方,两个大字—宁园!

扶着人还没到门口,便闪出几个玄衣男子,挡在门口挡住她们的靠近。

其中一个男子冷冷问道,“来者何人?”

莫离脸色不好,莫言掏出一块玉佩,给几个玄衣男子查看,看到玉佩,几人一惊,看向莫离抱着的女子,面色一惊,即刻退开,莫离即刻走向大门,也没不及敲门,直接用力一拍,门就瘫倒在地。

人还没走进去,就立刻走出一群护卫,剑拔弩张。

一名管事样子的人走来,大声呵斥道,“来者何人,竟敢擅闯宁园,可知这是什么地方?”

这里,名义上是宁国公府的嫡长女卿颜郡主养病的地方,守卫极其森严,尽管他们都知道里面并没有郡主的人,但是,夫人和大将军都有交代,即使郡主不在里面,也要把这个宅子保护的密不透风,任何人靠近及强闯,都格杀勿论。

莫离呵斥道,“此乃郡主,如今长途跋涉犯病,还不快让开!”

管是一惊,可仅是一刹那,便道,“笑话,郡主其会从外面回来!”

夫人说过,郡主身份不同其他闺阁女子,楼家大权在握,打着宁国公府郡主的主意的人可不少,所以,要誓死守住宁园,绝对不能让外头的人得知郡主的下落。

莫离拧眉,莫言把玉佩给他一看,那人即刻面色大变,诧异的看着莫离怀中之人。

“郡主病犯,还不快让开!”

即刻全部退开一条道。

莫离抱着昏迷着的楼月卿走向里面。

直到那她放在榻上,把了脉,莫离松了口气,从怀中拿出一个瓶子,倒出一颗药,给楼月卿喂了进去。

莫言开口问道,“主子如何?”

“劳累昏迷,倒也无碍,只是这两日怕是不能赶路了,还好已经抵达邯州,否则可不知如何是好!”

若是接她的人已经抵达邯州她却还在外面,就麻烦了。

管事的这才疾步追来,紧张的问,“郡主情况如何?可否需要请大夫?”

莫离摇头“不用,京中可有消息传来?”

她便是大夫,外面那些庸医怕是十个加起来都不及她。

“有,夫人言,将军不日便抵达邯州,届时让我等做准备!”

“那就好,郡主的事你不必操心,记住将军来的时候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去忙你的吧!”

“是!”管事的便下去了。

刚才门口的一幕被人看在眼里。

一个戴着斗笠穿着黑衣的男子缓缓从墙角走出,看着大门关闭,静立了许久,随后转身离开。

兰园顿时恢复了以往的平静,好似刚刚只是幻觉。

楼月卿一睡便是三个时辰,醒来,喝了药,吃了点东西,人也就精神多了。

她没有继续睡,而是立于阁楼前面的水池边凝神静思。

身上月牙白的对襟长裙,肩若削成,腰若约束,亭亭玉立。

在夜色下,独为一道风景。

她想家了。

可到底想的是哪个家,独有她自己知道。

可除了楚京,她还能去哪?

“夜晚风大,主子怎么不披件衣裳就出来,若是 伤了风寒可怎么得了?”

身后传来一声无奈的声音,她回头一看,是莫言。

手里还拿着一件狐狸毛裘。

走来,便亲自披在楼月卿身上。

楼月卿淡笑,“你怎么不睡?这么晚了,莫离应该睡了吧!”

如今已经是丑时,还有一个多时辰就天亮了,她前半夜睡久了,倒也不困,可莫离莫言还未曾休息。

“莫离前半夜照顾主子累了,奴婢便让她去睡了,您今日身子不适,奴婢睡了也不安心,所以,还是守夜好了!”

楼月卿笑了笑,温声道,“既是如此,不如陪我对弈一局,如何?”

莫言颔首,“是!”

------题外话------

还是没人留言······我心好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